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創業

一個網友的血淚創業心得

一個網友的血淚創業心得

去年五月始,我與三個夥伴創立了一家小顧問公司,一年半時間裡勤勞經營,人員分分合合,業績上上下下,到目前為止賠了不少錢,而且不知往哪裡去。從血淚家史中,與同學們分享一些心得。(我寧可稱其為心得,而不是教訓,因為痛苦實在是一種養分。)

1、mba可能是一種障礙。

培根說,知識就是力量。這可能是幾世紀的誤導。知識不是力量,如同汽油不是動力。能否產生力量,關鍵看你是什麼人,開的是什麼車。在這方面,知識遠不如權力甚至美貌來得更為直接。糟糕的是,過多、過早的理論學習會成為一種本能天性的障礙,而潺弱的天性無法駕馭龐大的知識。就好比剛過了兒童期,便只會戴著有色眼鏡看世界一樣。

以我本人的經歷為明證:公司開業之初曾考慮過“客戶開發模式”,後來決定在寫字樓、車輛、CI等方面進行投資包裝,樹立專業公司的形象,同時僱傭十餘名銷售人員進行“掃樓”,直接進入中高端市常(合伙人當中有兩位具備多年的客戶資源)。一年半之後,我們意識到了當初的決策有問題,或者說運行一段時間後出現隱患未及時調整。再深入剖析,發現我們似乎違背了商人“量入為出”的基本原則,以及缺乏對市場反應的敏銳嗅覺,不能應時而變。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總之面對問題時,我們(至少我)傾向於用別人教給我們的理論框架分析問題,分析得越透澈越放心,結果可能離本象越遠。

我現在相信,任何偉大的決策不會是分析調研的結果。調研再充分,最後的一剎那還是靠直覺。就好比1945年陰霾的日子裡艾森豪決定是否登入,或者李建軍描述的孟良固(?)之戰一樣(真是一篇好文章)。讓我擔心的是,長年精於企管理論學習的我們,是否正逐步被戴上一幅眼鏡,而逐步放棄自己的商業本能,或喜歡總結理論,在抽象為理論的過程中忽略了事實的全貌。理論學家和實踐學家本來就是兩路人,我們讀很多企業家的自傳像韋爾,他們的概括邏輯能力都偏弱,不是嗎?

2、學做一個農民。

幾年前的我,對農民企業家多少有些不屑一顧。現在倒覺得,在中國的民營經濟發展的萌芽階段,先富起來的很可能是農民。有點誇張,不過至少農民種莊稼,懂得一份耕耘一份收穫,辦企業非常務實,少些浮躁,心態懂得知足,耐力比較持久。而我們這些城裡的“精英人士”呢?看看我們每天接觸的那些傳媒時尚,口口相傳的故事,宣揚的英雄傳奇,不是一夜入主董事會身價八億的楊瀾,就是因與金正日私人關係良好成為新一州創辦人的**,或者是那些比我們還小十歲的模特明星。沒錯,這些東西影響了我。(創業  )當我去年創辦公司時,曾預想通過兩、三年的經營走上壯大與致富。現在我明白了,這個時間表要大大延長,也許五年,也許十年。

我沒有準備。我知道了,靠借貸、吸引投資、特殊的政府關係發家會很快,但只有少數人能夠那樣,不是我們,我們多數人只能像農民這樣,一份耕耘,一份收穫,甚至要先學會,只耕耘,不收穫。所以我在向農民學習,學習他們的老實、踏實、務實,無論將來是自己創業還是打工。農民播種時要深耕細作,搞經營也一樣。想想以前在企業做marketing的時候,方案雖然漂亮,但是否真的有效?至少我沒有做過銷售,去一線品嘗一下建立關係的艱難,也就不能形成對客戶真實的體驗,再漂亮的方案恐怕也經不起推敲。

這樣個人發展會十分受限。我現在相信“實踐出真知”。一個理財投資專家,假如他自己從未抄股,家庭帳目亦不十分清楚,那千萬別相信他;一個社會心理學家,假如他不能妥善處理自己與家人同事的關係,他的書也不要買。(可惜現在社會上這樣的專家、作家、學家太多了)。如果我現在回到企業去做行銷,我會認真地補上銷售這一課,至少要大大加強與客戶的直接接觸;如果我去做人力資源,我會把許多時間花在與人的交流上,真正去了解他們所思所想;如果我去做企業戰略……如果我不能對企業的內在情況、市場情況與競爭對手有直觀體驗,我還是不要做的好。

我在向農民學習,還包括他們的憂患意識。從我出生到從清華畢業,我其實沒遇到過生存的危機,沒有品嘗過從不被人尊重的逆境中崛起,甚至在高考時都沒有“拚命過”,孤注一擲地全心投入。而這種從底層環境鍛鍊造就的內驅力非常重要。因此上帝非常公正,他給了掙扎於底層的人一種自發向上求生拼搏的意志,同時也給了那些背景優越的人太多的退路,讓他們在退路中糜爛了自己的潛力。想來當年轟轟烈烈的上山下鄉運動,可能也緣於毛主席對此的高瞻遠矚吧。

3、走出陽春白雪的陷阱。

行業沒有貴賤之分,工作沒有高低之分。不幸的是,在我創業的時候,我對此的認識很局限,認為自己的方向必然是搞些諮詢或新產品開發等。我從來沒有想嘗試與人合夥開一家汽車修理廠或家政服務公司等。當然理由很充分,前者才能發揮我在理論方面的優勢與經驗。

其實所有的行業都是一樣的,經營都不容易,但一定有錢可賺(否則它為什麼會存在?)。所以,一家IT軟體公司未必比一家餐館高雅,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未必比一家生產打火機的廠家賺錢,或者換句話說,一個從事投資銀行業務的合伙人未必比一家經營洗腳桑拿的老闆更有前途。相反,正是大批良好背景智商較高的人都去陽春白雪了,所有在那些下里巴人的行業里競爭會少一些,管理的優勢可能會凸顯一些。舉兩位成功人士為證:我在新華社的前任領導現在在深圳跟人合夥做牙刷,做了很多品牌牙膏的OEM(附贈牙刷),據說還開發了許多採用新材料、造型新穎的產品;一位以前學美術的朋友在通州開了一家汽修廠,做得不錯又買了二十畝地。以前沒有經營“下里巴人”的另一個理論支持是:這些行業接觸的人檔次太低,無法對話。而現在對此的感受也今非昔比。

乾任何行業,你都需要面對並征服一些與你生活背景不同的群體。如果我選擇乾餐飲,我會面對眾多從農村招工的姑娘小伙,培訓他們的確不易;但是我選擇了乾房地產策劃,卻要面對一群號稱北京最油的“油條子”們聚集的開發商,適應這些人的交際方式向他們要錢又談何容易!正是都不容易,方顯英雄本色。我的那位曾是畫家的汽修廠老闆,現在可以輕鬆在外面應付客戶而不需內部管理,一度他的廠子出現危機卻有幾名鐵桿員工堅持要留下來陪他;而我們公司呢,公司一倒,員工早已準備好下家,臨走前還不記追索欠下的佣金。與他相比我們是失敗的。差別在於能力、涵養、待人、留人。無論這件事業是雅是俗,是曲是難,是苦是累,都沒有乾不好的事業,只有乾不好事業的人。而且這種做人、待人再做事的能力需要從基層培養。好比…,四十多歲以前還處於最基層的單位與工人打交道,但現在運籌大局擺平關係的能力十分出眾;而一些從小在深宅大院出來的“太子黨”能扶起來的反而有限。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