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我最熟悉的人作文600字

我最熟悉的人作文600字(一)

在我的身邊有許多熟悉的人:父母親戚、老師同學、鄰居夥伴……但最熟悉的還是我的好朋友——萬潔瑩。

她的長相挺逗人的,你只要見過她,就不會把她忘了。因為只要她一出現在你眼前,你就會忍不住將她與“圓”這一幾何圖形聯繫起來。可不,她的身材是胖胖圓圓的,她的四肢是一個個小圓柱體,特別是在她圓嘟嘟的臉上,還有兩隻圓得像黑葡萄的眼睛和一對深深的小酒窩。當然,每當她笑起來時,你又很難從她胖嘟嘟的臉蛋上找到那雙眼睛,那她的眼睛上哪去了呢?原來已眯成了一條縫藏到臉蛋上的肉里去了。

潔瑩是個活潑開朗又勇敢的女孩,別看她這么胖,可是200米的跑步健將。在運動會上她奮力拚搏,得了預賽小組第一,決賽第二,為我們班爭得了榮譽。特別是她的勇敢,真令我佩服。

那一次上體育課,內容是障礙跑。雖是短短的50米路,體育老師卻在一路上布滿了障礙,什麼凳子、鐵欄、柱子等,還將路線設計成“S”形呢!開始啦,前面的同學克服重重困難完成了任務,該輪到萬潔瑩了,她先是深吸一口氣,然後就飛一般沖了出去,只見她不慌不忙地跳過了凳子,身手敏捷地鑽過了鐵欄,然後就繞著一根根柱子跑完了“S”形線路,眼看就要完成任務了,不料意外卻發生了:她不知被什麼絆了一下,竟然摔了下去,更不幸的是因為她人太胖了,失去了重心,所以摔下去時又翻了個跟頭,臉與大地來了次“親密接觸”,等她抬起頭時,鼻子擦破了皮,流出了血。更可惡的是那些男生毫無同情心,見她摔成這樣竟幸災樂禍地大笑起來。我們都以為她定會難受得哭起來,不料她用手背擦了擦臉上的血,若無其事地憨笑一下,又繼續跑了起來。要換成我,是非哭鼻子不可的!

你們看,這就是我的好朋友萬潔瑩,一個活潑開朗又特別勇敢的胖女孩。

我最熟悉的人作文600字(二)

我這一生中,最熟悉的人就是生我養我之人,我那可愛的媽媽。她的舉手投足,音容笑貌,在四千多日的沉澱中,早就清晰無比地刻畫在我的腦中,呼之欲出,揮之不去,我就索性大筆一揮,把媽媽的形象留在了紙上。

我的媽媽,看似十分普通:身上一件淡綠色防風防水“狼爪”衝鋒衣;下穿一條西部蘋果藍色牛仔褲;腳下常踏一雙愛迪達淺灰旅遊鞋。所帶飾品則有頸下松脂琥珀項鍊;手腕上一個透亮玉鐲隱隱閃光。雙眼雪亮,洞察秋毫;青絲稍短,更顯利落;身材適中,皮膚紅潤。真箇“威嚴深藏卻不露,音容笑貌見性情。”但在這看似平靜的表面下,卻潛藏著幾大鮮明的個性特點。

媽媽向來是個毫不遮遮掩掩,做事光明磊落的人。這從她的聲音就可以窺探出來。媽媽的聲音非常響亮,且中氣充盈,言辭則大大方方,極富“京味兒”。那京腔京調京韻,簡直就是一門最美妙的語言藝術。還記得有一次考試,我取得驕人的佳績後,媽媽就開始念叨:“嘿,兒子,你表現得很好,這回發揮得真棒,值得鼓勵。”還沒等我張嘴,後面的措詞已經像滾滾長江水一般湧來,“太好了,祝賀你。也不知道你怎么考得這么好,絕對的超常發揮。嗯,作為獎賞,我給你買上一份禮物。說吧,想要什麼?”而後,媽媽的語速便由慢至快,越來越激動,娓娓之聲仿佛“大珠小珠落玉盤”一般動聽。

有威嚴的人往往從不拐彎抹角。媽媽就是一個這樣的人物。或許是因為職業的需要,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副神情,每一段語言,仔細咀嚼一番竟會產生別樣的權威性。一次與媽媽閒聊:“媽,您的學生一定對您敬畏有加吧。”“那是當然。”媽媽露出一個嚴肅的笑容,可由於我的一句話而變得有些得意,嘴角一個勁兒地向上翹,可仍是那般自然,那種天生的威嚴使我也不敢嬉笑了。所幸,媽媽繃著的臉鬆弛了下來,眉毛一挑,又露出了笑容。現在一想,這兩個笑似乎也不是天差地別般不同。

我的媽媽就是這樣一個人,她的性格將她裝點得更加美麗,更加與眾不同。

我最熟悉的人作文600字(三)

我這一生中,最熟悉的人就是生我養我之人,我那可愛的媽媽。她的舉手投足,音容笑貌,在四千多日的沉澱中,早就清晰無比地刻畫在我的腦中,呼之欲出,揮之不去,我就索性大筆一揮,把媽媽的形象留在了紙上。

我的媽媽,看似十分普通:身上一件淡綠色防風防水“狼爪”衝鋒衣;下穿一條西部蘋果藍色牛仔褲;腳下常踏一雙愛迪達淺灰旅遊鞋。所帶飾品則有頸下松脂琥珀項鍊;手腕上一個透亮玉鐲隱隱閃光。雙眼雪亮,洞察秋毫;青絲稍短,更顯利落;身材適中,皮膚紅潤。()真箇“威嚴深藏卻不露,音容笑貌見性情。”但在這看似平靜的表面下,卻潛藏著幾大鮮明的個性特點。

媽媽向來是個毫不遮遮掩掩,做事光明磊落的人。這從她的聲音就可以窺探出來。媽媽的聲音非常響亮,且中氣充盈,言辭則大大方方,極富“京味兒”。那京腔京調京韻,簡直就是一門最美妙的語言藝術。還記得有一次考試,我取得驕人的佳績後,媽媽就開始念叨:“嘿,兒子,你表現得很好,這回發揮得真棒,值得鼓勵。”還沒等我張嘴,後面的措詞已經像滾滾長江水一般湧來,“太好了,祝賀你。也不知道你怎么考得這么好,絕對的超常發揮。嗯,作為獎賞,我給你買上一份禮物。說吧,想要什麼?”而後,媽媽的語速便由慢至快,越來越激動,娓娓之聲仿佛“大珠小珠落玉盤”一般動聽。

有威嚴的人往往從不拐彎抹角。媽媽就是一個這樣的人物。或許是因為職業的需要,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副神情,每一段語言,仔細咀嚼一番竟會產生別樣的權威性。一次與媽媽閒聊:“媽,您的學生一定對您敬畏有加吧。”“那是當然。”媽媽露出一個嚴肅的笑容,可由於我的一句話而變得有些得意,嘴角一個勁兒地向上翹,可仍是那般自然,那種天生的威嚴使我也不敢嬉笑了。所幸,媽媽繃著的臉鬆弛了下來,眉毛一挑,又露出了笑容。現在一想,這兩個笑似乎也不是天差地別般不同。

我的媽媽就是這樣一個人,她的性格將她裝點得更加美麗,更加與眾不同。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