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青春勵志

如果你此時買不起房,那么未來也會買不起

五一小假期即將結束,你加班了嗎?回家了嗎?回來了嗎?

逃離北上廣的舒暢才下眉頭,逃回北上廣的鬱結又上心頭。

逐鹿網創始人闌夕給出過這樣一組令人結舌的數據:截止於2015年,中國流動家庭在全國的占比已經逼近20%,以北上廣為代表的一線城市(及部分沿海城市)扮演的是人口抽水機的角色,像是山東、黑龍江這樣的省份,在未來四十年內將有40%-60%的勞動力人口會被北上廣抽掉,成為新世代回憶中的凋零故土。

縱使是嚴苛而極端的戶籍制度,也無法完全阻礙向遠而生的流動欲望。

誠如尼采所說,一個人若是知道自己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種生活。

今天分享一篇來自公眾號Spenser的一篇文章,《城市的背後,是深淵》。

文章已經獲得轉載授權,著作權歸原作者Spenser所有,如需轉載本文,請聯繫原公號 “Spenser”。

一位北京的朋友,發了條朋友圈,說最近房子漲的有點猛呀,去年這個時候看過的幾套房子,那個時候成交的價格,和現在的房子報價比起來,就跟白菜價一樣;所以會不會現在覺得貴的,與一年後再漲一輪比起來,也像白菜價一樣?

我們底下調侃留言說——“要不你再來一套?”

他回覆:“我還差一年社保,沒法買。”

........

我在上大學的時候,臨近畢業,選擇糾結要不要去一線城市混,當時的老師給我們說了這么一番話,我一直記著,他說:

“一線城市並不是適合所有年輕人,而是適合精英和民工——精英本身就是一線城市的產物; 而民工在一線城市的收入,比他們老家要好很多,而且他們從沒想過要在一線城市買房,所以也沒有那么多壓力。”

而城市的白領們,處在龐大的中間層,一個月5位數的收入,他們是購房需求,消費升級的主力,也是房價最焦慮的大多數。

政府說,“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我表示呵呵,一線城市的房子,從來都不只是用來住的。

一線城市的房地產,就是底層金融產品,槓桿出各種衍生品,所以一線城市的房子不能降,降多了,就會引發系統性風險。

一線城市的房子,對於在這座城市打拚的人來說,就是這座城市的入場券,和諾亞方舟的船票。

很多畢業後的年輕人,還沒怎么想過買房的話題,反正自己的工資也買不起,但是等在這座城市待上5年,到了結婚生子的年紀,如果你的收入仍然買不起房,就很被動了。更可怕的是,如果此時買不起房——那么未來也買不起,就會成為大機率。

我倒不是說買房就是唯一標準,而是買房的資本和能力,直接反映了你在這座城市的市場價,和你繼續有資格留在這裡打拚的底氣。

房價就是當代的戶籍制度,用市場的力量,擠掉了那些物質上留不下來的人。在這座城市租房的人,就如同只擁有一張暫住證一樣,內心終究不踏實。而現實是,這幾年租金會越來越高,對一部分人來說,買不起房,甚至可能會租不起像樣的房子。

房產某種程度上代表了你在這座城市的階級,有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如同年薪10萬和年薪100萬的北京,不是同一個北京;在這座城有房和沒房,也是不一樣。

既然薪水無法走向體面生活,每個人都需要一次機會,擁抱一次資產的泡沫。

前段時間在北京金融街和朋友一起喝咖啡,早已經財務自由的她,對於國內經濟政策形勢的判斷和分析精準,這幾年基本沒什么失手。

我問她現在一線的房價那么高了,你覺得還會漲么。

她沒有和我講很多經濟政策類什么大道理,反問我說:“你自己住在香港,香港人的人均居住面積有多小,你自己最清楚呀,而現在一線城市年輕人買的房子,還能買上九十平米一百平米的時候,你就知道,房價就還沒有到封頂的時候。”

我沒想到她會用這個角度來分析房價走勢,雖然感覺拿香港的房價對比北上深,有可比的邏輯,又有不一樣的處境。

但是香港的房子,差不多郊區都是10萬一平米起,而我住的那個小區,均價24萬一平米。

這樣一對比,大陸一線的房價,目前並不算太高。

有人說因為香港薪水高,香港前幾天官方數據公布的中位數工資,也就是兩萬港幣,畢業生在香港的薪水,也就1.5萬港幣。

香港的年輕人,真的買不起房;所以香港的房子空間只能越造越小。而一線城市小戶型的標準,不再是90平米,而是50平米的時候,我希望這一天不要太早到來。

我當年在香港一起念研究生,畢業後留在香港的一些朋友,今年領完公司的bonus,陸續準備離開香港,和我發微信,說一起吃個飯。

不是不努力,只是看不到上升通道,當下的野心碰上體面的生存,一時的熱情,終究抵不過長久的消耗。

快逼近一個人體面的底線,很多人最終還是輸給了這座城市。

我和團隊的人說,我知道大家很辛苦,我能做的,就是儘可能讓你們更加體面、更有尊嚴地辛苦。

為什么我們要All in,All in 就是賭,賭一張未來能留在這座城市的入場券。我不希望你們未來有一天,因為現實的原因,被迫離開這座城市。

趁年輕,趁還有上牌桌賭一把的資本。

經常有團隊的小朋友問我,說老闆,你現在也不那么缺錢了,就不要這么拼了。

我笑著說,真是因為現在的事業發展不錯,所以才更要好好工作呀。並不是每個人都運氣好到能一直摸到好牌的,既然自己摸到了,就不能打爛在自己手裡。

我特別珍惜現在還算體面的日子。

“但對於很多年輕人來多,剛畢業後有時間的資本,租著房擠著捷運做著一線城市的夢想,但是,三五年之後呢,如果沒有父母支持,大多數人可能依然買不起房,而且可能這輩子都買不起稍微體面一些的房子了,還有將來子女的教育負擔。”

你看到這座城市的繁華,當它轉過身後,其實是巨大的深淵,很多人在懸崖邊,每一天都使勁全力,希望爬上去,不要掉下去。

把自己扔進城市的黑夜,盡力用雙手,撕開一道微弱的光,那束光,是最後一道希望。

城市就是我們的逃亡地,我們在一次次的逃亡賽中,撿回一條命。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