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深度熱文

一個小鄉村走出21位博士!有何“秘籍”?

近日,記者走進湖南省瀏陽市沙市鎮北部的秧田村,一面“博士牆”格外醒目。牆上掛著村里考出去的博士生照片和簡介,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哈佛大學……

30年來,村里1288戶人家出了21位全日制博士、數百位碩士。這個博士高產村究竟有什麼“秘籍”?為了揭開謎底,記者走進這裡的博士家庭。

雨後的秧田村清新、質樸,綠樹紅花的掩映下,一座白色牆面的兩層小樓乾淨整潔。村民羅建植家,走出了兩位博士。

客廳保留著20世紀80年代的房屋風格,黑色瓦片、水泥地面、綠油漆粉刷的半牆,牆上的照片表達著主人的自豪與牽掛。這是一張三代同堂的家庭合影,分別是羅建植夫婦和他們的兒孫。

67歲的羅建植是地地道道的瀏陽農民,他的兩個兒子羅洪濤和羅洪浪都曾是上海交通大學的博士生。聽說記者來採訪,羅建植打開平板電腦,“你看,這是孩子高三月考成績單,是全校第一名;這是孩子的高考成績單,這是考上博士研究生的錄取通知書……”羅建植給記者翻看著家庭照片,如數家珍。

羅建植只有國中文憑,但他相信,即使借米吃飯,也要讓孩子讀書,那時候家裡窮,孩子讀書回來都要割牛草、挑水,從小就鍛鍊了吃苦耐勞精神。

一家幾代都出博士,這在秧田村並不鮮見。

羅碧波是恢復高考後秧田村出的第一個大學生,羅碧波六兄妹都考上了大學,弟弟羅晴和女兒羅兆婧都是博士畢業。“自家的學風,是母親帶了好頭。”羅碧波說。羅碧波88歲的老母親張秋香沒上過學,當年掃盲時讀過兩個月的夜校,從此對書愛得一發不可收拾,現在每天還要堅持讀書兩三小時。

尋訪這座村,每一家都有著勤耕重讀的好故事。

這裡的一切正在改變,隨著村民們收入水平的提高,房屋越來越漂亮,道路越來越寬敞。

不變的是,有著300多年滄桑歷史的羅氏老槽門依舊巍然矗立,訴說著“崇文”這個綿延不絕的追求。

老槽門匾額下的紅色木柱上寫著楹聯,“神奇門第維新鑑古彰顯祖先歷史,大美秧田強族崇文精培後輩人才”。秧田村有三分之二的村民姓“羅”,羅氏家訓被掛在老槽門醒目的位置,其中有一句就是“敬師長,信朋友,力耕種,勤誦讀”。

3月29日傍晚,記者來到秧田村文光書院英語教師陳永流的家。他的學生中有4個全日制博士,他的兒子也是博士畢業。

陳永流所在的文光書院,是這裡重要的文化記憶。

據當地人介紹,為了籌款建書院,清朝舉人彭子銓把自己的祖宅和100多畝田地都變賣捐贈。在他的帶領下,當地開明鄉紳、各姓祠堂、名人踴躍捐資,募得興建書院的資金。

如今,新鄉賢正為這裡帶來新氣象。鄉賢李昌開成立教育教學獎勵基金,為學校師生一伙食費買單;黃蔚德捐出100萬元成立敬老愛親個人獎勵基金……不久前,鄉賢們組織成立了村教育基金會,對考取大學、獲得碩士、博士學位的村民家庭進行獎勵並張榜表揚。

事實上,不只是秧田村,整個瀏陽市北區向來就有崇文重教的傳統。新中國成立以來,位於這個片區的沙市鎮沙市社區、秧田村、龍伏鎮焦橋村培養的大學生約占村總人口的八分之一,其中有36名博士,成為有名的“博士村群”。

“博士村是瀏陽耕讀文化的一個縮影。好家風、好鄉風、耕讀文化代代傳承,凝聚成一股強大的力量,不僅改變了村容村貌,更強化了精神文明建設‘核心’。” 長沙市委常委、瀏陽市委書記黎春秋說。

作為一名從事42年英語教學的一線教師,陳永流對博士村的“秘籍”這樣總結:

一是榜樣的示範和帶動作用。二是村里讀書的氛圍好,對教育很重視。每年考取本科的學生都能從村里獲得400元的獎勵,“記得當前我家孩子考上大學,村主任、村支書拿著紅包來祝賀,這是很大的精神鼓勵”。

“20世紀八九十年代就對本科生來瀏陽工作有獎勵政策。這些年也在不斷提高農村教師的待遇。”陳永流說。目前他的月工資在5000元左右,這在當地算比較高了。再過一年,陳永流就要從文光書院退休了。他深深熱愛著這個有著100多年歷史的老校。談到今後當地教育的發展,他坦言,目前當地教師隊伍的穩定仍面臨難題,“要讓優秀的老師留下來還需要更多的政策保障”。

清晨,離秧田村不到五華里的文光書院,琅琅書聲從樹林中傳來。書院門樓鑲著“文光書院”四個鎏金大字,兩側一副“文超班馬,光射鬥牛”的嵌字聯雄勁有力。

來源:光明日報(ID:gmrb1949),《光明日報》2017年4月10日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