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金岳霖先生讀後感

金岳霖先生讀後感(一)

讀汪曾琪寫的《金岳霖先生》後,一個知識淵博卻為人天真、熱愛生活的老頑童形象馬上在我腦海里形成,但最為令我印象深刻的卻是這么一個情節:在林徽因死後多年,金先生忽在北京飯店請客,在眾人的納悶下,他宣布:今天是徽因的生日。

初次知道金先生和林徽因之間的故事緣於徐志摩,知道徐志摩對林徽因那激烈的愛,進而了解到還有這么一個男人為了林徽因終生未娶。金先生對林徽因的愛是脈脈含情的,相比徐的愛,金先生的愛更讓我動容,金先生把林徽因當作是女來看待,排除了肉體的愛,這種柏拉圖式的愛情,恐怕是天底下最高尚、最美麗的愛情。只是站在愛人的身邊,默默地付出,默默地守候,不奢求走近,也不祈求擁有。即使知道不會有結果,卻任然執迷不悔,也就是這種不求回報的偉大,注定了悲劇的結局。也許有許多的人會為這場戀情嘆息,感到遺憾,但是這樣對金先生而言也許也是一種幸福吧。

其實金先生並非沒機會與林徽因結合,有一次林徽因對梁思成說她可能同時愛上他和金先生了,不知道該怎么辦。梁思成就告訴林徽因他可以自由選擇,即使林選擇的是金他也會祝福他們的,後來林把這件事告訴了金先生,金先生的回答是:我不能傷害一個真正愛你的人,我退出吧。於是就這樣,為了林徽因的幸福,他選擇了放棄。

對以金先生這種付出了不奢求回報的痴情的愛,我本人是非常欽佩和羨慕的。在我們這個商業化的時代,愛情也就像是一種商品。像金先生這種願做“虧本生意”的人便有如恐龍一樣,絕種了。更多的是斤斤計較的“商人”,在他們的眼中看來,愛了就一定要得到回報,絕不能在愛情這場生意上賠本,他們甚至奢求雙倍或多倍的回報。這是一種可怕的愛。其實愛一個人是一種自由,付出如求回報那邊是一種交易;在感情的付出上想得很多那倒不是純粹的愛情了。

金岳霖先生讀後感(二)

汪曾祺先生的《金岳霖先生》是一篇寫人記事類散文,取材於真人真事,人物性格和形象的刻畫栩栩如生,在刻畫人物性格和形象時,細節描寫也恰到好處,作者運用這些細節描寫有哪些作用呢?筆者今天作一下探討,希望批評指正。

所謂細節描寫就是對文章細小的環節或情節進行描寫,像場景描寫、外貌描寫、語言描寫、動作描寫、心理描寫等。《金岳霖先生》這篇文章中多處運用細節描寫,最突出的是外貌描寫、語言描寫和動作描寫。比如文章第二節寫金先生的外貌,“他常年戴著一頂呢帽,進教室也不脫下。他的眼睛怕陽光,因此它的呢帽的前檐壓得比較低,腦袋總是微微地仰著。他後來配了一副眼鏡,這副眼鏡一隻鏡片是白的,一直是黑的。他身材相當高大,經常穿一件菸草黃色的麂皮夾克,天冷了就在裡面圍一條很長的駝色的羊絨圍巾。”這一段外貌上的細節描寫,

是寫金先生穿戴上的“怪”,他的“怪”是獨特、不從眾,不隨俗,有個性,體現了自己與眾不同的性格,也給讀者留下了懸念,吸引讀者去讀下文,這樣的一個怪人會做什麼事呢?我們心裡很納悶,迫不及待的去讀下文。

接著寫金先生語言上的細節,比如他上課提問說:“今天,穿紅毛衣的女同學來回答問題”提問別出心裁,讓所有穿紅衣服的女同學都很緊張,()自然提高了課堂教學效率,教學成績也遙遙領先。他上課時學生可以隨便提問題讓他回答,學生提的問題稀奇古怪,他就稀奇古怪的回答,弄得學生當場傻了,這種自由對話式的教學把枯燥的學術變得通俗易懂,學生非常高興,師生之間感情十分真摯,課堂氣氛十分融洽,也表現了金先生幽默、率真、可愛的性格,真是個怪老師,這樣的老師真難得,怎能不讓學生喜歡。

金先生動作上的細節更讓人捧腹大笑,與眾不同,比如他做講座時,忽然停了下來,說:“對不起,我這裡有個小動物。”說著,他把右手伸進後脖頸,捉出了一個跳蚤,捏在手指里看看,甚為得意。這時的金先生不僅知識淵博,態度嚴謹,還是個風趣幽默的老玩童,大有六朝名士“捫虱而談”的遺風。講到這兒,我順勢追問學生:“如果是你,會不會為從脖頸中捉出了跳蚤而得意?如果你的同桌從身上捉出了跳蚤來,你會不會覺得他可愛、率真?”學生陷入了思考,經過探討得出結論:因為金先生是一位很有學問,天真浪漫的大哲學家,所以我們愛屋及烏,能帶著善意去欣賞其名士風流。這一說法反映出學生對人物的了解還處於表面階段,要提升學生與文本的對話能力,就需要教師搭建渠道,喚起並補充學生的生活經驗,以更好地體會文本。經過我反覆給學生講解,學生最終理解了這位與眾不同的人物。

金岳霖先生在治學和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有趣的言行、事情,讚美了他嚴謹認真的治學態度,他的確是一位為人師表、循循善誘、率真可愛的學者,從他的身上,我們學習到了很多東西。

金岳霖先生讀後感(三)

《金岳霖先生》中有個這樣的細節,說是林徽音去世多年,金先生忽有一天鄭重其事地邀請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飯店赴宴,眾人大惑不解。開席前,他宣布說:“今天是林徽音的生日!”頓使舉座感嘆唏噓。

他為了她終生未娶,因在他心中,世界上已無人可取代她。

即使多年後,當他已是八十歲高齡,年少時的旖旎歲月已經過去近半個世紀。可當有人拿來一張他從未見過的林徽音的照片來請他辨別拍照的時間地點的時候,他仍還會凝視良久嘴角漸漸往下彎,像是要哭的樣子,喉頭微微動著,像有千言萬語哽在那裡。最後還是一言未發,緊緊捏著照片,生怕影中人飛走似的。許久,才抬起頭,像小孩求情似的對別人說:給我吧!

林的追悼會上,他為她寫的輓聯格外別致,“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四月天,在西方總是用來指艷日,豐盛與富饒。她在他心中,始終是最美的人間四月天。他還記得當時的情景,他跟人說,追悼會是在賢良寺舉行,那一天,他的淚就沒有停過。他漸漸說著,聲音漸漸低下去,仿佛一本書,慢慢翻到最後一頁。

有人央求他給林的詩集再版寫一些話。他想了很久,面容上掠過很多神色,仿佛一時間想起許多事情。但最終,他仍然搖搖頭,一字一頓地說,我所有的話都應當同她自己說,我不能說。他停一下,又繼續說,我沒有機會同她自己說的話,我不願意說也不願意有這種話。他說完,閉上眼睛,垂下頭,沉默了。

多年前我讀到這樣的話語,一剎那哽咽。那個時代的人,對於感情十分珍惜愛護,愛一個人大約便是長遠的,一生一世的事情。因此愛得慎重,卻恆久。

他從來沒對她說過要愛她一輩子,也沒說過要等她。他只是沉默地,無言地做這一切。愛她卻不捨得讓她痛苦選擇,因此只得這樣沉默。因為,能夠說出來,大約都不是真的。

而如今多見的,卻是那等付出一絲一毫都要斤斤計較的男子。發出一定要有回報。計算愛情,一如計算基金匯率,賠本生意,誰肯做。若自覺有些許吃虧,一定加倍討要回來。面對這樣可怕的現實,再看看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時候那樣動人心魄長遠的愛,真是讓人心灰意冷。

愛固然值得珍惜,但是要人愛你一時一刻並不難。但是最美最好的,是有個人在至老時候還會想起你,那樣深刻,深刻到他一生都從未忘懷過你。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