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觀後感

戰馬影評

戰馬影評(一)

春節期間在網上線上看了史匹柏的新片――《戰馬》,很震撼,很難忘,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多月,還是忍不住要寫一些感受。

相比描寫二戰的《拯救大兵瑞恩》,反映一戰的《戰馬》是一部反戰主題更深厚的片子,只是風格上和《大兵》是完全兩個類型。《大兵》更傾向於寫實,用赤裸裸的血與火,漫天飛舞的斷臂殘肢,你死我活的肉搏來反映戰爭的殘酷。《戰馬》更多的是寫意,很少有血淋淋的撕殺鏡頭,甚至德國人槍斃兩個逃兵的情節,不僅用遠景處理,鏡頭前還要用風車鏇轉的葉片遮掩一下開槍的瞬間。但並不是說這樣就減弱了戰爭殘酷性的描寫,反而相比易令人產生生理反應的血與火,這樣含蓄的描寫,更令人從心靈的深處湧現出一種對戰爭對死亡的厭惡和對生命的憐憫。尤其是兩匹失去主人的戰馬,被德軍俘獲,用去後勤部門作拉傷兵,拖大炮的苦力的時候,黑馬不堪重負,膝蓋磨穿,奄奄待斃的場景,相信任何一個人看見都會為之動容,測隱之心油然而生。馬的命運尚且如此,人就更不用說了。

戰馬喬伊遠離主人,在炮火連天在戰場上幾經磨難,換了好幾任主人,一會兒英國人,一會兒法國人,一會兒德國人,不管是哪國人,這些“臨時”的主人在戰爭的漩渦之中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在這樣一個不停吞噬生命的巨大黑洞之中,他們的命運也由不得自己,一個小小的個體在戰爭怪獸面前,單薄得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結果總是令人唏噓。

史匹柏沒有著意花大量筆墨去批露戰爭的恐怖,但幾個場景中鏡頭的處理,卻緊緊揪住了觀者的心。

場景一:英軍的騎兵突襲德軍營地,不幸落入德軍精心布置的陷阱。在馬克沁機槍陣地面前,那片開闊地就是死亡,就是地獄。鏡頭是這樣交待的:裝作潰敗的德軍退入樹林邊沿,進入預先布置好的機槍陣地,有一個鏡頭是馬克沁機槍的特寫,就是這樣一部冷血大殺器,在一戰中成為殺人最多的武器,據記載,索姆河戰役中,英法聯軍僅僅一日就在德軍的機槍陣地前橫屍2萬。眼下,用它來掃蕩這些毫無防護的騎兵簡直是小菜一碟,當英軍指揮官發現他們將要面對的是“死神的鐮刀”時,眼睛裡流露出的恐懼,仿佛親眼看見死神的猙獰面容。接下來就是掃射,不停地掃射……史匹柏沒有花費力氣和工本去拍英軍在彈雨中人仰馬翻的鏡頭,這樣可能讓一些喜歡血腥暴力的影迷不過癮,但是戰爭的殘忍已經一覽無餘。槍聲停止之後,德國士兵們紛紛從掩體中起身準備打掃戰場,又是一個特寫,槍口冒著硝煙的馬克沁機槍,讓人聯想起剛剛飽餐了一頓的獅子,心滿意足地舔著嘴唇……而英軍那邊,除了被嚇破了膽的指揮官被德軍生擒活捉,就只剩下了失去主人的戰馬在林中漫無目的的奔跑……當鏡頭搖起給出戰場全景的時候,幾分鐘前還英勇衝鋒的英國皇家騎兵勇士,已經屍體橫陳,戰死疆場。騎兵,這個古老的兵種,終於在人類進入工業文明之後,用更先進的殺人武器宣告了他從此退出歷史舞台。

場景二:艾伯特和他的夥伴在塹壕中搜尋前進,德軍發射了毒氣彈,毫無預兆的情況下,士兵們根本來不及戴上防毒面具。當一枚從天而降的毒氣彈落在他們身邊時,艾伯特的夥伴只來得及叫了一聲他的名字就被黃色的毒氣吞噬,艾伯特本人也中毒失明。和前面那個機槍掃射騎兵的場景一樣,每個士兵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個體,他們身為軍人,當然渴望上陣殺敵,獲取榮譽,但是在死亡面前,他們對死的恐懼和對生的渴望更加真實。戰爭最大的可憎之處,就是它象一頭永遠吃不飽的怪獸一樣,不停地吞噬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在它永不滿足的胃口下,生命真的毫無價值,象一縷輕煙被風一吹就四散無影,再也尋找不到。反戰的目的和終旨,就是要停止這可怕的殺戳,讓生命重新獲得尊重。

場景三:失去主人的戰馬喬伊在戰場上漫無目的地奔跑,它想回到英國鄉村的家,回到主人的身邊,但到處都是炮彈,陷阱,坦克,鐵絲網,它迷失了方向,精疲力竭,最終被一層層的鐵絲網絆倒。我想當所有人看到那尖利的鐵絲網撕扯著喬伊的身體,深深地嵌進它的皮肉,把它生生拽倒時,心痛的感覺都禁不住油然而生,仿佛那鐵絲勾在了自己的肉里,撕心地痛,心裡禁不住要大喊一聲“NO!”戰爭,不僅是對人的戧害,對所有的生命都一樣,戰馬喬伊和它的同伴也不例外。

場景四:為了解救被鐵絲網纏住的喬伊,一幕奇景出現了。英軍一位士兵,不顧攔阻冒死也要前往空曠的開闊地,搭救喬伊。那邊,敵對的一方,德軍士兵也想把這匹馬帶回到自己這邊。本來是你死我活的對手,卻因為救一匹奄奄一息的馬,成了合作的夥伴。出人的出人,出力的出力,需要鋼絲鉗只喊一聲,同時扔出來五六把。解救成功,為了馬匹的歸屬,還很紳士地扔硬幣還決定輸贏。輸的也沒有惱羞成怒,翻臉不認人,只是互留姓名,互道珍重,就此別過。可能回到戰壕之後,在下一場戰鬥打響的時候,他們又要重新操起步槍,拚命地要射殺對方,以換得自己生存的機會。但此時此刻,他們卻不是敵人,仿佛是愛惜照料自家馬匹的農夫,獵戶。我看到有些評論質疑這個場景的真實性,那是他們不了解歷史和人性。一戰時期敵對的雙方,都還只中普通的軍人,只是為國盡忠,根本不象二戰中被納粹種族滅絕思想煽動起來的狂熱的黨衛軍那般滅絕人性。大家都是普通人,在陰冷潮濕的戰壕里苟延殘喘,飢餓、傷寒、虐疾、老鼠、戰壕腳才是他們共同的敵人。確有這樣的記載,當雙方在陣地戰中相持不下,耗盡元氣,無力再戰時,短暫的休整期,天氣好的時候,雙方的士兵互打招呼,甚至互相走動都是很正常的事。有一種說法,“只有士兵才最珍惜生命,只有軍人才最愛好和平。”

和大部分男孩子一樣,我童年時最愛玩的遊戲,就是打仗,最愛扮演的角色,就是軍人,最崇拜的人物就是電影裡的戰鬥英雄。可是,當我漸漸長大,當我經歷了歲月的洗禮,我的認知發生了變化。我不希望有戰爭發生在我身邊,根本不想真的拿起槍去戰場上殺敵立功,我只希望生活平靜安寧,家庭幸福,渴望社會公平、公正、公義,如果有人為了少數人的私利想挑起戰爭,我會站出來大場說“NO!”

戰馬影評(二)

《戰馬》是一部典型的貼著史匹柏標籤的電影,配樂、攝影、畫面、主題也大都是斯大叔那老一套。從《E.T.》《人工智慧》到《戰馬》《丁丁》,斯大叔的電影裡少不了刺激和感動這兩個詞。《戰馬》是以一匹馬的視角來表述一個反戰主義的故事,裡面夾雜勵志、詼諧、情感這樣最能打動普通人的元素,常常容易被帶入電影的人可能會稀里嘩啦的流淚,而往往偏執於冷靜的人或許會認為這不過是斯大叔又一次炒自己的冷飯罷了。

故事視角很獨特,桀驁不馴的戰馬喬伊占領了絕對主角的地位,這與以往史匹柏拿小孩子、拿外星人、拿機器人來充當主角,看似不同,其實也是一樣,無非是想通過一個近乎於不尋常的視角去探討一些問題。喬伊恰逢一戰,而在20世紀初科技水平並沒有現今發達,馬在戰爭中的起到不可替代的地位,在片子中,又是騎兵,又要拖運傷員,還要給德國佬拉大炮等等,可以說一匹良駒就是一個人能否從戰爭中存下來的秘密武器。故事通過戰爭這一客觀事實與條件,把馬與戰爭對接,以馬的視角在反觀戰爭,傳達反戰的主題。

《戰馬》的敘事接近於史詩敘事,一匹馬的戰爭,製造大量的情感炸彈,人與馬之間難以割捨的感情。電影裡,每一個階段中擁有喬伊的人,未曾不是一個愛馬者,德文郡的男孩、騎兵戰士、小姑娘、德國士兵等等,人對於馬的感情,以及馬極力想逃脫戰爭追逐愛情追逐自由,二者的對接來表現一戰期間當世人的反戰情緒。擁有喬伊的人對生活充滿希望,對戰爭極端厭惡,而置喬伊於死地的人往往是戰爭的製造者,毀滅人類的美好。從德國佬手裡逃出拉大炮的命運,戰馬喬伊在兩方的戰火中狂飆,逃出戰爭,追逐自由,在鐵絲網裡拚命掙扎,使勁逃脫桎梏,卻還是越纏越緊,這就像戰爭期間的人類想擺脫戰爭卻被栓得死死的,最後搭上性命。喬伊最後被對峙的英德雙方合力解救,在接下來以前過去的一小時裡,你我還是在戰場上要殺死對方的死敵,而在解救一匹馬的時候,我們卻像兄弟一樣,手拉手合作,甚至還互相留下姓名交了朋友。這樣在整個戰爭的大格局下,拚死的雙方爭鬥的意義在哪?戰場上兵戎相見的兩個人,近日無怨往日無讎,卻被這隻戰爭的大手指使著去泯滅屬於所有彼此的友誼。導演不去表現在這場戰爭中是軸心國在理,還是協約國更有理,放棄帶有自我立場的評價,而是著眼於戰爭的非人性去探討戰爭的價值與意義,不正面去表現戰爭的殘酷,而是反觀日常百姓與普通士兵對於戰爭的感受與態度,用一匹馬來以小窺大,去對各種非人道行徑進行揭露,給人巨大觸動。

戰馬影評(三)

拍攝動物題材的影片也看過一些,《戰馬》感覺數中上等。

影片的整體畫面感十足,有些鏡頭很唯美,這是我所喜歡的。導演之本意也並不是展現戰爭的無情與殘酷,片中不乏很多幽默元素。啄人的大白鵝,主人公艾伯特騎馬同開汽車的地主公子哥比賽滑稽落馬,艾米麗搞趣的教戰馬喬伊跨越障礙,敵我雙方在窒息的大戰前夕,士兵解救受困的喬伊,從德軍陣地上扔出的十幾把剪線鉗,滑稽的畫面沖淡了戰爭的緊張局面,讓觀眾不禁笑場不斷,憑添了一份輕鬆愜意。

劇中設計的人與馬兩條主線,中間各有隱喻互動,此為該劇的亮點之一。艾伯特與同鄉發小同上戰場,在攻入敵堡取得勝利的同時,同鄉卻因毒氣而喪命,間接暗示了同喬伊一起患難的另外一匹戰馬松拓的死,劇情也果不其然,襯托的相得益彰。

劇中另外一亮點,是德英兩軍對壘,大戰一觸即發之際,雙方為了解救困在地陣上的喬伊,竟暫休刀兵,一起合作,並通過擲硬幣的誠信方式決定戰馬的歸屬,讓人不禁唏噓感慨,戰爭是為了什麼?和平。而這匹戰馬做到了,不禁讓人拍案。記得看過一篇報導中越戰爭的稗官野史,說在80年代戰爭後期,雙方的部隊只形成對壘之勢,很少再操戈開戰。因對峙時間過長,雙方的士兵都相互熟悉。有時你這邊燉肉了,我這邊包餃子了,大家會交換食物共享。可吃飯是兄弟,打仗仍敵人,真若開火,也會互不留情。()此片中兩軍解救戰馬的情節同上面的野史異曲同工,雖真實的情節無法考證,但我相信這是真的。這也是此部電影讓人反思深省之處,戰爭到底給我們帶來了神馬?

劇中展現的缺憾之美是,艾伯特與艾米麗之間並無交集,這與愛情無關。當艾米麗的祖父出現在馬場買下喬伊的時候,故事最美好最浪漫的結局也許應該是艾伯特同艾米麗騎著喬伊凱鏇歸來。然而在夕陽漫天,浪漫至極的餘暉中,出現的是一人一馬的場景,難免讓人失落一二,沒有缺憾才是不完美,仁者見仁吧,這也正是編劇與導演的高明之處。

喬伊經過六七次的流轉還是回到了艾伯特的身邊,此為一個圓滿的結局之一。但也正因流轉過繁,對流轉過程中的人物就很難再進行細緻刻畫,只有通過馬這條線展開,內容銜接也就難免有松垮之嫌,細節上處理的不夠精緻。

我不認為應將此片定義為戰爭片,首先是戰爭場景極少,只是藉助於一戰時期的一個戰爭背景,講述了一匹馬浴火重生,經過重重磨難,與自己的小主人最後相會的故事。傳說中所謂的戰爭片中上佳的故事片,故事片中很棒的戰爭題材電影。

同時,我對音譯過來的電影名稱也表示有些異議,包括英文的標題。所謂War horse-----“戰馬”,自然會讓人首先聯想到這匹馬應如何同主人馳騁疆場、浴血奮戰、奮勇殺敵的場景。而片中更多的是肯定及賦予這匹馬如何能戰勝磨難、克服險阻的精神,戰爭對它來講只是如何涅槃的一個背景。故此“戰”理解為在戰爭的背景下如何戰勝困難的“戰”更合理,而非誤導大家對能戰鬥馬的直接含義,甚至從某一層面理解,它本與戰爭無關。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