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人生感悟

你最大的敵人,就是你自己

很久不逛街了,周末興致勃勃的衝到商場,打算把今夏的所有新款全都點貨一遍。

今年的衣服好貴啊,我看得心裡直抽抽,一條連衣裙5000塊,這是要搶錢嗎?

我身後跟著的一對母女大概也和我相同感受,小女兒拎起一條白色的裙子,給媽媽看:“媽媽,這個好看!”當媽媽連忙小聲說:“放下,太貴了。”

母女轉身要走,眼尖的售貨員發現白裙子上印著個小手印,大概是天熱,孩子手出汗的緣故。售貨員攔住她們:“你看你們把衣服都弄髒了。”

這種事我以前也遇到過,有的通融一下就過去了,實在難說話的給個乾洗費也就是了。

但母親的反應出乎意料,她開始沒頭沒腦的打孩子。一面打,還一面罵:“讓你不要摸,你偏摸!那是你能摸的嗎?你也配!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把你賣了都買不起……”

店裡的客人們,包括售貨員都傻眼了。“你這是乾什麼?算了,你們走吧,走吧,真的,沒關係。”小售貨員都快哭了。

離開商場,直到回到家裡,我依然想著這對母女。

我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有的人打孩子純粹是出於利益考慮,擔心要求賠償,所以自己先動手打孩子,別人勢必不好意思再窮追猛打。

但我覺得她不是,她雖然看起來經濟並不寬裕,穿著那種廉價的時髦款式,可她在打孩子的時候那一臉的羞愧,以及自己都快掉眼淚的尷尬,顯然並非只為錢,而是孩子的行為讓她覺得蒙羞。

一個人,來到了不屬於自己的場所,本就怯生生的,然後又弄髒了那么“昂貴”的東西,她內心的某樣東西,一下子就崩斷了。

所有的挫敗感,對於人生的失望,這一刻全都湧上心頭。孩子不懂事,本可以簡單的認個錯,她卻需要借題發揮,她罵孩子的每一句話,其實都是說給她自己聽的,全都是她的心聲:是“她”不配,是“她”買不起,是“她”自己不知深淺。孩子是她生命的延續,但在某些時候,比如這種場合,也是她厭憎自己的理由。

我很討厭在公眾場合撒潑的女人,可是她,叫人心疼。

她一定是一個非常非常不快樂幸福的女人,才會用那些話來敲打自己警告自己,有一種絕望的自暴自棄。

可以想像,生活中她也大半都是如此,敏感、脆弱、多疑,會動不動便對男人說:“你根本就不愛你!”責怪孩子的時候會說:“都是你拖累的我。”或者“要不是你,我早就離婚了。”

她是不幸福女人負能量反射源的典型樣本。

我姥姥重男輕女,六個兒子全都可以上學,只有一個女兒卻不耐煩讓讀書,動不動便威脅你趕快退學回家嫁人。我媽唯有拚命學習,希望用好成績保住自己的讀書權利,還要兼做各種家務討好姥姥。就這姥姥也不高興,晚上看見我媽還在燈下學習會罵:“看什麼看,點燈熬油的,等死了用書把你埋上!”

即使過了幾十年,這句話我媽依然記得清清楚楚,並且極具殺傷力,說起來眼淚汪汪。

我媽常對我說,姥姥當年長得漂亮,喜歡打扮自己,穿旗袍高跟鞋,腰肢不盈一握。

只是她也有一個同樣重男輕女的父母,不給她機會上學,讓她變成了一個文盲。以後結婚生子,歲月奪走了她的美麗,泯然與所有的婦人一般滄桑,再也看不出一點當年的模樣。

那么,可以試著去理解,她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機會去讀書,改變人生的命運,然而並沒有得到眷顧,終於變成了現在自己。她所沒有得到的,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得到,她並不清楚知道自己心裡的這點小陰暗,只是執著的去否定女人讀書無用,家裡沒錢,給不起點。

她那樣恨恨的去咒罵,傷透了女兒的心,但她真正咒罵的不過是自己身為一個女人不能自主的命運。

這個世界很多看起來很糟糕很不堪的人,其實都有自己的傷心事。阿加莎·克里斯蒂在半自傳小說中談到女主角西莉亞——也就是映射中的自己,在遇到了巨大人生坎坷之後,變得“太不快樂了,以至於再也沒有任何憐憫留給別人。”

我有位朋友,很缺乏安全感,老公一旦不回電話簡訊,總是坐立難安,想到最壞的可能上去。有一次,她工作時間給老公打電話,被反覆摁掉,她火了,繼續打,直到老公接了電話,她馬上大聲呵斥。結果,老公正在那邊開大會,而且是坐主席台,麥克風沒有關,她的話全都傳過去了,惹來台下陣陣笑聲。

老公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這樣的事情為何發生?他老公那邊所發生的情況她沒有能力知道,這就給了糟糕的想像無限運行的空間,再加上她內心的自己,是一個得不到老公回復就意味著被老公忽視和蔑視的人,也是一個不可愛的很容易被丟棄的自己。她活在這樣的自我認知中中,乾出這樣的事情在所難免。

再說一件事。

在我的微信公號上,偶爾就會出現個別讀者,只因為我沒有及時回復,便取消訂閱,或者對我倍加抱怨,感覺自己不被重視。他們不了解,我不可能時時線上,除了每天定時推送之外,只能抽一個小時左右進行集中回復。他們不知道是無錯的,我不怪他們,只是,這暴露出了他們即使在面對這種最微縮的一對一的人際關係,也是寧願看到最壞的那種可能——對一個微信上的作者問好、講話,而這個人居然沒有及時回復,那肯定就是不願意搭理自己,太高冷,不禮貌,沒教養,對這樣一種羞辱,必須馬上還擊,加以懲罰。

他們不願意繼續求證一下,來證實對方是不是如自己想像的那種人,他們連等待一下回音再拉黑或者再抱怨都不願意——一般來說我絕不會超過一天不回復,這一天的時間他們都等不了。

不仁愛的媽媽,不幸福的妻子,不耐煩的讀者,都是從哪裡來的,都是從一個個不相信自己的心裡出發。他們過度誇大外界的羞辱,生硬的反抗壓力,他們去傷害別人,也傷害自己,只是因為他們相信這才是自己應得的。

別人看自己怎么樣不重要,自己看自己是什麼樣才最重要。

古代基督教作家奧古斯丁說過:“不要在外面的世界徘徊,真理就在內心世界,你要回到內心世界裡去。”回到內心,不僅是回到真理的懷抱,更要回到那個受到創傷的自己的身邊。

這個世界有很多敵人,外面的敵人兵臨城下,聲聲號角連營,很好防備,而內心的敵人,才最可怕,潛伏在最深處,像特洛伊的木馬,在悄無聲息中已經占據你生命的城池,時時都可能將你自己出賣給命運,出賣給不幸福。

你最大的敵人,就是你自己。不信,你就試試在自己下次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口無遮攔的時候記住自己所說的話,那裡面暴露的,往往才是最真實的自己。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