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文章

咪蒙:說來慚愧,我的助理月薪才5萬

我的助理都成了熱點了。

之前GQ的報導,上萬字的稿子,裡面不經意地提起,“咪蒙的助理以前是她的實習生,現在月薪5萬。”

這句話已經成了很多新聞的標題了。

這兩天,我的兩個助理,黃小污和安迪,微信都炸了。

每天都有幾百個人恭喜她們,她們的新綽號是“月薪5萬姐”。

所有人都在問同一個問題:

她們憑什么才畢業兩年,就可以月薪5萬?

當然是憑藉實力、格局以及拍馬屁啊。

好吧,要是她們真的會拍馬屁,倒還好了。

問題是,她倆明明每天在公司羞辱我好嗎?

但我說她們有格局,這是真的。

當初加入我的創業公司,所有人都覺得這個選擇不靠譜。

事實證明,那些人說的是對的。

我的公司不到9個月,就特么倒閉了。

我又讓她們離開深圳,跟我來北京再次創業。

所有人都勸她們不要再次上當。

朋友們紛紛承諾,要推薦她們去BAT;

父母讓她們考公務員,或者進家裡安排好的事業單位。

看上去,那都是更靠譜的方案。

於是,她們選擇了另外一個方案——跟我來北京了。

為此,她們和父母吵架,黃小污還和男朋友兩地分居了。

所有人都問,是不是當時我給她們畫餅了?

問題是並沒有,我當時說,公司有可能半年之後再次倒閉。所以工資很低,我只能保證你們不餓死,不流落街頭。

就這樣還能來的人,能是正常人嗎。

很多人之所以能成功,就是選擇了那條更難走的路。

黃小污最強的一點,就是永遠超出期待。

我在南都的時候,她就是我們部門的實習生了。

她剛來不久,我就頻繁聽到記者誇她,說她特別好用。

有一次,需要去香港做一個採訪,其他記者都沒空,我讓黃小污去試試。

說實話,我當時也沒抱什么希望,結果她第二天就去了香港,第三天就交稿了。

採訪特別紮實,稿子特別完整,我也是驚了。

後來我要從南都辭職出來創業,第一個想找的人,就是她。

因為她是我在職場這么多年,難得遇到的,把每個任務都努力做到120分的人。

她進了我們公司,也繼續如此。

去年4月,我一個人做公號,實在太累了,想找一個創作助理,糾結著去哪兒找,要找誰。

當時黃小污在我們編劇團隊,我問她有沒有意願來新媒體,讓她第二天來跟我詳談。

結果第二天她就甩出一份報告,對我的公號的標題、選題和內容,都做了深度思考,提出了蠻多有效建議。

從此她就成了我的創作助理——其實是責任編輯。

每次我拿不準的地方,都會問她,她總能快速做出判斷。

她和我,就是全公司熬夜最多的兩個人。

她經常說“皮膚變差了,絕對是工傷”,我都假裝沒聽見。

有一次,一個同行來我們公司交流,問我有什么失敗經驗。我說,那太多了,一時之間說不完。

黃小污說,就拿上個月說,1號,標題取得太污了;2號,文章寫得過長,讀起來閱讀疲勞……

她blahblah說了半天,我驚了。

更驚訝的是,我瞄到她居然有個小本本,每天晚上都在復盤,記錄咪蒙公號的經驗和得失。

最可怕的是,她還記錄了對我的吐槽——比如說我上班時間給同事們推薦黃文,然後大家展開了黃文賞析。

她的結論是,老闆好難控制,心好累……

什么鬼!!!!

後來我們又招了幾個小夥伴,我讓黃小污帶大家做數據分析、建資料庫。

她把數據分析分成幾個層次。

每天一次,做咪蒙公號分析;

每周一次,做朋友圈爆款文章分析;

每月一次,做全國新媒體閱讀趨勢分析。

我們不僅給自己做數據分析,還經常給其他大號做數據分析,也是蠻變態的。

黃小污特別擅長素材管理,她安排小夥伴們把資料庫搭建好,按素材庫、標題庫、選題庫等分門別類,整理出來,現在,我們有全國最專業、最全的新媒體素材庫。

這么說吧,黃小污應該是除了我之外,全國最懂新媒體的人。

現在她負責我們新媒體團隊的培訓。

我負責標題初級培訓,她負責標題進階培訓。

她的標題報告,做得比我還好。

我特么又輸了。

我每次把實習生交給她,經過她的培訓,一個月之後,就能取出一流的標題。

隨便扔給她一個標題,她看一眼,就能快速判斷閱讀量。

所以,寫到這裡,突然覺得月薪5萬,實在給得太低了。

有點想給她漲工資呢。

還好我意志力強,控制住了。

夸完黃小污,是時候誇誇安迪了。

安迪是93年的,學日語專業的,她剛來公司的時候,就是一個小可愛。

現在,她變了,人稱安迪姐,氣場2米8。

其實,她來公司之後,崩潰過3次。

她第一次哭,是剛來公司的第一天,我就讓她寫劇本(那時候的我也是夠沒邏輯的,難怪公司會倒閉),她完全是懵逼的,寫不出來,回宿舍大哭。

她很想放棄,但是想著,如果現在放棄,就太丟臉了。

只有做好了,才有資格說放棄。

於是,她學會了邊哭邊寫這個技能。

她第二次哭,是因為被一個壞客戶騙了。

她跟著團隊來北京,不是以編劇的身份來的,而是一人身兼數職,我的私人助理、公司的行政、人事、出納、商務……都是她一個。

有一次,安迪幫我接廣告,有個客戶,假裝要跟我們談合作,讓安迪發契約過去。

我們當時的契約不夠完善,被他們鑽了空子。

他們腦洞超大,利用這個空子,編了一個故事,說我們欺負他們,還在網上散布謠言,買水軍來轉發這個謠言。

這件事,完全讓安迪懷疑人性,當時她哭得特別慘。

等她平復心情之後,我跟她說,你要尋找規律,去掌握應對不同客戶的方法——對於那種碰瓷的客戶,我們不用理,不理就是最好的回應。

我們當時就商量好,我們接廣告,只堅持兩個原則:

1.永遠把冬粉當朋友,我不會推薦給朋友的品牌,就不要推薦給冬粉。

2.內容永遠要高於廣告。如果廣告會影響內容,絕對不接。

安迪執行力超強,當天就和律師一起擬了一份契約——這就是行業內條款最“強勢”的一份契約,“不接受命題,不接受內容修改”,建立了整個自媒體的新規則。

因為契約很強勢,我們就不尊重客戶嗎?

完全相反,安迪情商很高,我們經常收到客戶的感謝信。

有一次,我們接了一個APP廣告,因為同時去下載這個APP的冬粉太多了,當晚11點,伺服器完全崩潰了。

安迪急死了,一直打電話催客戶趕緊修復。

客戶特別感動,說,“你們怎么比我們自己還緊張廣告效果啊”。

他們不知道的是,安迪手裡有一個完整的表格,每接一條廣告,就會查這個品牌的百度指數和微博搜尋指數,做完之後,再去查數據,做成廣告前後的效果對比圖。

每個月,安迪和團隊小夥伴都會復盤,看我們這邊在廣告效果上,有什么經驗和教訓,隨時調整。

安迪第三次大哭,是因為被我罵了。

我也不是個東西。

她其實已經很累很累了。

她的團隊一共才三個人,但是要做商務部、經紀部和品牌部三個部門的活兒。

今年4月,我們要做一個全國範圍內的大活動——新媒體創作大賽,她要做活動規劃,要招商,要談合作,要去請人,事情超級超級繁瑣……

有一次她熬夜做的活動方案,好幾十頁,特別詳細。

我看了以後,說,整體還行,但是有幾個細節設計不夠有創意……你本人明明是很有創意,很有趣的……

她聽完了,沒說什么。

後來聽說她去廁所,崩潰大哭了。

我也懵逼了,發微信問她。

這傢伙,說好的紅包就不用了呢,秒收好嗎。

其實,她已經很厲害了,上千萬的單子,都是她自己去跟客戶談的。

我擔心任務太重的時候,她都說,沒關係,做最難的事,進步才最快。

其實現在,她們早就不是我的助理了。

黃小污是我們公司的內容總監,安迪是商務總監。

很多人說,她們不過是運氣好,剛好抱了咪蒙的大腿而已。

其實,每一個“運氣好”的後面,都藏著無數的努力。

她們不是比別人幸運,她們只是在每一個困難的時刻,別人熬不住的時刻,都比別人多堅持了一會兒。

就像有人說的,成功者不是從不失敗,而是從不放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