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高三勵志

高四,淚流成歌的青春

高四,淚流成歌的青春

文/羅光太A

我沒想到會在高考時敗得那么慘,我的狀態很好,還以為自己考得不錯,但分數出來時,我卻是欲哭無淚。看著身邊那些考得好的同學,看著他們燦爛如花的笑臉,我真希望把他們扔到撒哈拉大沙漠去,或是自己挖個地洞躲起來。

我木然地坐在床上,頭腦一片空白。我想不明白,為什麼只考了那點分?

我一天一夜沒吃飯,連門也沒出,絕望得就想結束此生。見我如此消沉,在勸了幾次無效後,父親終於動怒了。他情緒激動地罵我,說我不爭氣,問我這樣要死要活的是做給誰看。而我心裡堵得慌,口不擇言地和他吵了起來,跑出家時還揚言再也不回來了。

我跳上一輛公車,在城市另一邊的終點站下了車。沒有目的地,我只想離開家,不想看見熟悉的人。遊蕩一陣後,我逛進了附近的網咖,那裡於我是個安靜的港灣。直到第二天早上,口袋裡的錢所剩無幾,我才恍恍惚惚地離開網咖。

回到家,家門緊鎖。在我一遍遍敲門時,鄰居阿姨出來,一看見我就驚訝地問:“孩子,你跑哪兒去了?怎么現在才回來?還不趕快去人民醫院,你父親昨晚到處找你,出車禍了……”沒等她說完,我就往醫院跑去。

看到等在手術室外的母親,我低低地叫了一聲“媽”,母親轉過頭冷冷地盯著我,滿眼的無助,滿臉的淚水。母親揮手打了我一記耳光。

經過6個小時的搶救,父親的命是撿回來了,但他永遠失去了左小腿。後來,小姑告訴我,父親看我半夜還沒回家,打我的手機又關機,於是慌亂地四處尋找,擔心我想不開去做傻事。他騎著機車滿城地找我,凌晨,在街上的拐彎處撞上了一輛早起載菜的農用車……

那段日子裡,我擔起了照顧父親的任務。但無論怎么做,都無法減輕我內心對父親的愧疚。一夜長大,說的大概就是我這樣的孩子。

B

8月份時,大家陸續收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母親要我回去復讀。我本是成績不錯的學生,還是校學生會的宣傳部部長,如果現在以一名“復讀生”的身份回去,顏面何存?我只希望能早點出去打工,為父母分擔些壓力。因為肇事司機跑了,當時天還沒亮,沒有目擊者,父親被車撞時又沒看清車牌號碼,所有的醫療費用得自己支付。家裡經濟拮据,我不想再讓父母為我發愁。就算下一次考上大學,大筆的學費又從何而來呢?

見我態度強硬,母親一直抹眼淚。我曾經那么驕傲,以後卻要變成別人茶餘飯後的談資笑料了。

還在住院的父親知道我拒絕復讀時,狀態剛好點的他氣得要一把扯掉身上的輸液管,說:“這就是你對我的回報?”那憂傷的眼神刺得我心疼。我站在父親的面前,低著頭,看著他空蕩蕩的左小腿褲管,眼中噙著淚。

“如果你執意不回去復讀,我也不治了,一家人回去等死。”父親下了最後通牒。

“小磊,你真的要逼死你父親嗎?你好好回去復讀,砸鍋賣鐵我們也會供你的,你有能力讀出個名堂來……”母親哽咽著,眼睜睜地望著我,父親也看著

我。我抬起頭,又垂下,我從一個別人眼中的“優秀生”,成了“高四”學生,我實在不敢想下去……

“我知道你會難為情,可就不能從頭再來嗎?有的人考了幾年才考上,你為什麼就不可以再試一次,多給自己一次機會呢?”父親態度緩和下來。看著父母乞求的眼神,我咬著牙,重重地點了點頭:“我接受你們的安排。”

高考失利,責任在我,怎么可以讓我的父母替我背上沉重的包袱呢?我又如何割捨得下我的大學夢?所謂的“面子”都是自己替自己掙的,別人怎么看終究是別人的事,和我的人生無關。我下定決心,回校復讀,開始我的“高四”生涯。

C

我回校復讀的訊息像風一樣傳了出去,很多老同學都發來簡訊鼓勵我,說他們在大學校園裡等著我。

熟悉的校園裡,我已經是一個“高四”生了。面對別人或熱情或故意的詢問,我一概不予理睬。曾經光芒四射的學生會宣傳部部長,現在只是一個“高四”生。異樣的眼光芒刺在背,我努力坦然自若。

學校安排我插班復讀。當我第一天進到我復讀的班級時,遇見了一個我實在不想在這種情況下遇見的人—程櫻。她曾是學生會的宣傳部副部長,原來我們經常配合完成學校安排的工作,算得上是合作默契的工作夥伴。

如果我們僅僅只是這樣一種工作關係,我是不會在她面前感到難堪的,更重要的是,程櫻曾經喜歡過我,甚至曾勇敢地當面向我表白。而我對她沒有這層意思,而且當時面臨高考,我冷漠地拒絕了她。我對她說:“我是要考大學的,到清華來找我吧!”我的拒絕不算生硬,卻同樣傷透了她的心。(勵志文章  )她是一個“有仇必報”的小辣椒型女生,被我拒絕後,面子上過不去,就辭去了學生會的工作。她當時還曾揚言,會恨我一輩子。

程櫻看見我時,驚訝得像大白天遇見了鬼一樣。或許吧,在高中校園裡再看見我,對於她無異於大白天見鬼。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會沒考上大學,會回來復讀,更何況別人呢。

“小磊?你……”程櫻連話也說不利索了。我怔怔地看著她,做好了接受她暴風驟雨般的打擊和諷刺的準備。只是出乎我的意料,程櫻沒有對我冷嘲熱諷,目光中反而滿是憐惜和疼痛。此時的我討厭她這樣的目光,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憐,甚至於可悲。

“小磊……”程櫻輕喚我,我裝作沒聽見,掏出書本,認真學習起來。對她的熱情和友善,我沒有感動,只有決絕,希望她不要再來打擾我,我不需要安慰,只想安靜地度過“高四”的時光。

D

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學習中,唯有如此,才能讓自己平靜下來。我的成績本來就不錯,再復讀一年,每次考試都能排在年級前幾名。面對別人羨慕的目光,我一點欣喜也沒有,我知道,在高考考場上笑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日子平靜如水,我包裹著自己,艱難前行。

我以為自己可以把程櫻拋在記憶之外,以為我們之間再也不會有交集。但有時候越想逃避,卻越躲不開。

那天晚自習,我來到教室時,程櫻在和別人吵架,反正不關我什麼事,我徑直走到座位上看起書來。看見我進去,大家都把目光投向我。我好奇地抬起頭,心想:為什麼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我?我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又捧起書本看起來。

“程櫻,你以為他會喜歡你嗎?他連看都不想看你一眼,自作多情,我說他兩句怎么了?不就一個復讀生嘛!”那個女生刻薄地大聲嚷道。

“他不看我礙著你了?我就不允許你說他的壞話。”程櫻也不甘示弱。

這些話灌入我的耳朵里時,我驚呆了,原來她們是因為我在吵架。

吵著吵著,程櫻氣不過,居然衝過去打了那女生一記耳光。那女生也揮舞著手臂扯住程櫻的頭髮,兩人扭打成一團。有的同學開始在邊上起鬨,整個教室里亂成了一鍋粥。老師來時,那女生還罵罵咧咧:“程櫻,我跟你沒完,我們的姐妹到頭了。為了他,你居然打我。”程櫻紅著臉,不吭聲了。

我突然注意到那個女生原來是程櫻的一個好朋友。之前,我拒絕程櫻時,她也在場。頓時,我的心又亂成了一團麻。我知道自己不能當做什麼都不曾發生一樣,本想找程櫻談一談,但又無法開口。猶豫良久,我給程櫻寫了一封信。

我告訴她,希望她能把高考放在目前的第一位。同時,我很感謝她對我的維護,但也提醒她,有這一次就夠了。她的成績不錯,正常發揮能考上好學校。高考失利那種欲哭無淚的痛楚,我不希望她也經歷。這是我唯一能為程櫻做的。

E

再次面對高考,我沒有了最初的激情和狂熱,也沒有了偉大的憧憬,只想踏踏實實地過好每一天,認真完成老師布置的複習任務。父母期盼的眼神就像我心中的一盞燈,時刻提醒著我:一定要考上理想中的大學。

天道酬勤,上天還是眷顧了我這個勤奮的“高四”生。再次高考,我終於考到了全市第三名的優異成績。知道高考分數的那個晚上,父母喝醉了,抱著我笑著流淚。我心裡知道,這一年的時光,於我、於父母都一樣是種煎熬。

夜深時,我依舊坐在閣樓的窗前,望著窗外那輪明月,思緒萬千。月光如水,空氣中夾雜著夜來香濃郁的芬芳,遠處時不時傳來縹緲的歌聲。這個溫馨的月夜,我淚流成歌。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