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演講

見字入面何冰《其實爸媽也是裝的》

18號是你23歲的生日,接下來這一年你也即將大學畢業走上工作崗位,爸爸有些話想送給你。

先說一些一直以來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在你四五歲的時候,你特喜歡把小雞雞往插座里塞。當時你真的把你媽嚇壞了,她把你小雞雞能夠到的插座全部用膠帶封上。

結果有一次,你居然爬上桌子把小雞雞往插孔里塞。

你媽快急瘋了,問我怎么辦。我就弄了個打火機的打火器電了下你的手背,並嚴肅地告訴你把小雞雞插進插孔里比這要火凶(厲害)一萬倍。

從此,你真的不再把小雞雞插進插孔里了,而是迷上了拿這個打火器電別人的小雞雞。我安慰你媽,電別人的總比電自己的好。

你一定有印象,在你初一的某個晚飯時,我把性書(《金賽性學報告》)放在桌上叫你拿回房間看。你媽說了句,鬼兒吊(小孩子)看這書幹嗎?還飯桌上拿出來,偷偷放你房間裡就是了。

當時你十分難為情地低下了頭。

後來我看到《錢江晚報》採訪你,你回憶這事時說,其實你是裝的,你六年級暑假就看過了。

我要告訴你,兒子,其實爸媽也是裝的。

你知道為什麼爸爸要在那個時候給你看性書嗎?是你媽早上洗到了你畫地圖的內褲(畫地圖是我爸自稱是遺精的形象表達),我們商量著是時候該給你性教育了。給你看這書,你媽事先是知道的。她就是怕你難為情,才裝自己也不好意思,好給你個台階下。

所以,以後你工作了千萬要記住,大人的心思你是看不透的,別老以為自己靈光(聰明),別人都是老嗨(傻)。人犯嗨(傻)的時候,往往自己不知道。

還有你高一或者高二那年?我記不清了。有一次你媽整理你抽屜,翻出了保險套,又把你媽嚇壞了。問我這孩子小小年紀怎么就學壞了,這該怎么辦?

我安慰她,這總比小時候把小雞雞插到插孔里要好吧?

但你媽還是很急,問我怎么辦,是沒收了還是放回原處?

我說,檢查下生產日期,放到抽屜最上面來。

爸爸這么做就是想委婉地告訴你,你乾的壞事,爸媽都是知道的,所以沒有照樣放回原處。爸爸是主張你成年後再有性行為的,但你如果已經發生了,爸爸也不反對,你能用保險套,爸爸很欣慰,這說明我們家性教育是很成功的,所以爸爸沒有沒收你的套。你媽著急爸爸很理解,當然爸爸不急,因為爸爸覺得就算急,也應該是女孩的爸媽急。

我們倆父子尊重過你媽的理想嗎?

從小到大,對於你的愛好,爸爸從不干涉。

小時候干涉過一回,幹了爸爸這輩子最後悔的一件事,這個待會再說。

國小前你酷愛打麻將。你媽反對,我卻贊同,我覺得打麻將不僅讓你很早地學會了數數加減和識字,而且還讓你分清左右,大大開發了你的智力。到了三四年級的時候,你已練就了能用手盲摸出所有麻將牌。逢年過節,你就給親戚朋友們表演。我覺得你很爭臉,你媽覺得很丟人,這樣下去你會變成賭棍。但事實證明,你現在對女孩子的興趣遠遠超過麻將。

後來你學西洋棋,你媽不同意,覺得下棋那是跟遛狗釣魚配套的老年人運動。年輕人應該學畫畫。

後來你淘氣,沒去你哥那學畫畫,天天摸到文化宮打檯球。被你媽發現了,你媽很生氣,叫我去檯球店拎你回來。

我那次找你的時候,你正在幫老闆跟一中年人打香菸。老闆見了面誇你檯球打得相當好,收你當小徒弟,說你在這一帶打檯球很有名。爸爸確實不懂檯球,不知道老闆是說真的還是幫你吹牛。但爸爸聽了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但你媽不高興,覺得打檯球是小混混的運動,還不如讓你去乾老年人的運動。

於是就讓你學西洋棋去了。

後來爸爸知道丁俊暉以後,才悟過來原來打檯球還能這么出息。如果時間能倒流,我願意做一次丁爸爸,就算你不是真的丁俊暉,爸爸認了。反倒現在,我心裡老覺得是不是把一檯球神童砸自己手上了?

後來你下西洋棋,半年後就拿了麗水市第一。爸爸很驚訝。覺得這次得吸取教訓,好好培養你下棋。結果不知道為什麼,你自己不要下了。你媽不同意,覺得這是一個特長應該繼續培養,以後拿獎了搞不好中考聯考可以加分。當時爸爸就諷刺你媽,不知道是誰以前說這是老年人運動,沒前途。雖然爸爸不知道你為什麼不願意繼續下,但是我覺得,既然你不願意了,逼你也沒意思。

如果西洋棋這事,我還能說服你媽的話,那么你休學寫小說這事,真的讓我們家陷入了激烈的家庭矛盾。

有代溝,這很正常。你媽當初聽到你不想讀書想寫小說,快瘋了,罵你長這么大就沒一次讓她省心過。也罵我,都是我不聞不問縱容你自由發展給慣的。她覺得,小說什麼時候都能寫,但讀書這玩意是不能停的,一旦休學在社會上混了一年,就直接成小混混不會回去讀書了。就算回去讀書,肯定靜不下心來考上大學。

我說,我相信你會的,因為你向爸爸承諾過只需要一年時間實現自己的理想,然後乖乖回去上課。

這個承諾的代價是我賭上了跟你媽的婚姻。你媽當時知道我支持你休學,鬧著跟我離婚,爸爸壓力很大。當然慶幸的是,你最後遵守了自己的承諾,用實際行動證明你沒有變成小混混,還是上了大學。

你當時質問你媽,為什麼不尊重你的理想?你現在長大了,再回過頭來換位想一想,我們兩父子尊重過你媽的理想嗎?

是的。你媽沒有理想。

我跟你媽結婚的時候,我就問過你媽的理想,你媽說,賺錢好好過日子唄,講什麼理想。你媽就是這么傳統現實的小女人,乾的活是相夫教子,把自己的個人價值依附在家庭上。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她很可悲;但作為妻子和母親,她很偉大。

她只希望你能好好讀書,考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娶個好老婆,然後生個胖兒子,接著為你的孫子操心。這就是她全部的理想。而你休學後,讓她在一堆中年婦女們吹牛自家兒子考了第幾名時一點都插不上話。她覺得很沒面子,她就是那種活在別人眼裡的人,她是很累,但她一把年紀難不成我們倆還忍心強迫她改改價值觀嗎?

爸爸很理解你,休學那一年,你媽的整天嘮叨和長輩們苦口婆心的勸說讓你很煩躁,壓力很大。其實爸媽何嘗不是這樣。在朋友同事,親戚長輩面前,爸媽是不負責任的父母,沒有把你勸回正道。你奶奶還直罵我毀了鄭家唯一的香火,怎么對得起你死去的爺爺!

不過爸爸不後悔自己這個決定。因為我覺得這對於你的人生來說,是一次很好的教育。它讓你明白在這個世俗的社會,堅守理想的代價不僅僅需要一個人,還需要一群人。

時刻警惕理想和欲望

爸爸可以毫不臉紅地吹牛說,是爸爸的強大支撐了你實現理想。

我希望你以後也能成為這樣的爸爸。

爸爸之所以能理解你的理想,懂你那句“很多理想年輕的時候不堅持,老了就力不從心了”,是因為爸爸就是活生生的力不從心的例子。

我29歲娶你媽,30歲生了你。結婚的時候,房子住的是你媽單位分的,工資你媽是我的四倍。我汽校畢業的,但不會修車不會開車,我只會拍照。因為窮,當時家裡的姐妹們甚至你奶奶都看不起爸爸,認為爸爸不務正業,拍照發不了大財。

在一群用錢來衡量人生價值的老嗨(傻人)面前,我懶得搭理她們,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靠著120塊的海鷗照相機,爸爸拍出了這輩子最優秀的作品,在國內外拿獎,真的養活了自己。

直到碰到你媽,有了你以後,我知道光養活自己是不夠的,還得養家。雖然你媽絲毫不介意她賺錢來養家,但是我介意。爸爸沒有抵擋住世俗的誘惑,妥協了,後來放下了照相機開舞廳、開冰果店、開餐館,我安慰自己,賺了錢還可以回來繼續實現理想。

但是爸爸低估了錢的力量。

錢讓我們住進了大房子,錢讓別人看得起我們,同樣錢也糟蹋了爸爸最好的年華。爸爸曾經一度鑽進錢眼裡,除了賺錢,對別的一點都不感興趣。等到後來覺得賺夠了錢,該去重新拾起理想的時候,我悲哀地發現,已經找不到感覺了。我覺得自己很失敗,難道我這一輩子勤勤懇懇努力下來就只是為了讓當年的海鷗變成現在的尼康嗎?就是為了當年睡街頭拍照變成現在住高檔酒店去拍領導開會嗎?

爸爸曾經一度把自己的理想寄托在你身上。

爸爸給你取名叫鄭藝,就是希望你以後搞藝術。爸爸在你小時候,經常給你介紹照相機,看攝影雜誌,但你只對麻將感興趣。爸爸就強迫你每天聽我給你上半小時的攝影課。最後的結果是你把柯達傻瓜機該裝膠捲的地方拿著裝水。爸爸很生氣,當時,就給了你一巴掌。這就是爸爸最後悔的事。

在這個社會,理想太容易妥協,欲望太容易放大。

年輕的時候,爸爸立志要成為全世界最厲害的攝影家,後來退到成為全中國最厲害的,再後來退到全中國最厲害之一,再退到能在浙江省小有名氣就好。

而欲望呢?

最開始爸爸沒有欲望(),拍自己喜歡的,拍自己想拍的東西;後來覺得為了養活自己拍點自己不想拍的也沒事;再後來為了能升官,多拍拍領導想拍的未嘗不可;再後來只要能賺錢,不拍照也行。

原則(底線)就是這么一退再退,當退到某一天,我拿著相機賣力地拍著領導講話,你媽打麻將拿著《大眾攝影》墊桌腳,我就突然很鄙視自己。我這十幾年都在幹嗎啊?

所以,當你姨媽很鄙夷地說:當國小老師能賺幾個錢?還不如跟著她開店倒房子。你很幼稚地說:賺錢不是我的理想。當你媽說你文筆很好,應該努力進入黨政機關工作,考公務員當秘書的時候,你很無奈地說:《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文章我寫不來。我聽了就哈哈大笑,只有她們倆還老嗨(傻)地繼續跟你說,寫不來可以學嘛,多工作幾年就會寫了。

爸爸不理解為什麼你會喜歡上國小老師這個工作,就像我很驚奇你怎么能想得出經典麗水話里那么多的黃色小廣告。不過爸爸喜歡看到你投入到自己喜歡的事情中去,並過得快快樂樂。就像爸爸對著《老白談天》說的那樣,你愛幹嘛幹嘛,你想幹嘛幹嘛,自由發展,爸爸全力支持。

隨著年齡的增長,你的很多想法會變得更成熟。比如不是所有妥協都是失敗,有時候妥協是為了更大的堅持。

試想,如果你只是一個一線的國小老師,你最多只能改變一個班的孩子。但如果你是一個校長?一個教育局局長?自己開個學校?你想一想會不會造福更多孩子呢?

當然,爸爸不要求你二十幾歲就明白這些道理。如果一個人從20歲就開始妥協,做自己不喜歡的事只為了一心往上爬,那么到了爸爸這個年紀的時候,他絕對妥協成了混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