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人物

徐小平:一個執著地尋求生活意義的人

徐小平:一個執著地尋求生活意義的人

“兩隻皮箱一個夢,雄心壯志離家園”,1987年年底的最後一天,徐小平懷揣著一個留學夢去了美國。歸去來兮,1995年年底,在俞敏洪的遊說下,徐小平回國加入新東方的創業團隊。

“歲月,來去匆匆忙亂;青春,一誤再誤短暫”,當年兜里只有50美元便去闖蕩美國的徐小平,從最初那困頓勞碌的打工歲月,到逐步安穩的居家異國音樂教師生涯,再到回國後加入新東方創業團隊的激情人生,最後是現在功成業就後的幸福生活,20年的光陰就這么過去了。如白駒過隙,忽然而已,20年的光陰也累積成徐小平身上眾多的title:著名留學、簽證、教育和人生髮展諮詢專家;新東方創業元老;新東方文化發展研究院院長等等一系列閃光耀眼的頭銜。在這些頭銜的背後,20年的光陰更是打造了一個風趣、機智、幽默、自信抑或是帶有些許自戀的徐小平;20年的光陰更是成就了一個熱愛生活的徐小平,20年的光陰更是磨礪了一個曾經艱苦地奮鬥過,現在依然在執著地尋求生活意義的徐小平。

在徐小平那溫暖而明亮的辦公室里,記者採訪了徐小平。

記者:“人人都覺得您很快樂,真的是這樣嗎?”

徐小平:“告訴你一個秘密,不過千萬不要告訴別人——真的是這樣!”

北京冬日陽光雖沒有夏天那樣刺眼,但此時此刻透過落地窗照在徐小平身上,依然光明燦爛。徐小平眼睛裡閃爍著陽光般的溫暖,非常快樂地說:“我在國外掃過地,洗過盤子,送過Pizza,甚至有過揭不開鍋,去當鋪把我的相機典當換錢購物的經歷。我自己的情感和事業,也都曾有過不同的挫折與失敗,但是,我從來沒有失去過信心,從來沒有失去過希望。相反,這些挫折與痛苦,往往都成了我自己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精神財富。人的一生中,每一種經歷尤其是不幸的經歷,往往會蛻變成寶貴財富。這個觀點,是新東方的基本信條之一。俞敏洪就是這樣一個征服了苦難的人,一個從逆境中走出來的勝利者,他是這個真理的實踐者。而我,雖然看上去好像快樂得像頭豬,但實際上也是驗證了這個理論的活化石。”

是的,徐小平生活中遭遇了海外的經歷磨難、創業的挫折迷茫以及人生路途中不斷湧現的那些惱人的事情。但這一切,都為他追求幸福,渴望美好提供了永恆的動力。因為心態的健康,因為心靈的真誠,因為對於生活的激情,因為奮鬥理論的指引,讓歷經滄桑的徐小平,在離開新東方管理崗位之後,依然更加堅定地朝前走,朝著幸福走,向著美好未來奮進。

記者:“聽說您在人生諮詢理論里有個重要的思想:美麗是幸福的要素。您所說的“美麗”在人生百事中到底有多么重要?”

徐小平:“恐怕和所有奮鬥要素一樣重要,假如不是最重要的話。你知道那個‘木桶理論’吧?‘美’是‘幸福木桶”上最重要木板之一。一個人的美包括很多方面:個性魅力、人格魅力、氣質魅力、形象魅力等等。新東方最有魅力的人,可能是世俗眼光覺得‘最難看’的,我不說這個人是誰,免得被他穿小鞋……呵呵呵”。徐小平說得興起,忍不住還調侃了一把俞敏洪老師。

在醇香而溫暖的咖啡氣息里,徐小平放低自己的身子,調換了一個更舒適的姿勢坐好:“我倡導的所謂‘美麗人生’,其實不是什麼享受生活,而是一種奮鬥哲學。即是:每一個當代青年,無論男女,要想獲得成功,除了學歷、學位、技術、專長之外,還得關注自身魅力。個人自身魅力,是和知識學歷、工作經驗一樣重要、具有同樣高度‘幸福木桶’上的一塊木板。”

“幸福固然包含很多層次的東西,比如今日人們談到幸福,往往最容易想到的是金錢,是物質。在今日中國,人人都在為金錢狂奔,我看有點過多地強調了幸福生活物質功利的那個層面,而忘記了另外許多層面。我不想說這個被忘記的層面是什麼,因為很多很多,但從我做新東方學生人生髮展諮詢的角度,我看到的是:大家過於關注大腦的發展(學習學習再學習),而忽略了人的發展(綜合素質和個人魅力)。人的發展,人作為肉體的架構,分子的組合的外在的呈現——人之美。”

說到此處,徐小平頓了頓,然後眉開眼笑一字一頓地總結道:“我對‘美’的強調與推崇,是我對當代青年人生髮展和奮鬥理論最重大的貢獻——外在的美,也是‘幸福木桶’上一塊極重要的木板。”

記者:“新東方上市是一個里程碑。作為元老和大股東,新東方上市後,你個人的生活幸福感是否得到了加強?”

徐小平:“新東方的上市是一件令人激動的事情。但上市後第二周,我就看到一篇對我的不實報導,會讓人們對新東方產生誤解,這立即令我陷入了巨大的苦悶。成功不是萬能藥。幸福和成功,靠的是你不斷征服困難、迎接挑戰的勇氣。”

徐小平說,新東方上市之後,他反而陷入了一個成功綜合症。這個成功綜合症的定義是:你終身為之奮鬥的目標,一朝得到了實現,尋找新的目標,確立新的追求,加強新的動力,就成了一個大問題。

徐小平遲疑著說道,“我的問題是,參與創建新東方使得我登上了個人事業的珠穆朗瑪峰,當我要再尋找下一個山峰的時候,就不那么好找了。新東方是一個太陽,走出這個太陽,還有什麼更加耀眼的星球可以飛往?別人是黃山歸來不看山,我卻有點珠峰歸來無山登的尷尬。”

其實,徐小平的問題不是沒有山可以登,而是有著太多的山可以選擇。在徐小平探索新山峰的過程中,會晤過攜著宏偉商業企劃案的華爾街銀行家,也路遇過各式懷揣新奇創業夢的年輕人,他們都沒有打動徐小平,而一個當年的北大校友創建56個少數民族少兒合唱團的夢想讓他徹底動容了。

“在中國那些邊遠的崇山峻岭里搜尋,到中國最原生態的少數民族部落里尋找,找到那些穿著破爛滿身泥土但有著最清亮的嗓音和心靈的孩子們,經過數月的訓練後,給她們穿上漂亮的服裝,帶到現代化的都市深圳和北京,登上絢麗的舞台,一瞬間,在舞台華美的燈光下,她們變成了白雪公主。(  )當看見這一個個的灰姑娘變成了白雪公主,我忍不住熱淚滾滾,並當場表示我要加入這個偉大得可以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事業!”

徐小平此時的聲調低沉了下來,“不過是幾萬元的資金投入,幾個小時的飛行距離,人的命運,在一瞬間得到了改變。這就是最令我激動的一種夢想得到了實現:人的命運,人的發展,人的美,就這樣一下子便進入了最理想的狀態,最美麗的境界——這一類的事業,也許就是我下一個人生珠峰!當然,我不會把此事當作我的全職工作,但類似的工作,將是我今後最大的奮鬥目標。”

說到此處,徐小平興奮起來了,“在我苦苦地尋找下一個山峰的時候,其實有無數激動人心的山峰在向我招手,關鍵是我自己還迷戀著新東方這座大山,還無法真正舍她而去遠行……”。

回想徐小平的工作歷程,從北大團委文化部長,到加拿大的音樂教師,到新東方的留學與人生諮詢專家,他幾十年如一日所最為關注的,就是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人的命運,關注青年的命運。少數民族少兒合唱團的善事,讓他看到了通過人為的努力,能夠讓他人的命運得到如此有益的變化。用這樣的方式去改變原本困頓的命運,去提升孩子們的素質,凸顯山林少男少女的人之美,讓他們夢想成真——這,正是徐小平一生追求並在新東方攀上峰頂的事業。

在改變他人命運、提高他人幸福感的同時,徐小平的幸福感必定也會來得更強烈吧!

凝望著窗外中關村林立的鋼筋水泥建築,徐小平仿佛遠眺到那遙遠而美麗的山寨,以及他自己心中種種激動人心的人生高峰。他用詩一般的語言描繪了自己的前景:“也許,我還沒有啟程攀登屬於我的下一個山峰,但是,我已經踏上了人生的路途,開始了新的跋涉,不要多久,我會在新的人生高峰向大家招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