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經典美文

韓少功:當年的鏡子

慶爹一進門就說:“你說這事怪不怪?波赫還在打來打去的。這聯合國怎么就喊不住呢?”

我說:“要你不去買碼(私彩),你還在買。鄉政府喊了這么多回,喊住了你么?”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哼哼嘿嘿,換了個話題:“你說成思危怎么這樣會講呵?好學問,真是好學問。講一兩個時辰,不打一下頓,也不喝口水!”

我不大熟悉成思危,更不知道這位北京的大人物最近說了什麼。說實話,每次見慶爹上門,我總是會從他嘴裡得知許多重要大訊息,彌補自己的孤陋寡聞。

說到姓成的,慶爹說成姓人很少見,八溪峒以前倒是有過一位。這就引出了一個故事。據說還是在民國時期,峒里辦新學,有了第一所新學堂。一位姓成的女子從安徽逃難而來,在學堂里臨時教書,教學生唱很多洋歌,人也長得漂亮,幾乎招引全峒的年輕女子前來學堂偷看,看她的明眸皓齒,還有小旗袍和洋口琴。

日軍攻打長沙的時候,常有一批批日軍飛機飛來,大概是借汩羅江為地面路標,前去轟炸國軍。當地政府接上峰指示,下令收繳所有的鏡子,稱鏡子可以給日本飛機打信號,指方向,因此凡私藏鏡子者一律按漢奸論處。安微來的女教師常常梳頭,捨不得交鏡子,後來被人告發,入了縣衙大牢。據說告發者是本地一地痞,曾經拿光洋鋪滿一茶盤,請女教師去陪酒賀壽。女教師不從,撕碎了請柬。

地痞惱羞成怒,一狀告到縣衙門,說女教師教的歌是日本歌,吹的口琴是日本貨,有時上山去根本不是為了采什麼花,而是拿鏡子給日本飛機打信號。這些說法越傳越邪。縣衙的主審官派人來搜查,果真搜出了女教師的鏡子,再加上一頓杖刑,逼對方屈打成招,()最後把她當漢奸斃了。

狗官事後還誇耀:那婆娘太乖致了,照得我眼花。我若不重判,人家一定會說我好色——我一世清名豈不壞在她手裡?

這就是流傳很久的一件漢奸案。多少年後,女子的家人從安微前來尋屍,掘開女子的墳墓,發現棺木和屍骨都已化成腐泥,只有一顆心臟完整如初,甚至鮮活血色猶存,讓人們大吃一驚。山里人傳說:那女子太冤了,所以一顆心怎么也不死。

誣告者不久就患下大病,肚子脹得像面鼓。家人請來師爺抄寫佛經,以圖還願消災。沒料到第一個師爺剛提筆,手裡叭啦一聲巨響,毛筆逢中破裂,成了一把篾條,沒法用來往下寫。第二個師爺倒是有所準備,帶來一支結結實實的銅筆。這支筆破倒是沒有破,但明明蘸的是墨,一落紙上就便成了紅色,如源源鮮血自毫端湧出,嚇得執筆者當場跌倒,話都說不出來,得由腳夫抬回家去。

誣告者幾個月後終於一命嗚呼。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