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思考中醫讀後感

思考中醫讀後感(一)

將近四個月的時間終於讀完一遍《思考中醫》,掩卷長嘆充血的腦子裡感覺總有一股憋脹的味道縈繞不散,有許多話想說,有許多想法在那兒懵懂的碰撞,此刻不是中醫,是文化;不只是客觀世界的一科學問,而是似乎融入自己血液的一種熟知。雖沒有醍醐灌頂的豁然,卻有陽氣升騰的一種飛越。

西方文化90%的是研究客觀世界,也就是現代科學,它必須是1+1=2,必須是無數個夸克排列組合而成一個個細胞組織。就如西方的繪畫,就是一種寫實。西方人想通過環境來改變主觀。

中國畫講求意境美、朦朧美,那種讓你產生共鳴的美感渲染的是畫家自己內心的一種氛圍。不同的人看見同一種事物就有不同的感悟,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情境下會有不同的表現,這種種不同是因為人心的不同,每個人底蘊的不同,這是“無”又是“有”,所以,傳統文化90%關注的是人文的內心世界的改變。人通過改變自己來順應環境。

一味中草藥能判定其成份,當十味中草藥經過煮沸你能測出它包含的成份嗎?到底是一味藥重要還是一組方藥重要?這個一和那個一孰多孰少?孰對孰錯?

所以中醫甚至傳統文化就是“心”的文化,就是“火”的文化,就是“大象”的文化,就是“組方”的文化,因為這三者都“無形”!

工業文明讓人對財富過度的追逐,所以對能源大肆的開採,當冰川雪山開始大面積融化,異常氣溫年年變幻,沙塵暴霧霾天氣逐漸增多的時候,西方人開始關注環境,保護環境,而一味迎合西方、學習西方的中國官員、無賴們卻重蹈覆轍,為了追求政績,為了聚斂財富不只占山為王,恣意開採、開發,更用一些下流甚至黑吃黑的手法為所欲為中飽私囊,地球的“陽氣”被兇殘的外泄,下層的人們被無情的蔑視,無知的他們難道真的不知“不是不報,時辰未到”,萬事必定是“否極泰來”?

貪,就是對某一物事的超額累積,這種過度執著最容易破壞人體的陰陽平衡,而陰陽是中醫的根本。兩儀生四象後,中醫生出的是六象,三陰三陽的開合樞只要在某個小環節上出了毛病就成其為“病”。水土合德、水火相依,12+2經絡沒有出現在解剖的世界裡,所有被冠以不科學的學科,誰曾想左右蘊含的對稱中的不對稱,正如科學蘊涵於不科學裡,真理最先就生長在無知里!貪就在口頭拒貪的後面隱藏。我們可以體檢出五臟的毛病,卻難測其虛弱,更難測其“氣數”!

被眾多概念困擾,更被各種中醫及傳統文化的種種概念之關係糾纏,天干地支、五行八卦、三陰三陽之經脈穴位、五臟與五藏、三宮二十八宿、地球的“人相”及方位時辰之關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之道、中庸之道、陰陽的生長收藏、風濕暑熱寒之辯證等等等等。當我們總是說不清楚“緣分”的時候,也許是我們的知識面太窄,“方以類聚物以群分”“伏藏的右腦”等等的紐帶注定了你我會相遇相知。

就如:開方,就是開時間和方位一般。

所有這些的背後都有一股溫暖支撐,那就是小肉球的存在,這種情感就像人體的“真陽命火”,得到他便可溫溫而生煦煦而養。上個星期天又搬家了,離小肉球的學校也越來越遠了,見面的機會也少了,下個星期要去黑龍江出差一個多星期,但愛卻越來越濃了,不時的想起,不時的泛起愛意,也許他不是最好的情人,但確是今生最好的愛人,那種敦厚,那種秀氣,那種擔當,那種純淨,那種幼稚,那種樸素,再過十天就認識九個月了,愛逐漸從血液滲入骨髓,穿透心臟。

思考中醫讀後感(二)

劉力紅教授的《思考中醫》細讀了三遍,每次均有不同的感受。作為一個90後在校學生,有一點感觸想跟大家探討。

首先,《思考中醫》是圍繞以下幾個問題展開的:一中醫是怎樣的一門的學問?如何正確認識中醫?二現代中醫教育模式是怎樣的?中醫適合什麼樣教育模式?三如何學習中醫?四認識陰陽傷寒及中醫的治療原則五本書學術部分:三陰三陽治療綱要。

劉力紅教授在完整接受了現代中醫教育後,轉而拜師接受傳統中醫教育,並結合自己多年的教學、臨床經驗道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對中醫的見地,個人覺得非常有借鑑價值。尤其是他能在擯棄中醫古典的浪潮中,堅守經典的陣地,保持對經典的執著,更是讓我肅然起敬。

在網上看到了許多網友的尊見,其中不乏褒揚之詞,但也有許多批評質疑之聲。為此,我想談談我的觀點。

首先,最多的是認為書中刻意對西醫的挖苦甚至醜化,從而提高中醫的地位,這引起了許多西醫同仁的不滿。關於劉教授對中西醫文化的見解,他曾在早年鳳凰衛視《世紀大講堂》做了《傳統文化與中醫》的演講,並對中西醫文化作出對比。在節目中,我們可以看到,他認為西醫在物質層面研究的很深刻,並表示西醫能在眾多疾病中找出共性的治療方案實屬不易,對之高度評價。相反,劉教授反對情緒化地看中西醫,認為中西醫文化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一種是人本文化;一種是物本文化,兩者各有千秋,應互相借鑑。中醫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在自己的體系中挖掘精髓,能與西醫找到某種契合點,並最好能指導現代科學的研究方向。

《思考中醫》一書出版後,曾引起了一陣中醫熱,人們重新審視中醫,甚至將劉教授與北京中醫藥大學的羅大倫教授合稱為“南劉北羅”。其實行內的人都知道中醫界更厲害的大師大有人在。人們記住了羅劉只是因為他們更多在公共媒體渠道宣揚中醫,使民眾了解中醫,所以羅劉教授在某種意義上並不能代表中醫的制高點。而網上許多網友對劉教授的學術觀點大肆批評,認為中醫博士不過如此,甚至進行了人格攻擊。我作為一名中醫院校大一的學生,對學術部分沒有資格也沒有能力評價,我只想說學無止境人無完人。更何況中醫這一門浩瀚無邊傳統的學問?即使是博士這個群體也必然有知識不健全的地方,而恰恰劉教授讓我崇敬並不是他淵博的才智,而是他在博士的名號下仍能保持謙遜的學習態度兼容並蓄並能在書出版後一一回復了批評的信函,我覺得這是任何一個學術人應有的治學態度。對於不同的學術觀點,我認為更是一件好事。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思想和觀念,否則中醫歷史上怎會有溫病四大家,金元四大家等一系列的中醫名手?不都是對中醫有不同的領悟么?真所謂“法門無高下,入道即是真”。

一次我在2CH(日本最大的web論壇)上看到這樣一段留言,意思大致是這樣的:漢字是非常了不起的文字,只不過在mao時代進行了文字簡化,這真是個失敗的決策。日本教育部門把漢字列為必修課,地位甚至比英文還高,日本學生學習對漢語的關注度也很高。這也難怪日本網友能提出如此一針見血的評價。在《思考中醫》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樣一個環節,就是凡是對概念進行解釋時,對文字必然要簡變繁,並《說文解字》等書中找到對應,這一環節貫穿了所有章節。文以載道,文字是文明的載體,一個漢字包含的精義是任何其他文字無法比擬的。了解漢字承載的意義對學習任何傳統學問來說都是必不可少得,這也是大家的一個共識。

《思考中醫》成為近年來少有的中醫文化暢銷書籍,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作者能站在“思考”的角度去審視中醫,並且讓大家也同時去思考“中醫”兩個層面的意義,一個是中醫在學問意義上,一個是中醫在行業意義上的。有些人說作者的觀點態度過於激烈,這我也深有體會,我覺得這跟作者的寫作動機相關,首先對於普通讀者,劉教授非常希望他們真正認識中醫接納中醫;而對於中醫從業者來說,()作者則希望他們堅持自己的選擇,堅定中醫的信念。這也可以在側面看到劉教授對傳統文化的熱愛和信仰。

最後結合我的經歷談談中醫的觀點。首先,劉教授是我校的老師,雖然不是他的學生,但他的演講確是每逢必聽,他的許多觀點都印證了當代中醫院校學生的現狀。首先,現在中醫院校的生源質量確實是在下降,尤其國家對中醫藥的重視程度提高,中醫院校開始擴招,這個現象讓人擔憂。第二,學生學習中醫的動機不明確。就拿我的專業來說,我是學針灸推拿的,許多同學認為他們是在學習一門技術,而沒有把她放到文化的範疇中看待。第三學生學習中醫的方式。許多同學來到大學後,受到思維慣性的影響,分數至上,畢業至上,考試前幾天才開始看書,60分萬歲,這不能不說是中國應試教育帶來的餘毒,當然我們學生自己也要找原因,這樣的學習態度是無法真正學到知識,更何況是一門治病救人的學問?

人們常說我們90後接受新鮮事物外來文化的能力高,這不能否認,問題是我們是否能轉變我們的文化觀去學習中醫這門傳統學問?目前我們生活在一個現代科學文化和網際網路文化的文化環境中,這兩種文化的特徵就是時代性很強,日新月異,我們每天上網尋求最新時訊以免被時代狂潮甩在身後。人類大腦的可塑性是很強的,在這種文化氛圍下,我們必然會改變我們認識知識學習知識思考知識的方式(就像現在你也許正在跳躍性看本文),現在的我們已經很難靜下心認真閱讀一本書了。高中老師教我們寫作文的時一定要點題這樣才可以高分,我的題目是“不患無位,患所以立”,語出自孔子《論語》,在《思》書中也出現過。我想這句話非常適合現在的中醫學生,也包括當代大學生。中國正處於轉型期,社會浮躁,人們急功近利,在加上畢業生就業率不高,在校大學生很容易對自己的前途倍感迷茫,我的看法是不要在意這些,不患無位,不要擔心自己以後沒有工作,沒有市場份額,患所以立,而是你憑什麼去取得工作,創立自己的事業?特別是中醫院校的大學生,每天許多同學疲於兼職接觸社會,當然得到一些社會經驗有利無害,但是我們要清楚我們是乾什麼的?我們要找到自己社會定位,明確自己的目標,何況我們謀生不是靠耍嘴皮子,我們靠的是真才實學,大學一定要跟社會保持距離,大學是學術的聖地。人們常說“是金子總會發光,但是有時會被沙子掩蓋”。但是掩蓋的只是一時,不是一世,在擁有才能的同時,更要堅持自己的信仰。

《思考中醫》是一本好書,是我中醫啟蒙的一本書,開啟我對中醫的信仰之門(至於你們信沒信,反正我是信了)。最大的收穫是讓我明白了中醫並不局限在醫學層面的框架中,他承載傳統文化的積澱,他有他的科學層面,哲學層面,人文層面,甚至社會層面。從這個角度看,他是一門涵蓋性很廣的學科,我覺得中醫作為一門傳統文化學科可以彌補中國教育缺失的人格教育。

國外教科書在提起中國傳統文化時會有這樣一句描述:“漢文化發源於中國,發展於日本”。據統計,國際中醫市場百分之九十的份額是由日韓把持的。近水樓台先得月,如果我們將中醫這一國粹拱手相讓給日韓,我們將愧對我們的祖先。所以在此我想對同輩的朋友們說:復興傳統文化,我們青年確實任重而道遠。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