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成功勵志

中國富二代從父輩那繼承了什麼

王思聰和褚一斌代表了中國企業家的二代接班人的兩種方向。當然,孩子大了到底長成什麼樣,誰也決定不了。

王思聰和褚一斌代表了中國企業家的二代接班人的兩種方向。王思聰就有點像《皇帝的新裝》里那個勇敢的小孩。對王思聰能夠容忍到多大的程度,能夠容忍多久,是我們這個社會是不是開放的一個試金石。當然,孩子大了到底長成什麼樣,誰也決定不了。

褚橙和王思聰,講得是中國企業家的一個痛點,也就是富二代怎么接班?褚橙是全中國賣得最貴的橙子,有一個非常動人的品牌故事:褚時健在垂暮之年一聲令下,在國外業有所成的兒子褚一斌立即回國接班。而王思聰呢,是最讓首富王健林頭疼的兒子。當然,是是非非誰與評說,說不定王思聰能把萬達[微博]集團帶到一個全新的境界,超過馬雲[微博]也未可知。如果你有個兒子,你是希望他成為褚一斌,還是希望他成為王思聰?

首先說褚橙,褚橙現在是中國最知名的水果,它不是一個水果的種類,而是以一個叫褚時健的企業家姓氏命名的水果。中國的第一代企業家,賺了錢之後都開始賣水果,柳桃、褚橙、潘蘋果……為什麼?可能這些有錢人小的時候都沒有敞開吃水果吃個夠,所以一旦有了錢,都跟水果槓上了。柳桃、褚橙、潘蘋果……誰賣得最好?褚橙又名勵志橙,它是一枚有情懷的橙子,還是一個屌絲橙。這個橙子背後有斑斑的血淚。

褚時健是原紅塔集團的董事長。他的紅塔生涯,從70年代末開始一直到90年代中葉,將近做了20年:把一個默默無聞的紅塔山,變成了一個赫赫有名的超級名牌,資產超過70億,年利稅200億,品牌價值400億,人稱褚時健“亞洲煙王”。

有人說,中國的企業家不是在監獄,就是在去監獄的路上,當然不是說所有的企業家,中國的首富入獄的機率是最高的。當年的褚時健正值他人生最輝煌的時候,當時還沒有開始“打老虎”,但是他被舉報了,說有人向他行賄。調查起來滴水不漏,褚時健一家人被一網打盡,老婆、女兒和他。褚時健是個老革命,曾經身經百戰,但最後也被判了無期徒刑。可憐他的女兒,年紀輕輕頂不住,最後在河南的看守所自殺身亡,自殺之前留了一封遺書。她說,這事誰都不怪,怪我,我再也沒法忍受這種屈辱的生活了。家破人亡的褚時健人生跌到了谷底,但他為什麼後來又能夠賣起了褚橙呢?

這和褚時健這箇中國特殊的犯人有關。褚時健引起了中國工商界,尤其是很多企業家的同情。為什麼?因為我們知道,褚時健在紅塔做了18年,把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廠變成了亞洲第一大菸草集團。但他這18年來拿的工資是多少呢?80萬。而我們對比一下後來的蘋果公司,雖然賈伯斯只拿一塊錢年薪,但最後公司給他買了一架私人飛機;外企的CEO年收入動輒幾百萬美金。

當時,褚時健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他馬上要退休了,而新的總經理已經任命了,眼看人走茶涼。在交接工作的過程中,他為自己和高管買了幾千萬人民幣的保險。從法律上來說,褚時健是有罪的,但是褚時健的這個罪,是因為他沒有得到合理的報酬,激起了非常大的社會同情。包括王石[微博]很多著名企業家都去監獄探望他。褚時健有罪,但沒有褚時健,就沒有紅塔山品牌的輝煌。可能有關部門也看到了褚時健對整個雲南乃至中國菸草業做出的巨大的貢獻。在褚時健服刑七年之後,有關部門做了一個變通,讓他保外就醫。

這個時候,褚時健已經是75歲高齡。他出獄之後應該是頤養天年,但是他居然到哀牢山承包了2500畝的紅土地揮著一把鋤頭開始種橙子?橙子樹5年才能掛果,也就是他到80歲的時候,才可能吃到橙子。褚時健這種精神感動了很多人。

我們講網際網路思維,褚時健網際網路思維就是把產品做到極致。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橙子,沒有人研究過什麼樣的橙子最好吃,他研究出橙子的黃金酸甜比,說酸和甜的比應該是1:24。很多企業家,都很佩服他。他坐牢的時候,王石親自去探監,王石也是中國最成功的一個企業家,可能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包括王石後來還帶他的80後的女朋友田朴珺到哀牢山去見褚時健,說我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企業家精神。

褚時健和80後有什麼相通的地方?是精神相通。褚時健出獄的時候,真正是比我們所說的屌絲還屌絲,什麼都沒有了。褚時健種了橙子,現在又做褚橙莊園。一個80多歲的老人奉獻了這樣的一個好產品,但是這不是我講故事的關鍵點。我要講得是:褚時健和王思聰有什麼關係。

中國的第一代企業家,現在遇到的一個大問題是財富傳承。我們中國為什麼沒有富人呢?因為打土豪分田地,地主老財都沒了,所以我們往上數一數,沒有誰家敢說我往上數三代都是富人。大家都是窮人。但是改革開放,就是要讓我們的財富傳承下去,財富傳承給誰。這個時候,就冒出來一個褚時健的兒子。

女兒自殺了,褚時健還有個兒子,他的兒子叫褚一斌,當年也是在褚時健的手下。褚時健三十多歲才有這個兒子,非常器重。褚一文武最高做到紅塔集團煙廠的車間副主任。但是這個兒子有點叛逆,他不願意在他父親的大樹底下乘涼,要自己去創業。那個時候中國不像現在提倡“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沒有那么好的創業環境。唯有一條路,去哪兒呢?出國。我們知道,那個時候去美國很難,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時候褚一斌去了日本,去日本幹嗎呢?去打工。

1989年,亞洲煙王褚時健到日本去訪問,帶領非常大的一個代表團,到那之後看到兒子住在一個小的沒有獨立衛生間的破爛的公寓裡,覺得兒子真是長大了。褚時健叫兒子回國,兒子不回國。正是因為兒子褚一斌這樣的一個舉措,反而也為褚時健未來的創業埋下了一個伏筆。為什麼?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知道了這點,你就會理解。為什麼有那么多的裸官和裸商。

當褚時健坐牢的時候,他兒子在日本的事業已經開始起步了,天道酬勤,皇天不負有心人。褚時健的兒子從打工仔做起,已經做到一個投資公司的大老闆,在投資界也赫赫有名。到褚時健出獄的時候,褚一斌在日本也發展得非常好,這時有記者就問了,說你願不願意回去接你老爸的班,褚一斌當時的回答是,我已經快五十多歲了,五十幾歲的人走到哪兒,都說我是褚時健的兒子,我不願意,我有自己的事業。

但是還有一句話叫血濃於水,褚時健已經垂垂老矣,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那么褚時健的事業誰來繼承呢?當然首先想到兒子,褚時健一聲令下,褚一斌放下了手頭如日中天的投資事業,回到雲南偏僻的哀牢山。乾什麼?跟老爸一塊種橙子。這兩千畝地很快變成了兩萬畝,而且褚時健這個兒子,可以說是繼承了他老爸腳踏實地的精神,別人讓他去打高爾夫球,他說我現在也是天天揮桿,不過你們揮的是高爾夫球桿,我揮的是鋤頭桿。事實上,褚橙是現在全中國最貴的橙子,算一下它的價格,它的價格是普通橙子的十倍。但是為什麼年輕人愛買這樣一個橙子?到結橙子的時候,你如果買晚了,你還不一定買得到。因為褚時健賣的是一種情懷。他的廣告語是“人生總有起落,精神終可傳承”。

其實我們講到這兒,褚時健是幸運的,因為他的財富精神都得到了傳承。就算他死了,他的兒子可以賣橙子,他的孫子可以賣橙子,子子孫孫無窮匱也。

講完了褚時健,我們再講講王思聰。

這王思聰是誰?有一個詞年輕人都知道叫“國民老公”。王思聰的微博冬粉有一千多萬,他每發一個什麼內容,大量的女孩子在那兒留言。王思聰,中國首富王健林的兒子。王思聰是王健林最大的一塊心病,為什麼這么說?

王健林是新晉的中國首富,萬達集團是中國商業地產的老大。他不僅搞房地產,還有萬達百貨、萬達院線。萬達的財富是虛擬財富和實體財富都有。中國最大的房地產老闆是誰?萬達!萬達在中國大陸的房子遠遠超過李嘉誠

王健林也是一路吃苦、一步步從屌絲做上來的。王健林曾經講過一個故事:他十五六歲的時候在東北當兵。冬天一千人去拉練,只剩下四百人能夠堅持到最後。如何堅持到的?他的老班長告訴他一個秘訣,他說咱們在東北的林海雪原里,要像長征一樣走出去,那最重要的是要吃飽飯。那個年代即便當兵的,也並不是人人都能敞開肚皮吃飯,老班長告訴王健林“你每次打飯的時候,千萬第一碗飯一定要打半碗”,他不知道為什麼要打半碗,他第一次打了一碗,發現還沒等他吃完,飯鍋見底了。第二次他學聰明了,打了半碗飯,半碗飯吃完之後,別人吃得再快,也不可能用吃一碗飯的速度吃他的半碗飯。他半碗吃完,飯鍋里還有底,他又繼續可以舀一碗,他每次都能吃一碗半飯。就是靠這一碗半飯,王健林走出了林海雪原。

王健林是一個中國第一代企業家裡每一步都踩到了點上的人。2000年的時候,萬達就擁有了萬達足球隊,但是試想一下,如果萬達持續的擁有這支足球隊,可能就沒有現在的王健林了。在2000年的時候,王健林被迫從大連出走,把這個足球隊交給了另外一個風光無限的人徐明,大連實德的老闆,大連萬達更名為大連實德。但是有句話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個實德後來和一個薄老闆打得火熱。試想一下,如果王健林當時不是從大連出走,繼續和大連當時的主要領導打得火熱,那個足球隊還是他們家的球隊,那後來的事就沒有了。

現在都在講網際網路思維,網際網路大亨的財富以幾何級數迅速增長。2012年馬雲和王健林在中央電視台的中國經濟年度人物評比上相遇了。那時兩個人互相看對方不服,然後就有了一場賭局:十年後的2022年,如果中國零售業實體店的份額超過50%,馬雲要給王健林一個億;如果電子商務的份額超過了50%,王健林要給馬雲一個億,這是當年中國最大的一場賭局。這個賭是打出去了,但兩人各懷心腹事,盡在不言中。對於馬雲來說他賣的是一個趨勢,雖然中國的電商到現在占到市場零售總額的比例不到8%,但是電子商務的趨勢可以說是勢不可擋。而對王健林來說,他擁有最大的勝算,因為人總要逛商場看電影、買東西。按他的說法,什麼電商?你捏腳啊、掏耳朵啊、吃飯啊……你總得到我店裡來吧。

但是這件事,也給了王健林極大的刺激,王健林做了一件什麼事呢,王健林回到公司之後左思右想說這個賭不能輸,現在到2022年,也就剩下七八年的時間,如果真的馬雲贏了,我這一個億就要輸出去了。但是我們知道,對於商人來說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王健林可能打不過馬雲,但是王健林可以合縱連橫,怎么個合縱連橫法,這就有了一個詞叫“騰百萬”。什麼叫“騰百萬”,騰訊、百度、萬達。你想想這三個人要是結合起來,那絕對可以跟馬雲叫板。

我們知道騰訊的微信現在很快就要超過七個億的用戶了,成為全球最大的一個APP,誰都離不開,那么萬達的王健林就有這個本事,左手拉著百度的李彥宏,右手拉著騰訊的馬化騰,三個人宣布合作,做什麼?就做電商,別人叫O2O,他叫O+O。什麼叫O+O?就是線上加線下,線上加線下的融合。他號稱他的萬達就有四千萬的會員,這四千萬的會員如果做一個封閉性的吃喝拉撒睡,再把馬雲的競爭對手騰訊、百度連在一塊,那么可以說是所向披靡。我們知道,財富的本性是逐利,當王健林把“騰百萬”連線在一塊的時候,他的估值就迅速地升高了,他也玩起了虛擬經濟,這讓萬達的市值迅速的攀升,超過了馬雲。所以說,王健林是一個做每一件事都踩在點上的人。

王思聰是含著金湯勺出世的。一生下來就在一個十億富豪的家庭,從小在新加坡上國小,然後在英國讀中學、大學。按他王健林的說法,是個典型的香蕉人,什麼叫香蕉人呢,也就是除了皮是黃的,長得跟我們一樣,黃皮膚、黑眼睛,心卻是白的。他接受的全是西方教育。

王思聰可愛到什麼程度?他簡直不食人間煙火。中國有個餐飲集團俏江南[微博],花上億的設計費搞了一個蘭會所。但是當我們蘭會所的公子,汪小菲要結婚的時候發了一條微博,說萬達的老闆在三亞給我免費提供地方,我要在他的酒店結婚。這個時候呢,我們的國民老公王思聰就直接在微博上開腔:說我最看不慣這母子倆了,我老爸才不會免費給他提供地方呢。搞的汪家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這倒罷了。當汪小菲他的媽媽和他家裡遇到財政困難,被人打官司追錢的時候,然後我們的王思聰又發條微博,說大S一定哭暈在廁所,現在連鋼鏰都沒了吧。所以你會發現,他完全不懂中國的人情世故,他完全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他才不管別人的感受呢。

這個王思聰,可以說把他老爸的朋友全得罪完了。他得罪的還不僅僅是一般的朋友,而且是他老爸的合作夥伴。我們知道,他老爸和姜文合拍了《一步之遙》,是重要的參與者之一,萬達也是《一步之遙》的投資方和發行方。但是王思聰對《一步之遙》的評論激起了整個《一步之遙》姜文團隊的強烈反擊。本來姜文對這個電影就像孩子,當然是自己的好,容不得別人說不好,但是沒想到合作夥伴萬達的公子王思聰會背後捅了一刀,說不定姜文就把票房失利怪罪在王健林、王思聰身上。試想以後萬達影業要再和姜文合作,無形中就設了一個障礙。所以為什麼叫多一個朋友多條路,多一個敵人多堵牆,這個王思聰專門給他老爸面前砌牆,而不是像我們說的拆牆。

還有他老爸的心血之作《漢秀》,是要打造成中國的“水舞間”,是把“水舞間”的導演重金請過來做了一場遠遠超過《印象》的這樣的一個實景的表演,其實這背後王健林要下很大的一盤棋。萬達從來沒把自己定義為一個房地產公司,他要變成中國的首席的文化公司,但是王思聰同志,看完“漢秀”之後,對他老爸的“漢秀”怎么評價呢?說同樣是同一個導演,為什麼我們要比人家的“水舞間”差那么多呢,說白了,我們非要把這個“漢”的東西給塞進去,看來他對他的老爸的這場傾注了很大心血的演出,也從來沒有一句好評。

可能這還倒無所謂,無非是給他老爸增加一點花邊新聞,但是接下來的事就給他老爸惹下了很大的麻煩。年輕人有句口頭禪叫“日了狗了”。“日了狗了”是說一個人倒霉,就好像踩著狗屎一樣,只不過年輕人用叛逆的語言來表達一個心情,就好像我們所說的屌絲、草泥馬、逼格等等這些不雅的辭彙一樣,年輕人樂此不疲,這是年輕人特有的一種“亞文化”的語彙。所以說“日了狗了”也沒人去理他,但是我們這個王思聰卻獨出心裁,發了一張照片,他按著一條哈士奇狗在床上,說認真練習日狗大法。這又觸犯了社會的底線,說日了狗了倒也罷了,還真的在學習“日狗大法”,想想如果是在傳統社會,王健林肯定是要棒打出孝子,真是恨不得像賈寶玉的父親一樣,把他揍個半死,但是沒有辦法,有一句話叫兒大不由爺。

在我們的教育制度下,絕對教不出王思聰這樣的孩子來。因為我們要的是循規蹈矩,但是王思聰這樣的香蕉人,他是受西方教育長大的,他最可愛的地方就是不裝,有話實說叫有一說一。比方說他就公開的宣揚說“我交朋友從來不問人家有沒有錢,反正都沒有我有錢”。所以年輕人說,你若端著我就無感,而王思聰是徹底放下了自己有錢人的架子,如果說褚橙是屌絲橙,那么王思聰完全就是屌絲的視角,比方說他那么有錢,卻花兩百多塊錢在京東買個電腦桌,然後桌子沒有及時送到,他就@劉強東說“你的物流能不能配送好一點啊”。一個中國首富的孩子,億萬富豪,花兩百多塊錢買個電腦桌,還在乎別人送貨及不及時。這一下子就和廣大的屌絲站到了同一條戰線上。

王思聰最大的特點就是他的口無遮攔,心裡怎么想就怎么說,就像《皇帝的新裝》裡頭小孩。在一個鐵幕社會之下,每個人都在讚美皇帝的衣服有多么漂亮,只有那個勇敢的小孩說皇帝什麼都沒穿,王思聰就有點像我們現在社會裡頭那個勇敢的小孩。對王思聰能夠容忍到多大的程度,能夠容忍多久,也是我們這個社會是不是開放的一個小小的試金石。

王思聰和褚一斌代表了中國企業家的二代接班人的兩種方向。當然,孩子大了到底長成什麼樣,誰也決定不了。最後我們以一首打油詩來結束這個話題:

生子莫若王思聰,
思聰不會賣褚橙。
生子當如褚一斌,
家族財富可傳承。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