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為人處世

真正有品質的人,不隨便給人貼標籤

老張是我最佩服的一位同學,從我們上大學那會開始,他就以一種無情碾壓式的優秀,出現在眾人面前。

彈得一手好鋼琴,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在那個培訓班還不像如今這般遍地開花的年代,他還靠著一台錄音機自學了日語。更重要的是,老張長得還特別帥,經常主持學校的各大頒獎禮,迷妹無數(你說氣人不氣人)。

真正有品質的人,不隨便給人貼標籤

那時候,因為有老張的存在,全班的同學都倍感壓力。晚上宿管熄了燈,所有的人都在挑燈夜讀,從沒有一個人會在老張之前睡覺。到了第二天早上,大伙兒又成群結隊的在圖書館外面守著,生怕少看一本書,被老張甩的更遠。

後來在一次寢室臥談會上,我們談起了各自的一些小隱私。有的人說他之前偷吃了另一個人的栗子;有的人說他之前和一個女孩示愛,結果被拒絕;說到最後就只剩下了老張一人,其他人都豎起了耳朵,想聽聽他有什么驚世駭俗的事情,我們還不知道。

結果老張遲疑了半天,告訴我們,他偷偷跑去紋了一個文身。但害怕別人不接受,所以一直沒有告訴我們,那個文身他也很謹慎的紋在了側肋。

我們當時都聽懵了,誰也不敢相信老張竟然有這么一檔子事。

他其實很早就想弄文身,但一直沒敢去做。在父母面前,他好兒子的身份不允許他這樣;在同學面前,他品學兼優的學霸身份更加不允許他這樣。

當時,一個人身上有個文身是什么概念:你走在路上,就是個流氓,陌生人絕對不會靠近你半步;家裡的長輩親戚恨不得把你挫骨揚灰,再輪迴一次;此外,找工作受限,談戀愛受影響,站在銀行門口抽根煙,別人都可能以為你是搶銀行的劫匪。

總之一句話,有紋身的,不是好人!

我們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光是看了人一眼,或是只接觸了這人沒幾天,就開始刻板印象給這人貼標籤,並立刻把他劃入他在我們朋友圈中的分類。

穿衣豪放的我們說他浪蕩,喜歡化妝的我們說這人怎么這么綠茶,甚至喜歡關切問候你的,你說他八卦。不管怎么樣,這人的穿著打扮,一言一行早早以標籤的形式印入了你的腦海。然而,很多時候,這樣對人的判斷是不全面甚至是帶有偏見的。

心理學上說,了解一個人,要從這個人的心開始。而我們第一眼看到的往往還只是停留於最表面。

我有一次在微博上看到了一個視頻,一群虎背熊腰的美國人,坐在電影院裡候場,個個都紋著大花臂,穿著黑夾克,典型的黑幫范兒。

然後鏡頭裡出現了第一對情侶,男的一看見眾人,拉著女朋友轉身便走;第二次進來的是一個年輕姑娘,手裡還捧著一份爆米花,她走在自己的座位前,但遲遲沒有坐下,環視四周半天,最後還是離開了……

短短几分鐘,鏡頭裡進進出出了十幾個人,直到最後的時候,進來了一個小男孩,和他的母親。母親本能的把孩子摟在了身邊,但孩子卻根本沒有在意現場的文身大漢,徑直走向了座位,然後小男孩的母親也跟著坐了下去。

這時,錄製視頻的工作人員走在了兩人面前,告訴了母子倆,他們是唯一沒有因為影院坐了一群文身大漢而離開的觀眾。

在電影《哈利·波特》裡面,哈利的姨父從小虐待於他,不讓哈利和他們一起吃飯,不讓他住進他們的臥室,言語刻薄,極盡鄙夷。他們為什么會這么做,不是因為他們對魔法有意見,而是因為他們害怕自己“呆瓜”的身份,與哈利·波特魔法師之子的身份不同。所以才一直用仇視來填補這份差異。

生活里,這樣的事情太多了。

穿著赤裸,還喜歡抽菸的女人,一定是個婊子;經常和女人聊得火熱的男人,肯定很花心;下廚做飯,對老婆溫柔的丈夫,是“怕老婆”;徹夜不歸,隻身在外的人,則基本可以斷定他的感情有貓膩。

我們很容易利用彼此的不同,就為別人貼下標籤。生活里特立獨行的人,未必是優秀的,但一定是堅強的。因為他要忍受太多來自他人的目光。

但從另一方面講,偏見既是給別人的,也是給自己的,因為當我們給別人貼身份標籤的時候,往往也在警示自己要如何如何。到最後,束手束腳的其實還是自己。

穿衣服檔次低了,怕別人看不起;嫁人嫁窮了,怕別人說自己眼光不好;發了一條朋友圈,還要擔心,會不會從哪裡暴露出自己的品味低人一等。

永遠不要去貼標籤,你懂什么,過得怎樣,是你的生活,與別人無關。別人的日子也是別人自己的,與你無關。貼出去的標籤,是一道鴻溝,一旦出現,便橫在你心中永遠跨不過。

每個人都有優缺點,在你眼裡的缺點或許正是別人眼裡的優點。真正有品質的人,是包容的。能夠和平地看待每個個體的差異,並且用欣賞的眼光發掘每個人身上的美好。不論你是同性戀,還是單身主義者;是基督徒,還是無神論者,他都會欣然接受。人和人的相處,最需要的是時間,單憑一些表象,就武斷地給別人貼標籤,能夠收穫的感情,也會很粗糙。

能欣賞的時候,不要去評判,更不要去貼標籤,畢竟你也不想才跟別人相處不久,就被別人安上了刻板印象,被別人用一個標籤便一帶而過。不輕易給人下定義,是一個人對待別人最大的善良。(微信公眾號/圍爐夜讀,ID/weiluyedu_)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