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感恩勵志

父母在,自己哪怕跑得再遠,也不覺得形單影隻

父母在,自己哪怕跑得再遠,也不覺得形單影隻

世界上還會有人純粹因為愛而一輩子記得你的電話號碼嗎?——題記

有時候我想,莫非孤獨這東西也有遺傳性不成?記憶中,祖父是個孤獨的人,他極少同人交往,漫長的冬夜裡就自己一個人哼著不知什麼名的歌在油燈下編筐、編蓆子。父親更是個孤獨的人,在公社(鄉鎮)當那么多年黨委宣傳委員,幾乎從未看見他往家裡領過同事,也沒人來訪,他回到家就捧一本書往炕上一躺。

我也習慣於獨往獨來,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孤獨。說熱愛孤獨未免有點玩“酷”,反正就是沒有和誰親近的欲望。聽母親說,我從小就喜歡自己一個人玩,上學後也不跟同學一塊兒嬉鬧,一個人屁顛屁顛背書包出門,再一個人屁顛屁顛背書包回來。這么著,就只剩下一項活動:看書。因為看書是最孤獨的活動。

或許上天關照,許多年後我當了大學老師,因為相對說來,大學老師是最可以孤獨的職業。無非鈴響一個人進教室講課,再鈴響下課,一個人回家備課、看書、爬格子罷了。窗外一輪孤月,案前一盞孤燈,手中一杯清茶——簡直是神仙過的日子,給總統或國務院副總理俺都不做!誠然,大學老師不是舊時私塾先生,集體活動也還是有的,而大凡集體活動都沒給我留下多么溫馨美好的回憶。每次參加之後我都更加迷戀獨處,由衷地想,孤獨是何等妙不可言!

記得10年前在廣州那所大學工作的時候,期一次集體旅遊,不知何故,幾乎所有領導和同事都苦口婆心地動員我務必參加一次。我也並非老那么不識趣,於是隨大家上了旅遊大巴。一路青山綠水、白雲藍天、花香烏語、陽光海灘,車移景換,心曠神怡。只是不巧我和領導坐在一起,一個勁兒歪頭盯視窗外畢竟有些失禮,卻又不知和他說什麼好。交談如沙漠裡的水,剛流出就滲進沙子不見了。講課、寫文章我或可不時妙語連珠,而此時硬是搜刮不出詞來。

下午燒烤,之後轉去卡拉OK娛樂廳撒歡兒跳舞。我溜邊走了,獨自沿田間小路緩步前行。晚風,稻田,遠村,歸鳥,蟬鳴,腳下的泥土和荒草……一切都讓人倍感親切。我爬上一座山岡,在山坡上的草叢中坐下。腳前有兩三株山百合,靜靜開出三四朵嫩黃色的花。(感恩  )旁邊二三十米處有一小截殘缺古舊的青磚牆,牆腳長著幾叢高高的茅草,小馬尾辮般的白色草穗隨風搖曳,寂寥,空靈,安謐。放眼望去,夕陽已經落山,幾抹晚霞貼在天際,一縷夕暉從晚霞間閃閃瀉下,給大地、百合和茅草鍍上了一層金黃色的光暈。注視的時間裡,倏然,一種巨大的悲憫和慈愛如潮水一般把我整個擁裹起來,我覺得自己是天地間最幸福、最不孤獨的人,甚至覺得只有孤獨才會不孤獨。

但如今,我陷入了孤獨之中。不到兩年的時間裡,我失去了母親,又失去了父親。父母的去世讓我忽然明白,多少年來我之所以不知道孤獨,是因為父母在。父母在,自己哪怕跑得再遠,也不覺得形單影隻,年老的父母就像遠方天際的那縷夕暉,陪伴和溫暖著自己。抑或,自己如同一隻風箏,即使飛得再高,線也牽在父母手裡。如今父母走了,我就成了斷了線的風箏,孤獨地飛在沒有夕暉的高空,飛向蒼茫的天際……

是的,從今往後,再沒有人因為我而為日本列島哪怕輕微的地震牽腸掛肚,再沒有人因為我而特別關心廣州那座城市的天氣預報,再沒有人因為我而對央視《新聞聯播》中偶爾閃現的青島海岸緊緊盯住不放。說起來,父母在青島住過兩年,住在我在市中心為他們租的房子裡。那時母親的記憶力已經很不好了,住了一年多還找不到附近的菜市場。一次外出,他們兩人都忘帶鑰匙進不了門,母親卻清楚地記得我的電話號碼,得以請鄰居代打電話找我拿鑰匙過來。事後問起,母親說:“那怎么能忘呢?一輩子都忘不了!”

  1. 父母心聲:我們能擁有孩子多少年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