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詩詞名句

李清照:永遇樂

永遇樂

李清照

落日熔金,
暮雲合璧,
人在何處?
染柳煙濃,
吹梅笛怨,
春意知幾許?
元宵佳節,
融和天氣,
次第豈無風雨?
來相召、香車寶馬,
謝他酒朋詩侶。

中州盛日,
閨門多暇,
記得偏重三五。
鋪翠冠兒,
捻金雪柳,
簇帶爭濟楚。
如今憔悴,
風鬟霧鬢,
怕見夜間出去。
不如向簾兒底下,
聽人笑語。

賞析

此為李清照晚年所寫元宵詞,借流落江南孤身度過元宵佳節所產生的切身感受,寄託深沉的故國之思、今昔之感。上片開始連下三個設問。第一個設問是問自己在何處?是明知故問,問的前提卻是元宵夜夕陽西下,玉兔東升之際,是“人約黃昏後”的良辰美景,一對比,便知作者有化不開的漂泊異鄉的淒涼愁懷。第二問也是在“染柳煙濃”的大好春光之後,先以聽笛“怨”轉,再問自己還有多少春意可享受,正反映了晚景淒涼的心情。第三問也是同樣,用“豈無”遞反,也反映出晚年生活動盪不安、禍福莫測的憂患。“來相召”二句,狀節日人物之盛,謝卻“詩朋酒侶”,則氣氛陡轉,寫自己自甘寂寞的心灰意懶,可以感知到作者幾乎萬念俱灰的心境。孤獨中最易追懷往事,“中州盛日”六句,極寫往年京華熱鬧歡樂,濃厚興致。“如今”以下折轉到當前,憔悴神態,寥落心理,與往昔形成強烈反差。最後兩句看似淡泊自守、不慕繁華,實則是滿腹辛酸,一腔悽怨的總爆發。全詞以元宵為焦聚點展開記敘,思路由今而昔再到今。今昔對比,以樂景寫哀,以他人反襯,益增悲慨。無怪劉辰翁誦此詞“為之涕下”、“輒不自堪”(《須溪詞》卷二)也。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