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故事

“逆襲”驚艷我們的不是成功,而是向上的姿態

朋友知道我喜歡梁鳳儀。

她是華人世界最富有的才女,一支筆打造出幾億資產——成功創業、才華橫溢、嫁入豪門,女人所有的夢想,她幾乎都實現了。

她開公司,1977年創辦碧利菲傭公司,為香港家庭引進菲律賓女傭,成為香港社會史上很重要的一大創舉,三年淨掙9000萬;2004年由她一手創立的勤+緣媒體服務有限公司上市,她宣布封筆從商,2006年轉售自己部分股份,套現2173.75萬港元。

她寫小說,十年出版超過100部,僅僅1989年創作第一年,就分別在4月、6月、9月、11月出版了《盡在不言中》、《芳草無情》、《風雲變》、《豪門驚夢》四本小說,封筆前總共寫了1000多萬字。

她選擇愛的人結婚,丈夫黃宜弘是香港商界翹楚,出身顯赫商譽極好,不僅擔任香港永固紙業有限公司主席,合興集團副董事長,金利來集團及亞洲金融集團董事,同時還是全國人大代表,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中華工商會副會長,投資遍布世界。

梁鳳儀的第一本小說名叫《盡在不言中》,出版時她已經39歲,那時,她的第一次婚姻結束,一個年近不惑的離異女子,因為厭倦不同派別的辦公室戰爭而離職,等待她的會是什麼呢?讓人大跌眼鏡的是,一年之後,她不僅成功加盟永固紙業成為董事,並且重新開始了一段相濡以沫的戀愛和婚姻。

朋友問我,如果梁鳳儀沒有後來“逆襲”的成功,沒有嫁入豪門,就是個普普通通的中年婦女,你還會佩服她嗎?

我也很認真地說,即便她是一個平凡女性,我知道她的經歷依舊會打心眼裡佩服——僅僅她敢於39歲辭職挑戰新領域,並且一生不肯與自己不喜歡的人合作,就已經讓我刮目。

甚至我深信,從來沒有什麼所謂的“逆襲”,那些柳暗花明的轉折,都倚著背後“盡在不言中”的執著。

“逆襲”是現在很火的一個詞,被它形容過的女人有還清賭債母女複合的蔡少芬,被渣男甩被暖男愛的洪欣,嫁給比自己年輕近10歲小鮮肉的賈靜雯、伊能靜,還有波蘭那個變身名模的女清潔工。

男人有送瓦斯賣冬粉終成歌壇大哥的李宗盛,被太太養了6年拿到奧斯卡獎的李安,從武術指導升格金像獎影帝的張晉,因為飾演《花千骨》男二號而大紅的洪欣老公張丹峰。

確實,“逆襲”是個特別討巧的戲份,非常能夠滿足觀眾揚眉吐氣的即視感,那種善惡各有報的如願,就好像衣錦還鄉的灰姑娘終於閃瞎了後媽的眼,白雪公主最後嫁給王子氣碎了惡毒皇后的心,這些故事,都讓善良的人們覺得生活美好,黑暗短暫,風水輪流轉。

可是,那些走過黑暗的人,往往不是憑著“總有一天光明會來到”的天真,而是做好了“或許永遠都不會好起來”的決絕,所以,他們才能夠保持耐力、精力和體力與黯淡的生活長久共處。

第一次婚姻失敗後一年多的時間裡,梁鳳儀陷落在“全職悲哀”中,幾乎一天24小時都在為離婚情緒低落,晨暮交接,昏睡和清醒之間,知道又要面對不可挽回的現實,內心灼痛。

一個傳統家庭出身的女子,一生都把首次婚姻沒有白頭到老當作人生遺憾,難得的是,即便如此,她和前夫何文匯也沒有形同陌路,他讓她洞悉了自己的弱點和錯誤,他們把對舊伴侶的感念轉變為親情,梁鳳儀小說封面上的書名,大多由何文匯題字,她的作品改編的電視劇,很多主題曲由何文匯填詞。

梁鳳儀的父母甚至在遺囑中寫道:不管以後何文匯是不是我們的女婿,他都是我們遺產繼承人之一。

多年後,梁鳳儀談到這段前情,說了六個字:情已遠,恩尚在。

懂得反省和感恩的女子,做什麼都不會太差。

而她和黃宜弘的婚姻,卻是被一場災難加速。

獨居的梁鳳儀回家後遭遇兩個蒙面綁匪的侵襲,周鏇近八個小時終於被釋放,之後,綁匪打電話勒索,她不斷拖延時間,讓警方追蹤到隱匿位置將其抓獲。

她全程沒有掉過一滴淚。

相反,從美國出差回來的黃宜弘聞訊後,卻落了淚:“男人愛女人,就應該有能力保護她。我沒有做到,所以我不配說愛你。”綁匪被公審時,黃宜弘堅決不讓梁鳳儀去法庭,不願意她記住壞人的相貌成為終生陰影,他說:“我去盯著他們,看清楚他們的模樣,保證以後絕不讓他們接近你。”

他說到做到,放下手頭工作每次開庭都坐前面盯著綁匪,連續兩周,直到審判結束。

她後來說:“感情需要經過能表現品格和深刻地愛護對方的難忘事件孕育出來,才值得生死相許。”

這場磨難,加深了兩人的依戀,相戀數年之後終成夫妻。

感情上的良性循環激發了她的創作才情,她開始創造另一個奇蹟:每天寫15000字的小說,每個月出兩本書。

在很多人每天閱讀量都達不到15000字的時候,她居然能夠每天創作15000字,同樣以碼字為職業的我深知其中的勞動量,至少,這個天文數字我做不到。

所以,看看那些逆勢而上鹹魚翻身的人吧,他們其實都特別善於把命運踢過來的冷板凳坐熱。

Ta們在生活拋物線的底端積累了足夠的能量,屏住氣慢慢釋放,踩過那些坑坑窪窪的小路,把自己送到高速公路入口,再卯足了勁兒全力出發。

Ta們把痛苦像糖一樣吃掉,在最艱難的時候還能對著世界微笑,這樣的人即便達不到通俗意義上的“成功”,也足以令人尊敬,那種就算“墩個地洗個碗”也比百分之九十的人優秀的認真和堅持,最終讓Ta們釋放出光彩——優質普通人溫婉的光芒,或者明星們耀眼的燦爛。

所以,這根本不是“逆襲”,而是Ta們順理成章應該有的收穫,也是平凡的日子中自然而然的軌跡,只是,這種反轉從來不是等來的。

幸運與不幸都像多米諾骨牌,有人天生具備把好運氣延伸下去的能力,有人後天擁有止損抗摔的能力,那些“逆襲”的人,驚艷我們的並不是Ta們的成功,而是Ta們始終保持的向上的姿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