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文章

真正的高手都是悄無聲息的擺渡人

1

我的研究生導師是一個和藹可親、清心寡欲的教授。也許是因為他的導師是國際經濟法方向的權威,治學嚴謹,他身上便傳襲了西南聯大大師的風範。

他有一個兒子,當時在讀高三。那個男孩出類拔萃,在非常有名的中學讀書,該中學有一個以前總理名字命名的實驗班,他便是那個班級的班長。

學習成績特別好,課外活動也很出色,每逢有領導人到該學校考察,他總被老師派去代表學生髮言。

因為太出色,每個人都覺得北大和清華非他莫屬。

高中校長找他,說,學校每年都有幾個報送北大、清華的名額,經考察,他符合條件,決定將名額給他。

他問校長,如果這個名額他放棄,可以給別的同學嗎?

校長驚訝他的回答,說,當然,名額是不會作廢的。

他說,“那好吧!我身為班長,希望我們班級能夠多一些人考上北大或者清華,我可以通過自己努力參加聯考考上北大。名額要是能給別的同學就更好了。”

18歲的他從來沒有想過會失敗。我的導師因工作忙,幾乎從未在細節上給過他許多指引,只是在大方向上強調要好好讀書此類。

他聯考失利,發揮失常,沒有考上北大,被RM大學錄取。這所大學雖然也是國內top10名校,但畢竟比top1的北大有些距離。

在我們畢業答辯結束的當天晚上,導師請我們吃飯,他一起去。

我問他,後悔當初的決定嗎?

他說,從來不後悔,如果再次重來,他還會那樣做。現在的他已經開始讀專業經典巨著,打算讀完本科考研或者出國。已經找了學姐學長推薦了一些書目,希望早日做科研,爭取在本科時候可以寫出不錯的論文。

那年,他才18歲。後來,我們再也沒有見過,有這樣思維和格局的人,不管人生的牌局怎樣,他都會打出別樣精彩。

2

我有個發小。她是個非常鬼靈精怪的女孩子。國小、國中、高中我們都在一起,直至大學,我們考了不同的學校。

在國小,她總是把家裡的書和玩具帶到教室,與小夥伴一起分享。

在中學,她總是早同學一步把當下最流行的習題做好匯總,然後給大家講解各種參考書的優點和缺點。很多時候,她的周末都是花費在各種知識梳理和總結上。這樣的她,自然受同學歡迎。

她家與數學老師有不錯的關係。

有一次,吃完午飯,我看她不高興,問她怎么了?

她說,“爸爸罵我。因為數學老師說,我經常跟班裡同學分享學習心得,這很浪費時間。老師跟爸爸告狀,爸爸罵了我,希望我可以放多點心思在自己身上。可是,我真的做錯了嗎?我喜歡這樣做啊!如果讓我一個人閉門造車讀書,那樣的日子實在無趣。”

我安慰她許久。她很快振作,依舊改不了本性。

後來,她讀了大學。在大學裡,她依然保持這種性格,熱心助人。

在許多同學都只顧自己努力往前拼:考研、工作、戀愛......

她拿出許多時間為班級做許多事,不僅門門功課優秀,還經常幫助老師幹活。

畢業時,她手拿7個offer,學校還推薦了她一個S交所的工作,這些戰績令她一度成為學校風雲人物。

她說,她是一個不忍看見別人掉隊的人,一個人走,走得快,一群人走,走得遠。

3

2016年的電影《擺渡人》在各大評價網上都是差評。許多網友不解,為什么王家衛會帶著一票天王巨星陪張嘉佳玩?為什么王家衛敢於把一世名聲捆綁從未導演過的張嘉佳?難道是王家衛缺錢?......

網上的質疑聲和批評聲如潮。

事情發生的過程是這樣的:

張嘉佳的書《從你的全世界走過》火遍大江南北,有4億人次在閱讀他的文章。王家衛便是其中之一。

經常穿梭在小說中的王家衛看到這本書很有特色,有些年輕人的靈氣在裡面。

他找到張嘉佳,說,故事寫得好,要買下改編劇本拍電影。

受寵若驚的張嘉佳趕緊把文章賣給他。

他說,劇本還是原作者寫比較好。

張嘉佳憋在屋子裡寫《擺渡人》的劇本,前後刪改一百七十多遍。完畢,交給王家衛。

王家衛說,“我來監製,你來導演。”

張嘉佳沒了底氣,從未導演過一部片子,第一次就與世界知名導演合作,萬一搞砸了就不好看了。

張嘉佳說,“好的,但你要在我身邊。”

王家衛說,好,需要什么就說。

張嘉佳說,需要梁朝偉、金城武、杜鵑、Angelababy、鹿晗、陳奕迅......

王家衛說,好,人全部到齊。

電影殺青,王家衛對張嘉佳說,看,我沒有騙你,我一直都在。

這個電影起名《擺渡人》有兩層含義,一個是劇本里的女主角是一個愛情的擺渡人,她暗戀一個畫畫的男,默默地幫他遮風擋雨,不求回報,只求他快樂。另一層含義,王家衛是張嘉佳的擺渡人。已經50多歲的王家衛,一生獲得榮譽無數,到了扶植或者挖掘新一代才華橫溢的年輕人的年齡。

他看中的是能否找到有靈性有潛質的年輕人,把平生所學傳授給他,至於名利,早已輕如鴻毛。

4

蘇東坡到杭州做刺史,一天在審一案件時,原告狀告被告欠債不還。原告訴稱:“我幫工打雜積下十兩銀子,早兩個月借給被告做本錢。我和他原是要好的鄰居,講明不收利息,但我什么時候要,他就什么時候還我。如今,我相中了一房媳婦,急等銀子娶親,他非但不還找銀子,還打我吶!”

被告在庭上辯稱:“借他那十兩銀子,早在立夏前就販成扇子了。沒想今年過了端午節天氣還很涼,人家身上都穿夾袍,誰來買我的扇子呀!這幾天又接連陰雨,扇子放在箱裡都霉壞啦。我實在沒有銀子還債,他就罵我,揪我,我一時火頭上打了他!”

蘇東坡在堂上皺皺眉頭,命被告回家去拿來二十把白摺扇。蘇東坡將摺扇一把一把打開,攤在案桌上,磨濃墨,蘸飽筆,將那些扇子畫成松竹梅,或山石盆景,工夫不大,摺扇全畫好了。他對被告說:“你把它拿到門口喊‘蘇軾畫的畫,一兩銀子買一把’,馬上就能賣掉。你十兩拿來還債,另外十兩拿去另作其他生意吧!“

兩個人接過扇子,跑到衙門外,只喊了兩聲,二十把摺扇就一搶而空了。原告和被告就這樣每人捧著十兩白花花的銀子,歡天喜地地各自回家去了。

蘇東坡的智慧在於他沒有陷入案子裡,而是盡力找到一個雙贏或者多贏的方法解決問題。這個做法實在高明。

曾經看過李連杰年輕時候的採訪,他說,有段時間工作壓力特別大,因為已經成為票房靈藥,許多投資人和導演來找他,大家都想做出好電影賺錢,他只能拚命的工作,就像一隻母雞,拚命下蛋,只有下的蛋多了,所有人才會滿意,才能解決許多投資人的困境。

真正的高手思維與常人不同,他們能夠跳出一己私利的小圈子,通過成就他人,幫別人擺渡,最終惠及所有人。

那些悄無聲息的幫我們擺渡的人,我們稱之為生命的貴人。

那個18歲的師弟、我的髮小、王家衛、蘇東坡、李連杰......都是擺渡人,他們悄無聲息地幫助別人從此岸抵達彼岸,不求回報,是真正的高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