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深度熱文

大涼山小伙的6000字論文致謝:感恩是對苦難最好的“正面硬剛”

  近日,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畢業生,來自四川涼山的彝族小伙蘇正民的畢業論文刷屏了,在這篇2.5萬餘字的論文中,他在致謝部分用6000多字回顧了自己雖“坎坷崎嶇”但“充滿了光亮和希望”的求學之路,並對65位幫助過他的好心人一一感謝。

  以下為致謝原文,有部分刪減,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論文致謝

  一

  我出生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喜德縣沙馬拉達鄉的一個小山村里,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因為不支持父母的愛情,他們只能私奔到深山裡獨自生活。母親懷我的時候,常常只能吃野菜充飢。我從生下來就營養不良,村裡的老人常常勸父母放棄我和妹妹,“這么營養不良的小孩是養不活的”。

  母親給我取了一個小名“石頭”,她希望我能夠像石頭一樣活下去,希望我能成為一個石頭一樣堅強的人。靠著山泉、野果我跌跌撞撞地活了下來。

  父親是一個極其嗜好讀書學習的人,他和他的八個兄弟姐妹卻因家庭貧寒而只能輟學回家放羊、種地,父親最終也只成了讀過三年國小的“文化人”。當得知因為國家的“西部大開發”政策,這個“沉睡”的大山迎來了許多大城市來的支教老師,於是村小又開課了。

  父親義無反顧,當著村里人詫異的眼神,將我們三個子女都送進了學校接受教育。“阿蘇,等到學校開課了,你們三個都去學校讀書學習,家裡的活我和你阿莫(母親)來做。”家裡雖很拮据,父親依舊選擇砸鍋賣鐵地把我們三個子女都送進了學校。

  山裡的道路,看著很近,常常卻要繞很遠的路,走兩三個小時的山路能到達學校是家常便飯。說是學校,其實就是黃土壘起來的幾間泥瓦房而已,常常是屋外下大雨,教室里下小雨。

  “媽媽告訴我,沿著彎彎的小路,就會走出天山。遙遠的北京城,有一座雄偉的天安門,廣場上的升旗儀式非常壯觀。我對媽媽說,我多想去看看,我多想去看看。”《我多想去看看》是我學會背誦的第一篇課文,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篇課文。

  語言是我們求學路上第一道難以翻越的坎。從小耳濡目染的都是彝語,來到學校,老師們講的卻是我們從未接觸過的漢語,我們聽不懂老師們在講什麼,支教老師們也聽不懂我們這群“黝黑的小鬼”在嘰嘰喳喳說些什麼。語言障礙嚇退了好多小夥伴。我在父親的鼓勵下,選擇了堅持,在支教老師們日復一日地細心教導下,終於在三年級的時候聽懂了漢語。因為錯過了學習漢語拼音的黃金時間,以至於後來考試只要考拼音就拿零分,也常常因為打不出字而打開手寫鍵盤。

  如今回想,國小時不知吃了多少苦,但讓人最刻骨銘心的還是那群年輕的支教老師。小時候我想不明白,這樣一群皮膚黝黑、衣衫襤褸、渾身散發著汗臭、鼻涕滿臉、連句漢語都不會講的“小屁孩”,有什麼值得他們留戀的。我還想不明白,他們是怎么做到對簡單的數學題教了十遍還不會、簡單的古詩背了無數遍還是背不會的“傻小孩”依舊充滿耐心的。我更想不明白,一個艱苦到連當地老師都無法留下的地方,這群來自大城市的支教老師是如何堅守下來的。

  二

  支教老師們用點點螢光照亮了我那條狹窄崎嶇的小路。國小畢業後,我有幸進入了涼山州數一數二的中學繼續求學之路。然而,我蹩腳的漢語、浸染著火塘煤煙味的破舊衣裳、矮小的身高,成了被嘲諷對象。年輕而敏感的心啊,我又該如何拯救你呢?身邊的同學基本都來自城裡,不僅家境優渥,學習成績也是令人羨慕,第一次測驗我就倒數了。

  我疑惑自己應不應該堅持下去。初一的寒假,我打包好行囊,向父母提出了退學,準備跟著村裡的哥哥姐姐們出去打工。就如同電影中的那樣,父親給了我一記響亮的耳光,母親掩面痛哭,“我和你阿達(爸爸)沒日沒夜地辛勞為了什麼?我白天打掃大街,晚上還要兼職種地;你阿達白天在磚廠燒磚,晚上還要去種地為了什麼?不就是想著你們姐妹三人能夠好好讀書,改變自己的命運,不要再吃我們這種沒文化的苦嗎!”

  年少時,父親的責罵、母親的哭泣總是讓人永遠難忘記。我將省吃儉用節約下來的生活費全部買了學習資料,一個科目兩本,一本教輔書,一本試卷。每天下晚自習之後,我就偷偷打著手電筒,用被子蓋住,趴在床上開始學習這些附加的學習資料。偷偷一個人在校園最不起眼的角落裡背課文、練習漢語,練到走火入魔到睡覺時的夢話都在練習漢語。

  我的學習成績、漢語水平有了突飛猛進。我原以為,我能夠通過努力讀書走出大山,但改變命運的時候,父親離世的噩耗打碎了這個夢想。多年來,父親為了我們三個子女的教育日夜操勞,最終積勞成疾,患上了多種疾病,從心臟病到肝囊腫、肺水腫。

  父親的醫療費用也讓這個本就風雨飄搖的家庭雪上加霜,欠下無數外債。我和姐姐都毫無約定地選擇了輟學,只是她選擇了去廣東,我選擇了祖祖輩輩們耕耘的那片黃土地。

  那時的我,整日面朝黃土背朝天,直到一個人像一束光一樣照進了我灰暗的人生。天津日報的張俊蘭記者有一個溫暖的名字——“涼山孩子們的張媽媽”。正是她用瘦弱的身軀,在二十多年的歲月里幫助了幾萬名像我一樣的涼山貧寒學子重返校園。

  與此同時,黨和國家還為我的家庭送來了低保等政策扶持,為我送來了國家助學金等資助。正是在黨和國家以及張媽媽一樣的好心人士的幫助下,我重新坐回了明亮、乾淨的教室。

  回到校園後,班主任找到我談心時說了一句影響我一生的話:“阿蘇,現在黨和國家、社會上那么多好心人士都這么關心你,給了你那么多的幫助,老師希望你有一天也能學會把手心朝下,去幫助其他人。”這句話在我心中留下了一道不可磨滅的印記,時時刻刻影響著我。

  三

  我參加了高考,在黨和國家少數民族政策的照顧下,我考上了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走出了大山,實現了兒時那個靠讀書“逃離”大山的夢想。

  父親始終堅持鼓勵我讀書學習,最終卻積勞成疾,沒能見到我考上大學走出大山的那一天。但我相信父親始終是一束光,照亮了我前行的道路。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夜晚昏黃的白熾燈下是母親一針一線的愛。母親是個不善言辭,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情感的人。知道我要去外地讀大學了,母親騰出晚上的時間連夜為我縫製了一套彝族服飾,還將我書包的肩帶,衣服褲子容易磨損的部位縫了一遍又一遍。“好好學習,活出個人樣來,永遠不要忘記黨和社會好心人士對我們一家人的幫助”,是母親對我為數不多的要求之一。

  母親是一名普通的環衛工人,因為不認識字、不會講漢語,22年來,她始終默默做著環衛工人的工作。以前,年少而又敏感的歲月里,我總是羞於談及她的工作。可正是這個“毫不起眼”的環衛工人,靠手裡的小掃把養活了一家人,靠瘦弱的身軀獨自養大了三個子女。多年來,她靠淳樸、善良、堅毅、感恩教會我們成長,她總教導我們“做人做事和掃地是一樣的,都要乾乾淨淨、認認真真”。

  無論身處何處,無論在經歷什麼,想起母親,我只有沉甸甸的憂傷。在外求學的歲月里,每當吃到美食的時候,我總會突然地悲傷甚至流淚,我總會聯想到遠方的母親是否又為了省錢,一碗苦蕎、一個土豆就草草解決了自己的一夥食。

  故鄉的索瑪花又綻開了,山坡上再也沒有父親沉重的腳印,火塘邊只有思念成疾的母親。

  帶著鄉親們的期盼,帶著母親“好好學習,永遠不要忘記黨和社會好心人士對我們一家人的幫助”的諄諄教誨,我走出大涼山,又開始了我的求學之路。

  老人們常說:“娃要多讀書,讀書的將來一定會有出息。”可是,從國小到中學的路我走了很多年,凌晨的沙馬拉達鄉,天是不夠亮的,山的那邊還是山,大學的那邊又是什麼呢?

  “孩子,再堅持一下,考上大學就好了……”就這樣,我背起了行囊,在顛簸的火車中挨過了十幾個小時,不管未來是什麼樣子的,也許我能在這裡找到答案。

  巴士到站了,我回過神,收拾收拾下車,抬頭便能看到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校門,道路兩邊是熙熙攘攘臉上洋溢著青春笑容的同學。我有些恍惚,從小埋頭讀書的我確實沒見過這種景象。我聽到身後有一陣嬉鬧的聲音,轉身看去,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置身於一片紅藍帳篷組成的海洋中。田徑場天空的景色逐漸拉遠,而我只是其中的一葉扁舟。

  因為自己的身高、膚色和家庭環境,從中學時代開始我漸漸變得無比自卑與沉默,總認為自己與其他人有著很大的差距,總認為自己做什麼都不行,不會主動跟別人去交流,更不會主動去參加任何活動。

  “阿蘇,我看武漢降溫了,我給你買了套被子,已經到樓下快去取一下吧。”遠在北京開會的趙老師,知道我一直只蓋著一床薄薄的被子後,偷偷為我買了一床厚棉被。進入中南大後,正是無數像趙老師一樣的恩師與摯友,毫無保留地給予了我這個“小男孩”家人般的溫暖與幫助,讓我的大學生涯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回想起大學的第一學期,我的生活和來時似乎並無區別,我依舊拒絕同學們的熱情對待,對老師朋友們的關心下意識疏離。這樣的大學真的是我想要的嗎?我真的能夠改變家裡的生活條件嗎?

  四

  正是在黨的領導之下,涼山這片貧瘠的土地,迎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擺脫了貧困,漸漸過上了好日子。

  我有些激動,作為受助者的我希望能夠成為施助者,為那座山背後的孩子們做些什麼。

  “阿蘇,‘百生講壇’要不要參加一下?這個比賽的目的是用青年的聲音,講述青年的故事……”這一年,老師們推薦我參加了湖北省“百生講壇”演講比賽,“你剛好可以把你們家鄉的故事分享一下,讓更多人認識你們大涼山。”

  一路走來,父母的期待、支教老師們的耐心、同學們的善意、老師們的鼓勵……以上種種如同電影畫面般地在我腦海中閃回,我知道是時候做出更多的改變了,山里走出來的孩子不能將自己的心鎖在層層疊疊的巒嶂中。

  我開始更加努力地讀書,全身心地準備比賽。在團委老師的悉心教導下,一次次地修改演講的稿子,糾正漢語的發音。我不再拒絕他人的幫助,而是將這一份關懷默默地記在心裡。我不再憂心來來往往的問候,而是將他人的善意坦然接受,並悄悄回饋。我將那頭名叫自卑的野獸關進內心的牢籠,任由校園間的真善美一次次地沖刷它的爪牙。

  終於,我來到了“百生講壇”的演講現場。面對這準備許久的一刻,難免有些緊張。我的手微微顫抖,只得緩緩地將手中的稿子對摺再對摺,收進了口袋。深深吸了口氣,一步、一步、一步,走上了燈光璀璨的舞台……周圍的環境安靜了下來。“大家好,我是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蘇正民,是一名普通的大涼山彝族青年……”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披荊斬棘,70年風雨兼程。這一年,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在武漢召開,舉世矚目,無數中南大的同學們都選擇成為一名光榮的“小水杉”志願者。

  現在回首,2019年的“百生講壇”是我大學生涯當中一個重要的節點,“百生講壇”讓我真正樹立了信心,真正擺脫了自卑,成了一個自信、樂觀的人。也是在這一年,我發起了涼山阿依(兒童)助學計畫,號召同學們“一天節約一塊錢、一個月少喝兩杯奶茶”,用月捐的資金去幫助涼山的困難學生。幾年下來,有18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師生加入了我們,用點滴微光資助了65名涼山貧寒學子。

  五

  2020年春節,新冠肺炎疫情肆虐,雖人不在武漢,我也挺想為這座英雄的城市做點什麼力所能及的事。

  當得知團委和社區在招募志願者之時,我第一時間報名成了洪山區雙建社區的線上志願者,為249戶的武漢居民提供生活需求統計服務,每天都要接打六七十個電話。雖很辛苦,但是聽著這些英雄的人民的聲聲關切與感謝,立刻又充滿了力量。

  與此同時,因為疫情影響,家鄉的血站面臨嚴重缺血,臨床急需血液救命。得知這一訊息,我與血站醫生取得了聯繫,並承諾“只要需要,隨叫隨到”。1月至6月期間,我一共8次前往中心血站捐獻成分血,並簽署了器官遺體捐獻協定,加入了中華骨髓庫,影響了身邊40餘名師生加入“三獻”(無償獻血、捐獻造血幹細胞、捐獻人體器官)的行列之中。我也一直堅持獻血至今,已累計獻血32次。

  當時疫情尚未結束,家鄉發生了“3·30”森林大火,作為一名入黨積極分子,我第一時間加入了防火救援後勤保障志願工作,連續工作90餘小時,直至火勢得到控制。也是在這一年裡,在學院老師與同學們的幫助與支持下,我們成立了志願服務隊,為家鄉涼山的教育和鄉村振興貢獻一份綿薄之力。

  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的歷史時刻。從衣不蔽體食不果腹到全面脫貧奔小康的歷史性巨變,一路走來,我和我的家庭,正是這一巨變中的見證者和受益者。

  3月,在學校的推薦與組織的考核下,我有幸被推選為全國大學生黨史知識競答大會百所高校、百名選手之一,與湖北另外5位同學一道前往北京參與節目錄製,為黨的百年華誕獻禮。7月,我成功入選全國大學生新黨員培訓示範班學員,前往紅色聖地湖南韶山參加學習培訓。10月22日,敬愛的黨組織通過了我的轉正申請,在建黨百年之際,我終於成了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黨員。這一年,在大家的支持與幫助之下,我們還成立了涼山州教育基金會阿依助學專項基金,為更多涼山學子提供精神幫扶,助力他們更好地走出大山。

  臨近畢業,作為一名受益於黨和國家少數民族政策而走出大山的學生黨員,我選擇了報名加入研究生支教團,回到家鄉大涼山支教。我知道一個人的力量很渺小,也許改變不了什麼,但我相信在我們一代代中南大青年的接續奮鬥中,一定能夠點亮更多涼山阿依們的求學之路。

  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四年是我收穫、成長最多的四年,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還是會毫不猶疑地選擇中南大,再過一遍這樣奮鬥的青春!就如我們校歌里的歌詞一樣,無論走多遠,我永遠把中南大當作自己的母親,愛護她,為她爭光,永遠以她為榮,我不會忘記在這裡的每一天。

  六

  最後特別感謝丁麗紅老師。沒有丁老師的細心指導,我是難以順利完成畢業論文的。作為論文指導老師,丁老師從開題報告到論文初稿,再到定稿一遍遍不厭其煩地的指導我進行修改完善,丁老師一絲不苟地嚴謹學術態度,令學生感到無比敬仰。

  特別感謝張俊蘭記者、傅愛民叔叔、於艷平醫生、唐英醫生、莫楊志律師、羅夢雅律師、榮敬龍秘書長、謝國雄會長、何佳老師、翟珉老師、王月老師、鄧梅老師、沈穎老師等多年來對我和家人給予的關懷與幫助。

  特別感謝劉曉彤老師、楊茹老師、褚晶晶老師、王瑄老師、呂瑞老師、胡坤老師、鍾開煒老師、符雙喜老師以及其他關心、幫助過我的法學院的各位老師。

  特別感謝余小朋老師、葛明老師、石凌老師、趙曉老師、張雨舟老師、左思老師、謝吉老師、劉璐老師、於蘇老師以及其他關心、幫助過我的學工部的各位老師。

  特別感謝梁娜老師、夏東偉老師、李司鐸老師、尼加提老師、張艷芸老師、胡瑢老師、趙長越老師、劉詩卉老師、潘芳老師、吳昊老師、董老師以及其他關心、幫助過我的校團委的各位老師。

  特別感謝周巍老師、陳博老師、徐江老師、程凌華老師、白高輝老師、杜鵬老師、杜玥老師、徐志持老師、胡蘭老師以及其他關心、幫助過我的黨委宣傳部的各位老師。

  特別感謝第24屆研支團的梁睿涵、呂卓如、張海琢、莊原通、朱易、劉雨辰、周尚雯、王浩恩、陳一凡、沈佳瑜、林雨源、嚴宇飛、張心宇、袁婧怡一年來對我的關心與幫助。

  何其有幸……這一路雖坎坷崎嶇,我卻遇到了無數好老師、好同學、好朋友,感謝你們,讓我暗淡的人生充滿了光亮和希望。奈何文章有限,無法一一表達對你們的感謝,阿蘇唯有繼續努力學習、帶著知識回到大山,幫助更多孩子走出大山;紮根最基層,永遠做這片黃土地上最忠誠的兒子,默默耕耘一生以求回報黨和國家、社會好心人士以及你們對我和家人多年來無私的關心與幫助。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