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續寫蘆花盪

續寫蘆花盪(一)

老頭子回到了隊伍里,部隊里的人都知道了他的事跡,都對他刮目相看。老頭子覺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極大的鼓舞。

過了不久,又是一個夜晚,葦塘里的水鳥十分安靜,四周都是一片寂靜,只有小火輪上的探照燈在葦塘周圍轉來轉去。

在敵人的軍營里,龜田正在打算2個小時之後的突擊計畫。他指著地形圖,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而在葦塘里,隊長正在商量著明天的進攻。“我去把他們引到包圍圈裡。”老頭子說。“不行,這樣太危險了。”隊長說。“可是——”老頭子剛想又說些什麼,一陣槍聲傳來。一位隊員跑了進來,氣喘吁吁地說:“鬼子們來了。”“啊,這么快。他們來了多少人?”“大約三四千。”老頭子想了想說:“我去把他們引到包圍圈裡,就這樣定了。”說完,就衝出去了。隊長說:“一定要保住他的安全。”

龜田在外面喊道:“八路滴,你們快出來投降,不然,死啦死啦滴!”過了一段時間,沒人應他,他又說:“怎么了,八路軍,害怕了?不敢出來了?快出來投降,不然,我讓你們死無全屍。”

老頭子划著船,從蘆葦中漂出來,龜田帶人上去攔住他,問道:“你滴,什麼滴幹活?”“漁夫。”老頭子斬釘截鐵的說。“來這裡乾什麼?”“幫助你們消滅八路。”龜田聽了,笑著說:“這個人真識趣。你來給我們帶路。大日本皇軍不會虧待你的。”

老頭子把鬼子們慢慢的帶進了包圍圈,到了河中央,老頭子停下了船,龜田問:“怎么不走了?”“你說呢?”說完正打算跳下水,龜田掏出手槍叫了一聲“八嘎”,只聽“啪”一聲,老頭子掉進了水塘中。周圍的蘆葦里鑽出了八路軍,槍聲打破了寧靜的夜晚,血染紅了葦塘。這次戰爭取得了圓滿的勝利,而老頭子卻永遠的離我們而去。

不,每當夜晚還會有一個將近60歲的老頭子,穿著藍色的破舊短褲,站在船尾上,手裡拿著一根竹篙從葦塘里撐出。

續寫蘆花盪(二)

老頭子自豪地望了望蘆花叢,望了望那個已經目瞪口呆的女孩子,二菱已經出神了,深深地對老頭子有了欽佩之情。老頭子還是有一篙沒一篙地划著船。二菱小聲地對老頭子說:“老同志,你真棒!”“那可是當然,我怎么說也在這裡工作了幾年了,還不熟悉么?別這么客氣,就叫我爺爺吧,看你們這倆孩子,我也挺喜歡的……咱先和你姐姐去匯和,好吧!”一路上,二菱有問不完的問題,她驚疑老頭子是怎樣空手打敗小鬼子的。老頭子一臉神氣樣兒,講述著自己埋下陷阱的過程,聽的二菱直夸好,這老頭子啊,美得忘乎所以了!

一轉眼,就到了大菱休息的地方,蘆花中那一個虛弱的女孩子一直等待著老頭子的勝利訊息。這時,二菱突然出現在姐姐面前,喜悅地告訴了他老頭子的神勇,大菱為沒有看到整個過程而感到惋惜,這倆孩子和老頭子一起走向葦塘里,找到了他們的隊伍。老頭子嘆氣:“對不起,幹部們,我沒有保護好這兩個孩子,讓大菱受傷了,十分對不起!”就在這時,二菱著急跑過來說:“姐姐好像很難受!”老頭子心中像刀割一樣,一陣一陣的疼痛。隊伍里老醫生趕緊為大菱整治。

過了數日,那倆孩子的瘧子也好了,大菱的傷也痊癒了。這兩個小姑娘很想去水淀中玩玩,正巧當天老頭子沒有任務,所以就帶著她們出去了。老頭子說道:“這幾天挺太平的,鬼子們好像也泄氣了不少,我們也就可以大大方方的玩了!”大菱二菱都很高興,趴在船邊,用兩隻小手淘著水嬉戲,倆人玩的這快活!”鬼子們似乎在休息,水淀里十分安靜,時不時飛出幾隻水鳥,但不知怎么總是在老頭子船上停停,然後又驚恐的飛走了,老頭子心裡總是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但又覺得自己多慮了,於是就載著她們在水淀里有一篙沒一篙地的劃著名,但臉上總有那么點顧慮。這倆乖巧的孩子好想看透了老頭子的心事,“爺爺,我們不要擔心這么多了,開心的玩玩吧,上次你打倒了鬼子,他們恐怕是嚇著了吧!”老頭子笑了笑,但心裡想著:鬼子怎么可能這么安靜,怎么可能不來報仇呢?但看著這兩個快活的“花蝴蝶”憂慮一下子沒有了。

但是不幸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就在孩子們玩水時,一個水炮在水中炸開了,老頭子用自己的身體掩著孩子,趴在船上。這時鬼子們得意的看看了他,走了……老頭子支起身體,看著孩子嚇得蒼白的臉說:“沒關係,他打不倒我!”

可是大菱二菱的眼裡卻起了淚水,因為老頭子為了保護她們掛花了,胳膊上開了花,那鮮血見證了英勇的老同志……陽光下,水淀中一切都充滿著溫馨……

續寫蘆花盪(三)

美麗的白洋淀里,水鳥的叫聲早已沉寂。美麗、寂靜的水面上,倒映著悠閒的白雲。一絲波紋打破了這平靜,只見一艘小般,有一篙沒一篙的撐著,向這邊緩緩的劃了過來。

岸邊蘆葦中,在蘆葉的掩映下,一個女孩正默默的看著那慢慢划行的小船,眼裡透出隱隱的好奇與不安。

“萬一老頭子一不小心,鬼子沒殺成,反而被鬼子抓走了,那怎么辦?”她暗暗的想。()

但想到老頭子發誓時那嚴肅的表情連同他在水中像魚一樣的身影,她一時又沒了主意。

她看著老頭子還像沒事人一樣,不緊不慢的撐著船。呀,鬼子看見老頭子了,正打著手勢喊他過去呢。她感覺自己就像坐在船上,一點兒一點兒的向著鬼子划去。憤怒像一隻無形的巨手,緊緊的抓住了她。她的腦海中,又浮現起了那夾雜在炮火中永遠逝去的母親和小弟。還有那在炮火中,坍塌、燃燒,早已蕩然無存的家。“鬼子”想起這兩個字,她就咬緊了牙,他們奪走了自己的親人,自己的家,奪走了原本屬於她自己的一切。

眼前,老頭子的小船,在鬼子的鼻子底下,跟鬼子玩起了捉迷藏。突然,中間那個嚷的最厲害的鬼子,突然住了口,一絲絲紅色在水中迷散開來,鉤子刺穿了鬼子的大腿,十來個鬼子,接二連三的遭了殃。

忽的,她想起了部隊里的戰士阿姨來,她對自己和姐姐那么好,總是照顧著自己,就像是親人一般,自己又找到家了,不是嗎?

眼前,老頭子用竹篙狠狠的敲打著每一個鬼子。她看著,想著,忽然覺得快樂極了,對著紫色的迎風飄灑的蘆花,笑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