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荷花澱讀後感500字

荷花澱讀後感500字(一)

孫犁小說中的故鄉場景描寫不僅充滿生活實感,還在於作者對故鄉充滿感情的詩意描繪上。例如在《荷花澱》的開頭,作者是這樣寫的:

月亮升起來,院子裡涼爽得很,乾淨得很,白天破好的葦眉子潮潤潤的,正好編席。女人坐在小院當中,手指上纏絞著柔滑修長的葦眉子。葦眉子又薄又細,在她懷裡跳躍著。“

多么富有詩意的畫面啊!皎潔的月光、涼爽的庭院、雪白的葦眉子、年輕的女人……短短的幾十個字,作者給人們呈現了一幅美輪美灸的水鄉農家場景。

這些充滿詩情畫意的描寫,幾乎讓人們感覺不到戰爭帶來的沉重壓迫感。”作者敢於打破現實生活的既定框架,將殘酷的現實鬥爭點染了無數新奇瑰麗的浪漫色彩。“正是其故鄉情結的特別彰顯。孫犁就是用這樣充滿詩意的畫筆,描繪出了一幅幅充滿故鄉風情的美妙畫卷,展現了冀中平原與白洋水淀上優美的富有詩意的故鄉場景。

作為一個本質上的農民,孫犁深深地眷戀著冀中平原這塊充滿生機與活力的的土地,這裡是他的根,只有深深的紮根在去故鄉的土地上,才能創作更為輝煌的作品。作為一個農民知識分子作家,孫犁將自己創作的觸角伸展到廣大的冀中農村的每一個角落,用自己充滿感情的彩筆,深情地記錄著冀中農村在那個時代所發生的風雲變幻,生動地書寫著冀中農民在那片土地上所進行的戰爭與革命。孫犁就像艾青一樣,眼裡飽含著感激的淚水,寫下了對故鄉這片土地深沉的愛,詠唱著故鄉美麗廣闊的平原水淀,禮讚著故鄉純樸善良的父老鄉親。

荷花澱讀後感500字(二)

人們常說”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在《荷花澱》這篇小說來說,卻是文中有畫,又文中有詩,這實在是一幅被作者充分詩化了的如同人間仙境般的有著無限開闊境界的荷花圖。這正是作品的真正的魅力所在。不能清晰地從作品的描寫中還原出幾個面目真切的水鄉人物,更不會對其中的戰鬥場面有什麼深刻印象,甚至作品所講述的一部故事都顯得那么朦朦朧朧,似有若無;但你卻絕不會忘記那無邊無際的生長著茂密蘆葦的白洋淀,尤其是那飄著”新鮮的荷葉荷花香“的荷花澱。  ”她像坐在一片潔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潔白的雲彩上。她有時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銀白世界。水面籠起一層薄薄透明的霧,風吹過來,帶著新鮮的荷葉荷花香。“”那一望無邊擠得密密層層的大荷葉迎著陽光舒展開,就像銅牆鐵壁一樣。粉色荷花箭高高地挺出來……“這所有的文字中,哪裡有一點點戰爭的味道?又哪裡有一點點塵世的紛擾?作者正是要通過這種絕美的畫面,把讀者帶入一種純美的境界。

淀上風光的描寫,詞淺意深,意境優美。可以想像:一群婦女坐在小船上,身後是一望無際的荷花澱,近景遠景層次井然,線條分明。讓這群婦女處在這種特定環境中,從她們身上,我們可以看到根據地人民民眾的精神風貌;同時從稻秧、蘆葦、浪花的起伏跳躍,我們仿佛聽到這幅畫面外的風聲、水聲,那就是當時風起雲湧的抗日的時代潮流。一處景物的描寫,竟然能反映如此深刻的內容,可見作家筆底的功力的深厚。

《荷花澱》不是為寫景而寫景,不只描繪出了一副副美麗的風景畫,而是通過寫景來烘托人物,做到了情景相生,或寓意深刻,或暗示象徵。《荷花澱》就是這樣一篇景明、人美、情真、意切的小說,有人評價它是”詩中的小說,小說中的詩“。語言富有特色:樸素、清新、柔美,像藍天上的明月,如山澗里的清泉。所以,閱讀《荷花澱》之後,感覺就像三伏天喝了一瓶冰鎮杏仁露,又像躺在芳草地上聽了一首輕音樂。

荷花澱讀後感500字(三)

讀罷孫犁的《荷花澱》,()就仿佛有一股清新的泥土氣息朴鼻而來,一幅幅淡雅、幽靜的畫面展現在眼前,使人感到”詩體小說“的詩意:用詩一樣的語言,創造了詩一樣的意境。

作品第三節,寫水生嫂深夜編席。”她坐在一片潔白的雪地上,也象坐在一片潔白的雲彩上“。兩個比喻,既寫出了夜的深遠,又表現了水生嫂勤勞、樸實的品質。作者讓畫面隨人物的視線推移:”她有時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銀白世界。水面籠起一層薄薄透明的霧,風吹過來,帶著新鮮的荷葉荷花香“。寫銀白的淀,使畫面淡雅,寫輕紗般的霧,又使畫面靜中有動,而荷葉荷花香更使這寧靜優美的意境增添了色彩和質感,這是作者通過周圍的景物抒寫了自己美好的感情、願望和理想。不僅如此,這幅畫還隱寓著作品中人物的心理。景色是平靜優美的,而水生嫂的心情卻不平靜。夜這么深了,丈夫還沒回來,她正在焦急地在等他呢。可見水生夫婦的篤深情意和恩愛,這與後面描寫夫妻話別場面相照應,突出了人物性格的形成和發展,表現了水生嫂對和平生活的嚮往。可是,日寇的侵略破壞了這美好的生活,這就奠定了水生嫂最後決定參加抗日鬥爭的思想基礎。這一段的景物描寫把寫景、抒情、心理刻畫融合在一起,象一曲隨風飄來的樂曲,又象涓涓流水奏出的完整的樂曲,有情有景,情景交融,言盡而意無窮。

這夜景的描寫作者抓住了”靜“,文中對中午的描寫卻抓住了”動“。”這風從南面吹來,從稻秧上葦尖上吹過來,水面沒有一隻船,水象無邊跳蕩的水銀。“廖廖幾筆勾勒出了中午的荷花澱動態中的靜美,襯托出荷花澱的明朗。景物描寫的明快節奏使我們從中看到了這群年輕婦女裝了一肚子的不快,那躍騰的浪花正暗暗反映出這群婦女樂觀的精神。

淀上風光的描寫,詞淺意深,意境優美。可以想像:一群婦女坐在小船上,身後是一望無際的荷花澱,近景遠景層次井然,線條分明。讓這群婦女處在這種特定環境中,從她們身上,我們可以看到根據地人民民眾的精神風貌;同時從稻秧、蘆葦、浪花的起伏跳躍,我們仿佛聽到這幅畫面外的風聲、水聲,那就是當時風起雲湧的抗日的時代潮流。一處景物的描寫,竟然能反映如此深刻的內容,可見作家筆底的功力的深厚。

倘若我們對文中的幾段景物描寫對比嘴嚼一番,會從中獲得無限美好的享受。它們的構圖不同、意境不同,那詩一樣生動而凝鍊的語言,創造了畫一般美的充滿詩情的意境。孫犁”詩體小說“的風格,我們從中可見一斑。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