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職場勵志

我為什麼要辭職

“你為什麼要辭職?”數月來,我已經被無數人問過。但坦率地說,我還沒認真想過這個問題。或許,只是內心深處那股遏制不住的衝動,終於讓我跨出了這一步。

其實我從來不是個“敢想敢幹”的人,甚至還有些優柔寡斷,但這一次辭職我非常堅決果斷、毅然決然。辭職到現在四個多月,我覺得自己邁出了正確的一步。

先自我介紹,我來自浙江東部的一個小村莊,因為高考到了上海讀大學,碩士畢業後順利進入市級機關做公務員。也因此,我一直是父母眼中的驕傲,家族孩子的榜樣。

可是在機關工作的七年裡,我漸漸從最初父母的榮耀、自我的榮光,變得碌碌無為,平庸而麻木,接著是自我質疑與反省。“離開這裡,到外面闖一闖”,這個聲音已經在我腦子裡響了三年。

然而莫名的恐懼和對未來不確定性的不安,讓我不斷地自我安慰、自我麻痹,把念想強壓在心底。但三個月前的一場飯局,讓所有的情緒都爆發了。

2013年8月的一天,分別十周年的本科同學聚會。十年間,很多同學都有了非常大的進步,飯桌上意氣風發、談笑風生。

他們中有的已經做到了投行高管,有的成了大型企業的法務主管,還有外資所的知名律師、投資公司的資深研究員……談到買房,看的都是600萬以上的級別;提起股票,賬戶里至少七位數;聊起子女,很多讀的是私立學校,接下來還準備要二胎……

席間依舊熱鬧、話題不斷,但我望著眼前這些曾經熟悉的面孔,內心感到陣陣涼意。在讀書的時候,我一直擔任學生幹部,是班裡的團支書,是本科班級為數不多上研究生的人之一,在研究生畢業的時候,還被評為上海市優秀學生。

當年,遵照父母的意願,我放棄了公司、律所等看起來不是“鐵飯碗”的機會,進入了公務員隊伍。碌碌無為過了七年,都不知道留下了什麼。收入七年沒漲,職級七年沒變,能力是“聽話加寫報告”,社會關係是“領導加同事”。而人生卻已步入而立之年,在那一刻,我深深感覺到自己是失敗者。

是自己不努力?我上班從不遲到早退,從不無故請假,公休經常到年底作廢,加班總是主動爭取。

市級大機關的小部門,從來就不缺人,高學歷、肯吃苦的年輕人一抓一大把。唯一缺的是機會,部門的中層領導都是年輕的“70後”。所謂的發展空間,小到讓人絕望。

是自己沒能力?考慮到部門工作的局限,我在乾中學、學中乾,積極準備,參加各類選調,證券監管、國資管理等部門的筆試都通過了,但由於種種原因也沒能成功轉崗。

買房結婚後,生活壓力陡增,職業收入增長無望,於是我將目光轉向股票投資。我把大量業餘時間投入到股票研究,一路坎坷但仍然堅持,取得了一點成績並考取了多張證券方面的職業證書,一心想跳槽做專業的證券分析師。但深入了解行業之後發現,自己年齡太大,不合適了。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剛入機關時,我也曾朝氣蓬勃,激揚文字,指點江山,也想奮力而為,乾出一番事業。可機關就那么點事,不是收文就是發文,幾乎所有工作都通過文字型現。官樣文章不管你寫得如何,各級領導總要修改一下,以體現他的水平高你一等。

天天寫、年年寫,解決問題就靠寫。寫了那么多檔案、講話稿,無一不是“領導重視”“下定決心”“排除萬難”“取得勝利”,可到最後,還是老樣子。文章能改變什麼?這種工作,一年下來人就疲了,案牘而已,有什麼成就可言?機關待得越久,夢想越遠,這就是殘酷的現實。

這些年每每看到公務員考試大軍,我難免心生感慨:公務員真的處於一座“圍城”中——城外的人,千方百計、削尖腦袋往裡鑽;城裡的人,卻因這樣或那樣的不如意,心生去意,想中途離場。

尤其是“80後”公務員這個群體,普遍自我意識強烈,非常想實現人生的自我價值,不甘心默默無聞、虛度人生。但現實是,六七年過去了,只有極個別同齡人因年輕有為、善於溝通而得到了提拔;也有些人能力平庸,但踏實工作,一心等待提拔;只有少數人決然離開,更多的人留下來消耗生命

都說三十而立,現在的我,有家庭、有孩子,壓力很大,但前途黯淡,夢想漸行漸遠。()當意識到這一點時,我的內心突然無比堅定:不破不立,如果什麼都不去改變,不去努力,那永遠只能是空想。

當然,我還是要“盤點”一下,在機關蹉跎了七年,自己還剩下些什麼。我想,自己畢竟還擁有很不錯的學歷,內心深處有對美好未來的憧憬,還有始終不變的對學習的熱情、吃苦幹事的決心。

於是我豁然開朗——什麼時候開始都不晚,信心比黃金更重要。離開這裡,失去的只是枷鎖,得到的卻是整個世界。

從決定到辭職只有一周的時間,其間領導震驚並挽留,父母很不理解,但妻子非常支持我。如今四個月過去了,在新的崗位上我又變成了一個新丁,許多東西都要從頭學起。但每天都要接觸新事物、學習新東西,為自己奮鬥、為理想奮鬥,這讓我無比欣喜,內心也充滿了激情與力量。

還記得我離開的時候,有個年輕的同事曾悲哀地對我說:“公務員極像溫水中的青蛙,慢慢地不知不覺被煮熟了。如果當年直接被扔到熱水裡頭,也就跳出來了。如今被短暫的安逸消磨了奮鬥的勇氣,最後成為機關里那些碌碌無為的人中的一員。”是臨別贈語,亦是自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