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演講

北大教授忠告:早睡早起+微信朋友圈控制在10人以內…

9月6日,北京大學法學院舉辦了2017迎新典禮。典禮上,白建軍教授作為教師代表致辭。在未名湖邊長大的他,通過講述身邊四個普通卻又不同尋常的北大人物故事,向全體新生傳遞了“在北大,任何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信念

同時,他也為全體新生提出了很多寶貴的建議:循序漸進,努力尋找自己到底適合什麼;制定適合自己的人生規劃和學習計畫;提高對自身的要求,嚴明律己,方能取得成功

大家好!今天,每個自動走進北大的新生,臉上都透著滿滿的興奮、驕傲,還有一點兒小得意。其實,半個多世紀以前,我就是這所學校的一個新生了。不過,是硬生生被弄進北大五院幼稚園的,一點兒都不覺得得意。

歡迎各位!

既是未名湖邊兒長大的,我該為大家說說這湖邊兒的人物故事。對北大人物,有的你們耳熟能詳,我就不逞能了。有的,你們沒聽說過,我也不認識,北大太大了。你我都知道的,還是別亂說的好。剩下的,就是些你們不熟,而我略知一二的人物。

先說趙大爺。前些年在北大還能看見,辦公樓里有個白鬍子老頭兒,穿著大襟兒的黑棉襖,扎著褲腿兒,腳上蹬一雙回力籃球鞋。只要他想,隨時可以在辦公樓的石台階上拍球,儘管旁邊就是校長辦公室。我小的時候,趙大爺是北大門衛,也是最不會好好說話的人。我每回從中關園進這園子來玩兒,就怕趕上趙大爺當班。“我,附小的,咱一單位的”。他還是死活不讓進。“你國小的不回國小玩兒去,跑大學來幹嗎?滾!”從那時候起,我就不喜歡趙大爺,並痛下決心,將來我非得正規地走進這座大門兒。現在,我做到了。聽說,趙大爺小的時候,校長要踢球,他是球童。六七十歲的年紀,自學完了四大本許國璋英語。

第二位,是我附中時的同學。他有一次翹課跑去偷棗。沒撞見棗樹的主人,倒得罪了樹上住著的一群馬蜂,結果臉腫得像臉盆那么大,比棗兒還紅,整個人像個大頭傻子。那會兒我們也有英語課,教“Gaoyubao works in the landlord courtyard”,於是他精力過剩,拿一本英漢字典,背一頁,撕一頁。書沒撕完,被他爸打了一頓。現在,他定居北美,是全球華人圈裡人工智慧領域的頂級專家,前些年還回來給兩院院士們講課。

第三位,二十多年前,那天我們師生一夥人進監獄,調研。在監區,忽然從犯人堆里冒出一個,直奔我來,大聲喊“白老師好”!弄得我很尷尬,你誰呀,當著這么多人!他說,他在北大聽過我的課。打那次以後,再沒聯繫過。可說來也巧,就前些天,一次經濟法大型培訓,我是學員,發現這位是授課老師。講得還真不錯,有理論,有實踐的。他大概沒注意到我,我也不知道該不該過去喊他。天知道哪塊雲彩會下雨!

接下來的,就是著名的北大保全。那天我去農園吃飯,路邊倆執勤的保全在聊天。一個說,“你那論文怎么樣了?”另一個說,“嗯,資料收集得差不多了,正在構思。”天啊!這是一所什麼樣的大學啊!我立馬掏出手機,給我的博士生撥了個電話:“嘿!你論文構思得怎么樣啦?!”

最後,常聽用人單位說,剛畢業的北大學生最讓人抓狂:你不會打水、沏茶也就算了,連個表都不會填。不過,三五年後,倒是北大學生顯出來後勁,有想法,有創造力。

我說的這些北大人,都是普通人。掉進人堆里,平常得沒法兒再平常了。偶爾,還有些具體的可氣。但是,他們的故事,我們未必能有;他們曾經的、未來的驕傲,我們未必可能;他們的某些閃亮和偉大,我們甚至不敢企及。

各位,昨天,也許你真是everything。今天,別說學霸,就跟這些平常的北大人一比,你可能會發現自己不過是something。明天,沒準兒有人會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一nothing。不過,千萬別想不開。來和我分享一句話吧:不溫不火,不作不做,敬天,敬地,敬小人——我們該向普通人致敬,也向我們自己致敬。

具體說吧,有幾個建議:

首先,把人生目標調低一點兒。千萬別用“大法官”、“大律師”這些大紅大紫的東西攪和自己的人生規劃,誤了你在北大的美好時光。路走對了,走著走著,你就成大法官、大律師了。重要的是發現你自己到底適合什麼。其實,大學教育就是激活學生體內已有的東西,而不是簡單地傳承或灌輸。要是你學業走了一半,還沒遇上讓你心動、讓你一輩子可以樂此不疲的領域,以及,跟這個世界說話的方式,那就不妙了。

第二,對自己的要求高一點兒。我敢說,下面這一條,多一半人做不到。這個最難做到的就是:早睡早起+把微信朋友圈控制在十人以內+拒絕以陪讀為目的的表白。這個辦法能不能把你弄成精英中的精英,我不知道。但試過的,都說好。

最後,學業上不妨在意點兒旁門左道:多接觸些本專業以外的學問,以及如何獲得知識的知識。金字塔哪個更高?底盤越大的越高,你說是不是?其實,大學裡,只有不到50%的課堂知識來自你的老師,只有不到25%的課內知識離開大學後仍然有用,只有更少的學生才明白,怎么學比學什麼更要緊。好的研究方法,會讓你受用終生。

好了,明年這會兒,你們可以端著點兒師兄、師姐的樣子,迎來另一群高興到糊塗的小師弟、小師妹啦。那時候,我可能正在樓上辦退休手續呢。

就這些,謝謝!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