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人物

永不屈服任正非

  1

  1978年3月,春江水暖。剛當選全國政協主席的鄧公,迫不及待主持召開“全國科學技術大會”,提出了“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著名論斷。

  這場“科學的春天”大會,後排坐著一位部隊代表,時年34歲的副團級技術副所長——任正非。1974年應徵入伍的他,參加了代號001的戰略工程,四年磨一劍,榮獲“全軍技術成果一等獎”殊譽,方贏得此間一座。

  不難想見,彼時任正非,風華正茂、意氣風發,而大會予他的心靈衝擊,春風激盪。

  四年後,他的人生贏來了第一個巔峰——出席黨的十二大。

  然而,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命運沉浮,剎那切換。僅一年後,基建工程兵成建制撤銷,他無奈轉業到深圳南油,任該集團旗下一公司副總。

  顯然,天性豪邁的前軍人任正非,甫入爾虞我詐的商海,極不適應。1987年,他墜入一場商業陷阱,被騙200多萬,最終落得個開除公職、妻子離婚、背負200萬巨債的收場。一切來得如此之快,猝不及防。

  前半生體制內的他,曾苦苦哀求領導,望保留公職。但歷史,顯然還有更重任交付他。

  這一年,他已43歲。不惑之年,一擼到底、一無所有,背負重債。世態炎涼,人生無常,大起大落,莫過於此。

  很多人預料他將一蹶不振、了此殘生。的確,43歲,已是早退之齡了。

  但他是任正非。十年戎旅生涯,給他注入了“戰士”、“硬漢”的基因。面對命運捉弄,他永不屈服,遇挫愈強。

  也正是這一年9月,他集資21000元,創立華為。

  不惑之年始逢春。有一個悲催的結局,才有了一個卑微的開局。

  2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正如華為不是一天強大。

  一部華為成長史,就是一部危機管理史。作為一家民營企業,從早期體制、財務、技術、管理危機,到“血汗工廠”的抨擊,到競爭對手無所不用其極的圍追堵截,危機如影隨形。

  創業31載,幾多突圍,創痕累累,但終究是挺過來了。不但挺過來,還長為參天大樹。

  今天,我們擊節讚嘆華為有多偉大,當初華為就有多創業維艱。

  如今回看,任正非永不屈服的精氣神,深深烙進了華為的文化基因。

  他永不屈服於技術封鎖。

  堅持獨立自主研發之路,保證每年營業收入10%投入研發,承諾員工收入水平同地區最高。

  自2004年啟動晶片研究,累計投入研發經費一千多億,十年一劍,今年升級的“麒麟980”晶片,橫空出世,躍升世界頂級。

  12月8日,繼保住英國5G訂單後,華為又和葡萄牙最大電信運營商簽署契約,這是華為獲得的第23家全球網路客戶,在5G領域一騎絕塵獨占鰲頭,成為下一代電信技術領先供應商。

  也難怪,《經濟學人》稱華為“歐美跨國公司的災難”,《時代》驚呼 “電信產業巨頭最為危險的競爭對手”。

  因為技術領先,華為有為有位。

  2017年,全球營收高達6036億元,超過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三家總和,且50%營收來自海外市場。彎道超車愛立信、思科等國際巨牛,成為全球第一大電信設備商。

  據統計,2016年,華為向蘋果公司許可專利769件,蘋果公司向華為許可專利僅98件。異軍突起,攻守換位,足令對手膽顫心寒。

  但可別忘記,2004年起步時,華為晶片還是一片空白零基礎。時人不憚以嘲諷,但任正非卻堅定執著走科技長征,他說:

  我們不投機取巧,不走捷徑,而是選擇了一條最艱難的路攀珠穆朗瑪峰。

  這正是一個戰略型企業家永不屈服的精神——深邃的預見力、高超的思想力、一往無前的執行力和大無畏的戰鬥力。

  3

  他永不屈服於資本勢力。

  華為位列世界500強第72位,卻是唯一堅持不上市的公司。

  面對資本市場運作暴利誘惑,面對網際網路企業熱衷上市賺快錢的爭先恐後,唯有他,不忘初心、巋然不動,多次明確華為不會上市,他堅毅有力回應:

  資本市場都是貪婪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不上市成就了華為的成功

  上市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被嗜血貪婪的資本綁架,被短期目標裹挾,為了追求短期利潤,往往選擇犧牲戰略目標,減少長線研發投入,這絕非華為的星辰大海。

  意味著:高管和核心員工的原始股,將一夜暴漲,快錢閃富的誘惑,將令他們不思進取貪圖安逸,鬥志喪失殆盡。

  意味著:一枝獨秀的民營企業華為,將在錯綜複雜的資本鏈條中,為外國資本坐收漁利。

  阿里巴巴上市了,大股東日本軟銀持股29.2%,美國雅虎持股15%。阿里賺的錢,大多卻被外國資本家攫入囊中,這便是前車之鑑。

  正因不上市,華為永遠崇尚實幹,永遠是自己控制的企業,其全球利潤也將全部回歸中國。2017年,華為納稅1400億元,便是明證。

  這正是一個實幹型企業家永不屈服的精神——不為資本市場所惑動,目向星辰,腳踏實地,埋頭苦幹。

  4

  他永不屈服於勝利光環。

  開啟從無到有、披荊斬棘的創業傳奇後,他從未定義自己為勝利者,始終低調做人、謹慎處事,不為功德迷惑。

  他居安思危,時刻思考著華為的前途命運,曾寫下《華為的冬天》、《北國之春》、《華為的紅旗還能打多久》、《華為三十年大限快到了,想不死就得重生》,警醒每一個華為人安思危成思敗。他說:

  華為沒有成功,只有成長、

  華為總會有冬天,準備好棉衣、

  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

  在無數勝利者被沖昏頭腦的歷史舞台上,唯有他,始終如一保持著清醒、睿智和冷靜。

  此前,因為低調,他並不為人所熟知。自1987年創辦華為至今,他沒有接受過任何媒體正面採訪(除兩次應中央高層要求,作了服從外),從未參加任何評選、頒獎活動和企業家峰會。

  他說:板凳要坐十年冷。我為什麼不見媒體,是因為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自己的缺點並不比優點少”。

  2016年,人們詫異發現,72歲的他,一個人拖著行李箱,在機場坐擺渡車、排隊等計程車,沒有秘書隨從、沒有前呼後擁。而這一年,華為全球營收5200億元,相當於5個阿里。

  這正是一個情懷型企業家永不屈服的精神——不為眼前的勝利,迷惑雙眼、迷失自我。

  5

  他永不屈服於強權傾軋。

  2002年,他提出“雄赳赳、氣昂昂,跨過太平洋”戰略,隨之,鋒芒初露的華為,遭遇競爭對手思科的強烈反彈。2003年,思科起訴華為專利侵權。

  關鍵時刻,他沒有懼怕沒有退卻,振臂一呼,敢打敢拼,堅決回擊,在美國與思科打了一場曠達兩年的世紀官司。最終在大量技術鐵證面前,華為贏了,專利侵權不成立,和思科達成和解。

  而今天發生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

  一家中國民企,竟讓別人如此懼怕,不惜撕破臉皮,齜牙咧嘴,醜態畢露,吃相難看,足見華為的分量!

  據一份任正非內部講話稿,他已發出雷霆怒吼,一針見血指出,妥協是沒有出路的,誓言絕對不投降,要橫刀立馬,敢於亮劍,殺出一條血路。

  他號召要收縮邊緣性投資,加大在關鍵核心技術領域的戰略投資,避免生命線被卡住。

  現在的華為,上下個個嗷嗷叫。他們知道,只有絕地反擊背水一戰,才是最好的鳳凰涅槃絕境逢生!

  而這樣一位企業家、一位男人、一位父親,面對世界霸主的凌辱,沒有懼怕、沒有倒下、沒有屈服,敢於背水一戰,敢於叫板強敵,堪稱一位鬥士、一位硬漢、一位戰將了!

  這正是一個戰將型企業家永不屈服的精神——有底氣、有骨氣、有傲氣、有殺氣,三千越甲可吞吳,不破樓蘭誓不還。

  6

  靜水流深終有源。永不屈服的任正非,有過飢腸軲轆不堪回首的童年。

  1944年,任正非出生於貴州安順,家中弟妹7人,他是老大。因為父母被打為“老九”,生活異常拮据,兩三人共用一條破舊被子,下面墊著全是稻草。揭不開鍋時,母親每每求助鄰居親友,多半空手而歸。

  高中三年,他沒能穿過一件襯衣,最大夢想是吃一整個白饅頭。聯考前,在家複習功課,餓得實在受不了,就用米糠和野菜烙餅充飢。母親瞧見了,心疼得直落淚,早上暗暗塞他一個小玉米餅。

  他後來在《我的父親母親》中感慨:

  這個小小的玉米餅,是從父母和弟妹的口中摳出來的,我無以報答他們。

  考上大學後,要自帶被褥,可難住了全家。最後,母親撿回旁邊一所學校畢業生丟棄的破被單,縫縫補補,總算勉強對付。

  在大學,他不為外界十年“槍林彈雨”擾動,自學電子計算機、數位技術、自動控制等課程,自學邏輯、哲學,自學三門外語。他說:

  對國家是一場災難,但對我是一次人生的洗禮!

  正是這段艱難歲月,砥礪沉澱了他勤儉節約、樸素無華、永不屈服的品性。

  7

  今天,中華有為、榮耀復興正當時。

  《時代周刊》評價他:“一個為了觀念而戰鬥的硬漢!”外界誇讚他是一名商戰場上的“鬥士!”龍永圖說他“體現了我們中國軍人傳統的戰鬥精神!”

  一個古稀老者,皺紋滿面,本應是含飴弄孫、頤養天年的年紀,卻依然像個戰士一樣,奮戰在漫漫長征路上。說他是當今中國最偉大的企業家,可以不加之一。

  這樣的任正非和華為,值得我們所有人尊敬,包括這個國家、這個民族。

  永不屈服的任正非,永不屈服的華為,永不屈服的民族。

  致敬大華為,致敬任正非!

  來源:你的景和我的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