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青春勵志

90後CEO杜夢傑:不在乎成功,只想要有一生不凡的經歷

杜夢傑,追夢網CEO,生於1989年。在他大四的時候,他身邊的大多數人都還不知“眾籌”為何物,而他卻用近兩萬字的籌款信在網路上為自己募得旅行經費,實現了休學一年去遊學的夢想。他跑到印度去做愛滋病公益項目,在阿富汗給物流公司 CEO 做助理,以參加國際組織、打工的方式陸續遊走了印度、尼泊爾、杜拜、巴林和阿富汗五個國家。在阿富汗時,他與死神擦肩而過,也就此萌生了要闖出一片天地的想法,於是決定回國,決定創業

“那次在阿富汗的爆炸,就在我公司的隔壁,我當時以為是塔利班要衝進來了。我想如果自己真的死在這裡也不會成為任何新聞——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你活了這么久,最後你是個沒有意義沒有價值的人。”

杜夢傑回國之後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到處跑:“並不是一開始就想要做眾籌。我當時去了很多城市,見一些前輩、和朋友聊天。我一旦決定之後,就會非常認真的準備,仔細的去規劃我需要什麼、做哪些準備,如何設計。創業也是一樣的,決定創業也是一個讓我很興奮的事。但決定做之後我會很理性地去設計,見哪些人、準備哪些東西。這個時候我反而不會急。”

11年5月,杜夢傑去見一個朋友聊創業的思路。朋友說你的經歷不就是很多人幫助你么,那如果做一個幫助別人去實現夢想、創意、和才華的平台會不會更好。“我當時想,Bingo!”這個想法讓杜夢傑一下子興奮起來,“那我們就來做這個事。”

有了好的想法,當然不見得就會一帆風順。創業之初,杜夢傑和他的團隊模仿國外做的最大最成熟的眾籌平台,去做包括音樂、影視、動漫、出版、科技、遊戲等十多個類別的全品類覆蓋眾籌平台。但每來一個項目他們都要去重新找資源、用戶群和推廣渠道,用戶對他們的網站也很難產生歸屬感。後來他們試圖從這些品類里尋找一個未來有最大發展空間的去做,結果發現沒有一個方向是團隊能Hold住的,團隊里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整個團隊面臨崩潰。最後,他們還是決定回歸初心,從自己喜歡的、自己了解的開始,從做好自己開始。

杜夢傑的團隊成員多是20多歲的年輕人,他們的學歷背景和個人經歷也都十分豐富,這樣的一個團隊,其實最熟悉的是20歲上下的年輕人在想什麼做什麼喜歡什麼。於是,一個幫助年輕人或者說90後通過眾籌,去發現、體驗他們喜歡的生活方式的網站定位就此確立。

“追夢網應該有這樣一個可能性和機會,眾籌讓每個人出50、100、200塊,一起寫本書,一起去開個客棧,一起去旅行,或者其他很好玩兒的東西,這本就是連線用戶去參與去體驗去獲得一個事情的渠道,這本就是在幫助年輕人去發現去參與他們喜歡的東西。”

在杜夢傑看來,年輕人除了喜歡“新奇酷”的東西外,更在乎的其實是能給自身帶來成長和改變的經歷或者是體驗。比如像TED、一席等沙龍分享形式的演講,比如“2015WINTER 香港金融&商業500強名企實習項目”、“跟我一起參加SAS海上學府,到16個國家去學電影吧”這樣的關於自我學習、給成長加分的“非售賣產品類”項目。因為年輕人或者說90後這個群體正處於個人成長階段,他們對這個世界有極大的好奇心,而他們的眼界和見識又驅動他們了解、體驗更大的舞台和世界,並且願意為能讓自己成長的東西消費。

今年7月,追夢網與AIESEC(國際經濟學商學學生聯合會)簽署了獨家眾籌合作協定。AIESEC作為全球最大的學生組織,由青年學生獨立運作,致力於提供青年學生髮展自身領導力的平台,為青年大學生提供跨國文化交流、海外實習等磨練實踐性領導力的機會。而追夢網將為AIESEC海外交流項目提供優質的平台和服務,幫助更多年輕人展示自我、提升能力,完成夢想之旅。

除了與像AIESEC這樣的青年相關機構進行合作,追夢網近期還直接推出了“輕鬆籌”這樣一款“一分鐘籌款神器”,為大家的創意項目與個人夢想的實現提供了一個更為便利的全新平台。用杜夢傑自己的話說,“年輕人一定要相信自己,要敢於做夢”,他從之前連女生的手都不敢牽,到後來休學、創業,做了很多“離經叛道”的事情,創業過程中也開始越來越“流氓”。而現在的“輕鬆籌”平台上,無論是技術宅籌錢做一款屬於某一群人的遊戲,還是肥胖少女籌錢做減肥基金,只要你敢想,你就能在上面玩出不一樣的精彩。

杜夢傑說,“我不在乎成功,我只想要有一生不凡的經歷”,而追夢網在做的,就是用借力的方式,幫助一個個像他一樣的年輕人,在有限的生命里,最大限度發揮自身的才華,讓它得到最大的價值。這種利用眾籌來實現年輕人生活方式和夢想的模式也得到了IDG資本的青睞。

“我人生的終極目標是,希望在我完成我的事業、教育的夢想之後,跟著我的愛人去環遊世界,真正地環遊世界,拋下所有的功名家國的枷鎖,兩個人上路,走完這生命極自有的一程。最後兩個人同時死在路上,或我先死她繼續上路,或她先死我繼續上路,都沒有關係,就是讓我們生命的盡頭,依然在探索這個不凡的世界的路上。”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