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觀後感

脫軌時代觀後感

脫軌時代觀後感(一)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這都是自然規律,不可阻止的現實,新派小妞電影《脫軌時代》講述的就是一個在這樣的時代里必然發生的情感故事。80後人妻許可無意間發現老公劉光芒出軌,五年來看似堅固的家庭一夜破碎,隨之摧毀的是她對愛情的信心,富二代康少的出現,則把她的人生從一條軌道引向另一條軌道,這趟通往豪門的幸福快車卻看似美好,卻似乎很難抵擋現實的磨練,許可在脫軌的情感中陷入左右為難的境地。

影片的劇情脈絡相當茂密卻又非常清晰工整,懸念牽動人心,從許可和劉光芒離婚,遠走以色列與康少結緣,到這邊劉光芒為了破鏡重圓所做出的種種努力,一邊是唯美的浪漫,一邊是苦澀的現實,鮮明的對比加上許可忽左忽右的情感波動,讓觀眾看得很是糾結,許可會重拾舊愛,還是再結良緣,說白了就是復婚還是改婚,這個懸念一直延續到最後還是難以預料。

很大膽的,《脫軌時代》到最後也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片尾給出了一個非常曖昧的暗示,但也留下了充足的想像空間,觀眾可以理解為許可情感的天平已經偏向浪漫的一側,也可以理解為她仍然保持著獨立的狀態,開放式的結局把角色永遠的留在了脫軌的狀態里。藉此,新銳的五百導演顯示了不俗的敘事技巧。

透過這個故事,我們看到了這個時代的軌道已錯亂不堪,每個身處其中的人都不知所措,卻又無力駐足,必須拔腿前進。當下時代,冠以脫軌可謂貼切,車輪飛轉的都市生活,讓每個人的人生都變得錯綜複雜,難以預料,時代的軌跡都不清晰,其中的人怎能不脫軌?離婚後重新掌握選擇權的許可,難以做出判斷就是不想重蹈覆轍,婚姻很甜蜜,但風險太高已是不爭的現實。

片中脫軌的角色並非許可一人,許可固然怒火攻心,為防止情傷擴散不惜快刀斬亂麻,但包括劉光芒、康少、YOYO、毛毛,同樣脫離了軌道,其中最令人惋惜的就是劉光芒,在離婚後對許可的百般討好,無力回天的黯然神傷,不禁讓人想起潘粵明本人在現實生活中的境遇,一步走錯滿盤皆輸,好男人真是一步路都不能走錯。

和這幾年那些深受觀眾喜愛的小妞電影一樣,《脫軌時代》對現代都市女性的塑造非常生動,活靈活現,張靜初飾演的許可是標準的女漢子,和《失戀33天》中的黃小仙一樣以自我為中心,眼裡摻不得半粒沙子,班嘉佳飾演的主持人YOYO,朱珠飾演的毛毛,則分別把物質女的心機和坦率發揮到了極致。

簡單概括,《脫軌時代》就是一女對雙男的選擇題,一邊是經濟適用型的前夫,一邊是能翻轉人生的富二代,哭哭鬧鬧笑笑,都是既定的商業片風格,卻有不走尋常路的另類格局,以及開放式的結局帶來了引人深省的情感思考。就和片名一樣,劇情也常常處於脫軌狀態,儘是意料之處的設定,整體卻並不雜亂,反而有一種錯落的美感,足見編劇和導演都是敘事的高手,有追求的探索者。

脫軌時代觀後感(二)

面對這場出軌的遭遇,張靜初找到了一個出口,也為國產愛情片尋找著新的方向,為步入而立之年的八零後打下時代的烙印。這個畫面讓《脫軌時代》於同類題材中緩緩升起,扯開了家庭倫理片和愛情片的分界線。如果不是抱著看諜戰劇的心態去逐線掰持,愛情片尚存一線欣賞空間:在95分鐘的感情世界,把青春耗費在解釋前因後果上是最大的虛度。

故事還原了80後愛情到婚姻的真實軌道。劉光芒(潘浩明飾)和許可(張靜初飾)離婚了。年少時激情如火,七年後寸步難行,青春在浮躁的社會裡加速消散,短暫的奮鬥還沒有換來理想化的社會認同,單調的家庭生活已經讓八零後難以下咽,安於現狀如今叫做怠惰頹靡,不施粉黛如今叫做未老先衰。許可不顧一切地跳出貧賤夫妻百事衰的坑,陷進了更大的困局——沒有了愛情的女人就像迷路的老婦,想問路都缺少吸引紳士幫忙的姿色和魅力。

脫軌發生了。富二代康少(吳克群飾)的出現讓許可找回了愛情的味道,然而,閨蜜毛毛(朱珠飾)偏偏是個姿色與性格俱佳的單身姑娘,一邊是他鄉遇故知,有情意,一邊是哄男人手到擒來,最實用,康少扯開了三角戀,原本倒霉的許可更加失去了做女人最後一點安全感。前夫劉光芒依舊一副萎靡樣,曾經靠青春打下的財富,如今算沉沒投資,還是待盤活的不動產?()密集的敘事交代了人物間的矛盾焦灼,其中的社會因素,兩性因素呈現自然,令人唏噓。

節奏轉而舒緩,問題拋回了主人公許可。愛情是女人最好的鏡子,當三十歲的女人面對自己時,面對的是什麼?

不修邊幅的許可被康少叫做阿姨時回答“你再叫阿姨,阿姨打你啊!”一面接受,一面反抗,因為成熟就看破了幼稚的可笑,而繼續成熟則意味著老之將至。三十歲之後,四十歲之前,卡在花落與結果的正中間,少女的天真爛漫被生活剝離,四十歲女人的豁達韻味尚且未見端倪。失去天生的魅力很快,得到釋然的心境卻需要歲月的漫長沉澱。空洞和漂浮像踩不實的海水圍繞周身,打碎女人的自戀。只有一種力量支撐許可前行,那就是不要打碎它,一個不想成熟的80後女人,自戀和自信還緊緊糾纏在一起,一朝破碎,玉石俱焚。

而故事所呈現出的N角關係根源在於,拒絕老去的豈止主婦許可,出軌和脫軌,劉光芒和許可的方式都是激進的,從更大的視角俯瞰,整個八零後的青春情懷是被前代的眼光盲目放大的,幾個作家的迅速走紅、幾個創業者的曇花一現沒有讓整個群體脫穎而出,卻營造出一種大躍進般荒誕的瘋狂的氛圍,空泛的夢想,理想化的愛情,被誤認為個性的張揚,連同那個年代一起膨脹,最後像一隻套空的股票,被社會狠狠摔回地面。那一刻,就是劉光芒和許可脫離軌道的開始。

最終,許可需要把自信從自戀中剝離出來。有人說張靜初飾演的許可“作”,也許,那正是身處時代中的我們內心發出的警告,看有人猜透了你真實的樣子。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