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人生感悟

那些過分的關心,其實不是關心

生活中很多人都會有這樣一種體驗。

即當我們對某個人表現出過分的關心,或者對其某種行為表現出過度關注的時候,非但不會獲得對方的感激,反而會遭到對方莫名其妙的冷處理,甚至抗拒與反感。

此時,我們心裡就會滋生出一種對方辜負自己好意,甚至完全不知好歹的委屈情緒。可真是如此么?

當然不是。

01

以前公司有一美女同事萱萱,為人特別熱情。

同事小A買了一個心儀已久的卡通塑膠杯,萱萱見了馬上說,塑膠杯有毒不能用來喝水呀。小A微笑回應說我知道呀,可是我太喜歡了。

第二天看見了,她又說,哎呀,你不知道塑膠杯有毒嗎?小A笑了笑沒有說話。

第三天又被撞見,唉,說了有毒你還喝。小A沒有回應,打好水便灰著臉走開了。

以後她在的時候,小A都不再去接水了。

B同事買了一套化妝品,萱萱見了馬上說,你為什麼買這牌子啊,很多人都說它們有些成分嚴重超標,價格又不便宜,我覺得XX牌子的比這個好多了。

B同事笑道沒事,我一直用這個,習慣了。

可萱萱似乎完全沒聽進去,以後每次見了都會說幾句,B同事的態度也由開始的感激,漸漸變為冷淡,最後淪為反感。

而類似的情況在辦公室里經常上演。慢慢的,大家對萱萱都有點敬而遠之。

再來聽一個故事。

大學時候,同學大煌處上一個妹子,恰好另一同學光哥和那妹子的朋友圈有些交集,所以知道那妹子沒有端正成熟的愛情觀,脾氣也不好。

於是光哥根據自己多年的愛情經驗,強烈建議大黃停止發展,可大煌卻認為這些都不是問題,更何況他那時候早已情毒發作,所以堅定地和那妹子走到了一起,引得光哥頻頻嘆息。

開始時候,大煌沒事就會在寢室分享他們的趣事,可是光哥每次都會對大黃反覆灌輸他的愛情理論,並勸導其不要過於深入。這樣次數一多,大煌便再也不在寢室談論感情相關的事情,並且一看見光哥就立馬遠遁。

後來,大煌被妹子劈腿,光哥知道後便頻頻感慨:早知道會是這樣,當時還不聽我的。那語氣頗有一種忍辱負重,最終一雪前恥般的放鬆與愜意。

後來在有一次光哥又拿出來說的時候,大煌一蹦老高,一句話把光哥噎住了:老子樂意,關你個鳥事。

光哥一臉苦相的望著我們,大家頗有默契地保持了沉默。估計大家心裡都閃現兩個字。

活該。

02

心理學上有一個詞語,叫做心理捲入程度過高。即個人在心理上與環境的關聯程度過高,過度為他人操心和受他人影響的心理情緒。

而對於這種心理捲入程度過高的原因分析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解釋便是,其本身具有不自信的特質,害怕別人對他的否定與排斥。

確實如此,習慣性地過度關心別人的生活,這種行為本身就是不健康的,甚至可以說他骨子裡便存在一種自卑。由於他對自身的不自信,害怕別人否定自己,所以便首先否定別人,然後再嘗試引導別人進入自己的思維框架,從而獲得別人的認可,甚至崇拜。

萱萱那時候是剛進公司不久的實習生,與同事之間的感情自然不像老同事之間那么熟絡,所以她希望更好的融入大家的圈子。而且她在業務技能方面相對也比較生疏,所以她潛意識裡亦迫切地需要別人對自身的肯定。

而光哥更是因為自身豐富的愛情經歷,一直便以情聖自居,沒事就喜歡給大家弄一個愛情講座。所以當大煌沒有接受他的建議時,他就會不自主便產生一種“權威”受到懷疑與挑戰的錯覺,從而反覆地去勸說。

而根據後面大煌被劈腿後他所表現出來的行為,更是印證了這樣一個事實:他的關心早已不再純粹,甚至發展到後面,更多的是一種對自身愛情觀的維護。

有這樣一種現象,便是大家對推銷人員普遍存在一種無名的抗拒,特別是在自己明確表示不需要,甚至反覆地拒絕後,他仍向你喋喋不休地陳述時,這種抗拒就升級為反感,甚至厭惡。

究其根本,摒除那種世俗的偏見,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便是他們存在強行改變我們生活習慣的企圖。

而人都有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叫做防禦機制。

當某些東西嘗試改變我們的固有思維時,防禦機制就會立馬被激活,從而表現出明顯的抗拒。而如果此時對方沒有選擇適可而止,而是反覆嘗試去改變,甚至攻擊時,在防禦機制的催發下,我們便會自主的產生更多的負面情緒因子:反感,厭惡,甚至憤怒。

仔細想想,那種過度關心別人生活的人,其實他們與推銷人員並無二致,都是在向別人推銷自己的“物品”,只不過推銷員推銷的是自己的商品,而他們卻是向別人兜售自己的三觀。

甚至從某些角度出發,這種人比推銷員更招人抗拒與反感,因為前者只是企圖迷惑你的價值觀和生活習慣,從而達到他兜售商品的最終目的,這種迷惑帶有很大的取巧性與時效性,即便你當時腦袋一熱被繞進去了,可回過頭來涼風一吹你便又清醒了。

而他們,卻是直接否定你的生活方式,甚至摧毀你的固有思維與三觀。

除此之外,他們與推銷員還有一個更重要也最可怕的區別,便是他們通常都是會較長期與我們產生交集的朋友、同學或者同事,無論從信任的角度考慮,還是從時間的長度出發,他們對我們影響顯然更為深遠。

而我們內心的防禦機制就像一根繃緊的皮筋,外界對我們思維改變的潛在危險性越強,它受到的挑戰越大,表現出來的抗拒情緒也更加強烈。

03

我們都知道,在社會活動中,人與人之間都存在一個身體上安全距離,過了那個距離便會讓人覺得不自在。

同樣,將之延伸到心理上,當然也存在一個心理安全距離。當你對別人的生活表現出關心時,其實就是你在拉近兩個人的心理距離,開始還好,甚至還會讓人覺得親近與友善。

可一旦逾越了心理上的安全距離,那就變成了過度的關心,其實質就是兩種不同思維或者三觀的的碰撞,而人格的唯一性便決定了只能存在一種,所以要么是對方摒棄自己的思維與三觀,然後接受你的,要么就是將你的驅逐出去。

而在生活中,除開那些原則性的問題外,在一些沒有明顯對錯的選擇中,或者說即便錯了也無傷大雅的事情上,我們當然更傾向於依靠自己的思維去作出反應。

通俗翻譯便是大煌那句話:老子願意,關你個鳥事!

其實,生活本就艱難,與其花過多時間去關注別人,倒不如靜下心來好好充實自己。你需要清醒的認識到這樣一個事實:你所謂的關心,潛意識裡最本質的目的便是想通過向別人反覆兜售自己的三觀,從而獲得一種畸形的存在感。

同樣,你也需要明白這樣一個道理,獲得存在感的正確方式,絕不是靠你對他人生活的介入,對別人過分的關心來完成。而是需要你不斷地強大自身,激勵與感染你周圍的人群,從而達到他人無論從身體上還是思維上向你看齊靠攏的趨勢。

否則,你非但不能拉近兩個人的距離,也不可能獲得你想要的自信與存在感,反而最大的可能便是周圍的朋友與你越來越疏遠。

所以,努力過好自己的生活,對朋友的關心適可而止即可,每個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與原則,亦存在不同的思維與三觀,給彼此一個安全的空間即是對彼此情感的尊重。

因為那些過分的關心,其實根本不是關心。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