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感悟親情

“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候再撥……”×32=一夜無眠

兒子在2000多公里外的南方上學,每個周六都要打個電話問問一周的情況。周六的中午,兒子打過電話,但因和妻子在山上挖野菜,風大,信號弱,聽不清,約好回家後再聯繫。

吃過晚飯,七點多,連續給兒子打了兩遍電話,能通但沒有接。以前也有這種情況,兒子戴著耳機聽英語或者習慣了上課調到靜音,平時也免不了忘記調回鈴聲,一次兩次聽不見也常有。他過一會兒看見了就會打過來,因此我也沒在意。

電視中沒有喜歡的節目,便拿了兩個靠背墊墊在沙發一頭,斜靠著再讀路遙的《平凡的世界》,等兒子的電話。

春節後,兒子宿舍中的舍友,一個去了德國,另一個是生物學院的,搬回了本學院的宿舍。宿舍中只有兒子一人,我和妻子對兒子的安全不免有些擔心。

妻子喜歡的電視節目已經開演。書,我也讀了四章,兒子的電話還沒有打過來。再打兒子的電話,不知為啥,說兒子的移動號不在服務區。又打兒子的聯通號,電話無法接聽,不在服務區、無法接通?於是,我就給兒子發了條簡訊:怎么不接電話,看到後迅速回電話。

電視劇演完一集了,歪靠在沙發上一個多小時,再加上白天在山上轉了一上午,感覺確實也有些累。我對妻子說:“我去鎖大門,先睡了。”

“你先睡吧,再看一集我就過去。”

上床,脫下毛褲,蓋好腿。剛要脫上衣,想起兒子還沒打電話來,便拿起電話又給兒子打電話,不說不在服務區了,有了“都——都——都——”的聲音,一聽挺高興。打了兩遍,仍然沒能接通,不免有些沮喪。想起前幾天,妻子曾通過QQ和兒子通過話,想通過QQ聯繫一下兒子,因為不太懂,搗鼓了老大一會兒也沒行。一看手機上的時鐘,還不到九點半,天還不晚。自己寬慰自己:兒子可能晚上補課……

沒接到兒子的電話,睡意全無,又拿過書讀起來。

電視劇演完了,妻子來到臥室,看到我沒睡,有些驚訝。我沮喪地對妻子說:“一晚上了,孩子沒有接電話。”

妻子說:“你們不是中午聯繫過嗎?”

“說是回家後再給他打的,打了十幾次就是不接。八點的時候聯通號還無法接通,移動號不在服務區。”

“聯通號早就不用了,移動號不可能不在服務區。你看,QQ上掛著手機呢。”妻子翻看著她QQ上的好友,確實兒子的手機掛在上面。

“你試試聯繫聯繫他,打一遍不通,打一遍不通,搞得人心慌意亂。”

“你就是事多,他能有什麼事,可能調靜音上聽不見。”妻子一邊戧著我,一邊開始打電話。書也顧不上看了,趄著身子,眼直直地瞅著妻子打電話,一遍不接,又打了一遍還不接,用QQ聯繫,仍然連線不上。妻子沒有活現的神氣了,擔心和牽掛瞬間爬上了額頭。像是在為剛才的發怒解脫,又像是在自我安慰,也像在勸我說:“可能在靜音,我給他在QQ留了言:‘見信息馬上回電話,甭管幾點’。”

妻子的擔心,並沒有分擔我的擔心。我們倆誰也不說話了,關燈後,在黑夜中默默地苦想著能聯繫上兒子的方法。

淅淅瀝瀝的春雨,已經下了三四個小時,雨滴敲打在陽光板上,發出“啪塔、啪塔”的聲音,空氣也變得沉重而陰冷了。

想了一圈,沒有兒子同學的電話,更沒法找到管宿舍的阿姨。認識的老師到外地籌建新的校區,有個遠房表姐在兒子所在的城市,但離學校二三十公里,況且快十一點了,也不好意思打擾人家。

在黑夜中攥著手機,靠在床背上,冥思著手機能亮起來,鈴聲能響起來。等不到,就撥打兒子的手機,“都——都——都——”聲混雜著窗外“啪塔、啪塔”的聲響,敲打著心臟,像一隻貓爪子抓在上面,恐慌和焦慮慢慢在胸中升騰和蔓延。

前半夜怎么也睡不著。妻子時而翻來覆去,時而拿起手機翻翻看看,雖然都知道有電話、信息手機會亮燈或響起鈴聲,但我們誰也沒有感覺這是無謂的多餘。伴隨著亮光的熄滅,妻子的陣陣嘆息聲,顯得那樣的無奈。

後半夜,瞌睡終於壓住了無奈的等待。迷迷糊糊中聽見了自己斷斷續續的鼾聲。妻子輕輕地翻動,常常讓我從瞌睡中跌入精神迷亂,恍惚中幻想著:兒子的同學去四川參加雅思考試,還能坐飛機去了成都?兒子喜歡走路時戴耳機聽英語,還能不小心發生了車禍?最糟糕的就是用電或者洗澡滑倒,發生重大意外,自己無法控制……不管怎樣,明天早上再接不到電話,就要麻煩遠房表姐或直接坐飛機跑一趟。

陽光板上的“啪塔”聲漸漸稀疏,窗外的雨可能停了。妻子翻動手機發出的藍光,引得起夜的大黃“圖魯”在院子中對著窗子狂吠不止,更讓人焦躁不安。大黃“圖魯”在妻子的呵斥聲中安靜了,我們沒有開燈,沒有言語,但憑藉對方粗重的喘息聲,就知道兩人的思想都凝結在千里之外的兒子身上。這締結於他倆的生命,總是看得比自己更重要,一晚上的擔心,沒有父愛、母愛的偉大和驕傲,更多的是傷感雨夜的漫長和等待的煎熬。

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一直在初春的淒風冷雨中翻來覆去、渴望期盼。

5點17分,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抓過電話一看,真是兒子的電話,接通後傳來兒子的懊悔聲:“爸爸,對不起。昨晚和一個同學吃飯,感冒了。吃了藥後,不到七點就睡了,困得我睡前看到我哥發的信息也沒給他回。手機在靜音上,一直睡到現在。打開手機一看有你和我媽打來的32個未接電話。”

長夜的迷惘,終因兒子的電話,看到了春天窗外的光亮,一身的緊張卸下來,感覺真的很累。

我對兒子說:“你沒事就好,我們太累了,想睡一會兒。”

掛斷電話,我安然入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