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感恩勵志

父愛是雙千里眼

父愛是雙千里眼

(一)

因為業績下滑,我們公司應對的辦法就是裁人,第一批辭退的就是幾個已婚未孕的女子。

失業來得太突然了,根本就沒有任何心理準備。我也不想與老公說,怕平添他心中的壓力。他所在的軟體公司工作壓力很大,每月都要業績考核,他整日惶惶不安。

我走出公司大樓,木然地隨便坐上一輛公車,過了好長一段路後,下車,找家麥當勞進去。

隔著窗玻璃看著外面的大街,想著按揭的房子,想著每月不菲的固定開銷,想著生活壓力大不敢要孩子,我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

正在我煩悶地坐著的時候,手機響了,原來是千里之外的父母給我打的電話。我一般每天都會給父母打個電話的,至少發條簡訊,今天到中午了還沒有和父母聯繫,估計他們比較擔心。

我接了電話,是父親打來的,我強作歡笑:“爸爸,我在這裡一切都好,你和媽媽還好吧?天冷了,要注意身體啊!”爸爸在電話里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閨女,你也要保重自己啊。”然後換成了母親接聽,母親在電話里絮叨去喝鄰居家喜酒,新娘子長得如何等等,我耐心和母親應付完,然後掛了電話。我很佩服自己,居然沒有把壞情緒傳染給父母。

晚上回到家,我和老公說了被單位辭退的事情。老公嘴裡勸說道:“沒關係,你正好可以休息下,家裡還有我呢!”老公的安慰讓我更加傷心,在這個生活成本很高的大城市,一個普通的小家庭是需要夫妻兩人共同支撐的,如果只有丈夫一個人苦苦支撐,他身上擔子之重我是能體會到的。

當晚,我們再也不敢去附近的飯館吃飯了,我們從超市買了幾袋速食麵,又買了幾個雞蛋,一頓晚飯就這么湊合了。

吃完飯,我上網查詢招聘信息,老公加班弄他的軟體,非常時期,要主動加班乾出業績,我們家再也經不起折騰了。

(二)

第二天一大早,老公上班後,我就一個一個地打電話,但是,都是不需要人,一個剛貼上招聘信息的單位,我按照單位電話打過去,對方居然說人已經招夠了,不需要再招了,我的火氣當時就冒了出來,招聘信息剛貼出來,怎么就招夠人了?除非剛去的新人是空中飛人,直接從公司大樓窗戶上鑽進去的!可見,現在就業形勢不好,很多招聘信息是虛的,打出招聘信息的原因是給公司做宣傳,擴大公司的知名度而已!

折騰了一上午,一無所獲,我正心煩意亂地在客廳里走來走去的時候,門居然被推開了,嚇得我心都差點從嗓子眼裡冒出來了,定睛一看,父親居然非常神奇地出現在眼前。剛買房子的時候,我接父母來北京住了一階段,父親有我們的鑰匙。

父親見我驚魂未定的樣子,非常懊悔:“閨女,嚇著你了吧,這也怪我,來北京時沒給你打電話,我以為你出去找工作了呢!”剛說完,父親就感覺自己失言了,當即漲紅了臉,很尷尬地望著我,好像一個做錯事情的小學生在可憐巴巴地望著他的老師。

我先把父親接進屋,讓他換好拖鞋,父親風塵僕僕的,我又給他倒水洗臉,然後給父親泡了杯茶放在桌子上,我在心裡恨恨地想,我父母怎么知道我失業了?莫非是老公打電話告訴的,不過轉念一想,昨天晚上老公才知道的,就是他那個時候打電話,我父親也來不及到北京啊!再說下了火車,輾轉到這裡,也得一個多小時。

我正在瞎琢磨,父親洗完臉過來了,父親解釋說:“昨天聽你打電話,我就覺得不對頭,覺得我閨女是有困難了!”我回想一下,昨天自己沒有失言啊。父親看我愣愣的樣子,笑了:“看看,姜還是你爸我這樣老的辣吧?昨天你打電話,那個時候,上午十二點半,正是吃飯的時候,你卻沒吃東西,以前打電話的時候,都是邊吃飯邊匯報說此時正在吃什麼什麼飯,點的什麼什麼菜,你昨天卻沒有!”我有點不服氣:“那如果我吃完飯了走出去了呢?”“不會的,我能聽到店裡有音樂,分明你在店裡坐著,不是肯德基就是麥當勞,我女兒喜歡的地方,我都熟悉,別看我沒去過幾次!另外,感覺你這邊出現異常後,我給你辦公室打電話,你同事說你上午剛離職……”聽父親這么一說,我的眼淚一下子流出了,原來父愛是雙千里眼,他能從千里之外看到女兒的真實生活……

(三)

父親交給我一個銀行卡:“這裡面有七萬塊錢,你先拿去交一部分房貸,然後留個幾千塊零花!”父母都是從企業里退休的工人,每個月加一起兩千多點的工資,當初我買房子交首付的時候,父母已經把多年省吃儉用的錢都給我了,現在從哪冒出這七萬塊?父親喝了一口茶,得意地說:“這錢,閨女,你就不明白了吧?這是昨天下午一點半的時候,老爸開了場小型拍賣會拍得的!”我更迷惑了,這老爸神神道道越說越玄乎了,還冒出了個什麼拍賣會!

父親解釋說:“昨天中午,我打電話給那幫集郵的老朋友,讓他們參加我的拍賣會,一些比較珍貴的郵票,誰出的價格高就給誰!就這么把我的郵票拍賣了!”這么一說,我的眼淚一下子流出來了……

父親多年,不抽菸,不喝酒,不打牌,他就有一個愛好:集郵。父親從二十一歲到現在的六十一歲,集了整整40年的郵票。父親年輕的時候,常常去單位的傳達室守候,見了有好郵票的信件,就好言好語地和信件的主人商量討要。(勵志名言  )父親的條件也很實在,就是別人給郵票了,他可以幫人家拖蜂窩煤(上世紀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我們老家的那個小城還盛行燒蜂窩煤)。常常為了一張好郵票,父親能在星期天從早晨忙乎到晚上,身上的衣服被汗濕透……父親的集郵之路非常艱辛,可是,為了我電話中一個小小的異常,父親居然在第一時間內就把這些郵票全部拍賣給那些集郵的朋友們,然後把錢存入銀行卡後又馬不停蹄地來到了北京。

我說:“爸,你集郵一輩子,攢那么多好郵票非常不容易,你怎么就賣了呢?這錢你拿回去,與大夥好好商量,還是把郵票再買回來吧!”

父親笑了:“傻閨女,老爸集郵還不是圖個樂子嗎?現在閨女有困難了,集郵還能給老爸帶來樂子嗎?只有我閨女過得開心過得幸福,才是老爸最大的樂子!我現在是犧牲小樂子成全大樂子!老爸精明著呢!”父親邊說邊得意地笑,我的鼻子發酸,眼淚止不住又流了下來。

父親說倒:“別哭了別哭了,你有困難了,老爸不是過來了嗎?就是給你排除困難的!你媽媽要不是因為給你哥哥照看孩子,也會過來的!”

父親指著桌子上我還沒來得及收拾的碗筷,心疼地說:“這速食麵沒什麼營養!老吃這個,非把身體吃垮不可,以後我給你們做飯,你們只管忙自己的事情,你也別發愁,能找到工作咱就乾,找不到也沒什麼,老爸的退休工資養活我閨女還是不成問題的!”他邊說邊變戲法似地從懷裡掏出他的工資卡放在桌子上,他是以這種很直觀的方式來安慰我。不過,老爸他成功了,被這溫暖的親情所籠罩,我的心情確實很放鬆了,心中的千斤巨擔也落了地。

我長長地出了口氣,心中堅定地想:有父親做後盾,還有什麼困難不能夠克服的呢?

(四)

父親到了我家後,每天從菜市場給我們買菜做飯,我出去找工作。經過半個多月的奔波,終於有家公司接納了我。在試用期間,為了乾出業績,也為了給愛加班的老總留下好印象,我總是早去晚歸,周末的時候,也是自願去單位加班。

父親很支持我,在我奔波求職以及在新單位試用期間,總是把飯做得及時而可口,並且很注意營養搭配,其他家務也是他爭著乾,把家裡打理得井井有條。

一個月後,我順利地度過了試用期,轉為了正式員工。

老爸很欣慰,這才放心地回了老家。

回了老家後,母親在電話里偷偷告訴我:“你爸一回到家,就到處找工作,後來在一個私有企業找到了一份看守傳達室的工作,月薪八百。你爸說,他打工掙的錢,‘積攢起來,等閨女困難的時候,拉她一把’……”

母親的電話,讓我感動又慚愧,感動的是父親如此地疼愛我,慚愧的是,父親年齡這么大了,還整天為我擔憂……

經過一次失業後,我學會了節儉,不再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下館子,我每天晚上下班後,就做飯,然後放在冰櫃里兩份,以供我和老公第二天中午在各自單位的微波爐上熱熱吃。

我努力地工作、節儉而踏實地生活,我力爭把日子過得安穩過得幸福,只有這樣,父親才會心安,才會幸福,雖然我與他隔著一千多里路,但是,我深深知道,父愛是雙千里眼,他一直在遠方默默地關注著我……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