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高三勵志

致聯考,我仍不知道那天下雨的意義

聯考你好,一別多年,不知又過了幾個春夏秋冬。

聽說你把我悉心調教出來後,還在不斷折磨著一屆屆新的學弟學妹,我甚感欣慰。

想到你,又不免想到那些為準備上你的日子。為了你,我第一次長時間離開爸媽,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為了你,我坐得屁股皮開肉綻,直到現在還留著不少印記。

不過說實話,我當時確實沒有把你放在眼裡,逃課打球,晚上翻牆去網咖,課上睡覺,課間聊妹,可你還是不計前嫌,最後給予我五百多分,對此我不勝感激,深表涕零。

當初你設定的萬惡數學,我上大學後選了一個再也不用面對它的專業。沒有了動點求導,我頭髮少掉了不少,嘴巴也乾淨了許多。

還有,這么多年過去,也不知道當時拿著掃把追著我打的英語老師怎么樣了。當時默寫單詞,老子明明背了好幾天,結果課上一個也寫不上來,一氣之下在紙上浩浩蕩蕩地寫下《將進酒》,心想李白這個老頭還是有點本事的,竟然能寫下“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這樣的句子。

如此磅礴大氣,班上眾多女生為之傾倒,老司機撩起妹來還真是一點也不含糊。

當時成天拿著手電筒查宿的教導主任呢?是不是又看到無數男生新鮮的小屁股在黑暗中奔跑?還有,後來他又有沒有在女生宿舍樓里被眾多姑娘一邊丟內衣一邊破口大罵?

對了,你知道嗎?當時我那個同桌,在經歷過你的洗禮後,竟然去當老中醫了,會推拿正骨,據說手法一絕。當時我倆談天說地聊姑娘,他說想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地摸摸漂亮姑娘的身體,而且不會被警察叔叔抓起來。如今他已實現目標,只是不知道這么多年以後還有沒有人陪他日日扯淡。

還有和我同一宿舍的“姐姐”和“妹妹”,成天扎在女生堆里,聊天超過三句就要吵,掐肉擰人也是熟練運用,不過現在社會如此的開放,彎了就彎了,差不多就在一起吧。

唉,忘記告訴你了,那時我和一起備戰你的姑娘也在人山人海中不見了。其實當時你們作為情敵,你徹徹底底地敗給她了。

我上課給她寫的情詩,在一個早讀上也被老師沒收了。班主任還為此特意開了班會,用多媒體給我放《窗外》聽,就是歌詞是“再見了心愛的夢中女孩,我將要去遠方尋找未來”的那首歌。

感覺當時自己尷尬得都要鑽進桌堂里了。後來女生找到我說,以後你要是混得不好,我就裸嫁給你。

當時我還不知道什么叫裸嫁,嚇得哭了。心想,媽的,女人真狠毒,為了逼著我混得好一點,要光著屁股讓我丟人。

為了報復,我連哄帶騙地親了她的小嘴,還偷偷地摸了一把。

那時候感覺全世界的春天都到來了,青草破土,嫩枝發芽,一切生物都在向上勃勃生長,沒有什么可以阻擋。

後來她有了新伴,我也又偷偷喜歡上幾個姑娘。總之一切都在雙向發展,那就沒有什么對不起。

喔,忘記問你了,班主任的腰傷好了沒有?雖然平時經常在背後偷偷說她壞話,但看到她站在講台上流下眼淚那一刻,我的心還是疼痛不已。當時老爹送她的腰椎治療儀,也不知道她有沒有經常使用。

學校食堂的飯還是那么難吃嗎?二號視窗的餅卷菜里有沒有多放兩塊肉啊?校門口賣糖葫蘆的老大爺還在嗎?記得讓門衛不要總哄走人家,聽說老大爺供兩個孩子上大學也不容易。

對了,我還想說,查宿舍時記得看到有人把頭埋在被子裡,一定要進去把他丫的薅出來,這小子多半是藏在裡面看毛片呢。

操場上是情侶們的聚居地,檢查要趁著體育課去,記得走後邊的大門,正門都會有同學把風的,切忌打草驚蛇。

還有,男生們的煙盒不止放在枕頭下,走的時候抬頭看一眼,門框上多半還有半盒。

算了,據說做人要厚道,那我就先簡單地告訴你這些好了。

話歸正題,其實我一直還有件事情想問你,那就是為什么你到來的那兩天總會莫名地下起大雨,一次淋出個省狀元,一次淋得學校成績再創新高,然而我卻只淋得滿褲腿的泥土。

那時我們排著隊趕赴考場,雨水順著傘沿打濕同學們的衣襟,姑娘們一個個胸器逼人,這算是你送給我離別的禮物嗎?

我不懂。

離開你多年,一個人的時間越來越多,流汗流淚的日子越來越少。我醉的很多,記住的很少,我知道了,原來很多朋友真的會漸行漸遠。

離開你多年,奮鬥偶爾間斷,卻沒有停止。如今我換了坐標,換了面孔,簽了網站,日日熬夜,熬出一篇篇故事。我想我有一天可以將它們寫成一本書,這是我答應別人的。

離開你多年,我偶爾還會夢見試卷上的那一大片空白,夢見我抱著英語老師的大腿哭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夢見我一個人站在操場的中央,曾經熟悉的朋友們一個個飛快地跑過去,然後突然地驚醒。

離開你多年,我還是記得那天的大雨,與每個人眼睛裡流出的希望和不捨,滲透了整個盛夏的記憶。

我想,大概在這個夏季的扉頁里,又會淅淅瀝瀝地下一場雨,時間與風不停地追逐,夾雜著新鮮的汗水與淚滴,等待著有一天你也想起,

班主任還是那么囉嗦嗎?食堂的飯菜還是那么難吃嗎?二號視窗的餅卷菜還是只有很少的幾塊肉嗎?

可能有印象,可能想不起。

一群人,一場雨,一場考試,一個節點,想回頭,想追逐,想用盡全力地擁抱。但無論跑多快,卻再也追不上了。

你看,那年的雨水一直下到今日,可我仍未知道其中的意義。

書短意長,離開你太久的夏茵丹。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