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子夜茅盾讀後感

子夜茅盾讀後感(一)

《子夜》這部小說是茅盾為了駁斥當時社會上出現的三種觀點,他運用科學的理論對社會現象進行理解與分析,駁斥了托派認為中國已經走上了資本主義道路,反帝反封建的任務應由資產階級來擔任的觀點。

《子夜》是從吳老太爺進上海就開始寫了,是以主人公吳蓀甫,這樣一個剛毅、頑強、果斷,有魄力,有手腕的人才,但是卻遇上了帝國主義、軍閥政治和工農革命運動的多重浪潮的圍擊中。再加上,他的家裡內部有許多的矛盾,他和他的妻子一直都是貌合神離,並且他也知道自己的妻子其實是有情人的,但是他卻沒有反對妻子與情人的往來,他的弟弟又是一個在大城市這種燈紅酒綠下,慢慢墮落的人物,他的妹妹被大上海這個生活嚇得拿起了《太上感應篇》。吳蓀甫這樣一個在家庭與社會衝擊下得人才,他的性格中因為這些家庭因素,便產生了軟弱、空虛惶惑、悲觀失望,因為他的家庭里沒有人支持的的工作,他也不信任除自己家庭以外的人,更準確的說,他連自己的家人也沒有真正的信任過,這些就造成了他在自己的事業上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最後導致他精神上的崩潰。最後他的工廠也失敗了。

《子夜》這部現代長篇小說是當時社會上成功的一部小說。矛盾利用了許多人物來反襯主人公吳蓀甫,並且也利用了很多的矛盾,使這部小說更加的精彩,如:借雷鳴的出場引出吳蓀甫家庭的內部矛盾,借徐曼麗的出場陰齒吳蓀甫與趙伯韜的矛盾等。在空間是也十分廣大,如:城市與鄉村,商場與戰場等。這些情節的安排與描寫,都無不反映了茅盾在對人物心理性格描寫方面的能力。

《子夜》這部小說,是一部宏大且複雜,嚴謹且鬆弛有度、主次分明。茅盾運用多種藝術手法,揭示了封建地主階級最終是會退出歷史的舞台了,並且也揭示了民族資產階級在這個時代的悲哀。茅盾運用傑出的寫實能力,科學的反駁了社會上當初錯誤的觀點。給在迷茫中的中國人民指明了一條新的道路。也給無產階級文化運動指明了正確的道路。

子夜茅盾讀後感(二)

茅盾先生的《子夜》寫出了30年代初期中國民族工業資本家們生存的困境。外有連連的戰事,內有帝國主義所豢養的買辦金融資本家們的打壓。在這樣一個時代背景下,像吳蓀甫一類想以工業振興中華的宏偉夢想只得是幻像,像肥皂泡泡一樣,飛得再高,也終究逃不過破碎的命運。

吳蓀甫是民族工業資本家,也是《子夜》的主人公。他機智果斷,抱負遠大,在上海那個燈紅酒綠拜金的大城市中占有一席之地。他精明強幹,為自己的夢想雄心勃勃地拼搏。他一口氣吞併了八個小廠,想成為工業界領袖;他與大興煤礦公司總經理王和甫等人創建了益中信託公司;也曾在公債市場上狠賺一筆。但他生不逢時,正處於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中國不能讓他施展自己的才略。雙橋鎮的農民暴動摧毀了他在家鄉經營的產業;他苦心經營的絲廠工潮迭起;處心積慮組建起來的益中公司又因為產品滯銷而成為箍在身上的“濕布衫”;在公債市場上又飽受買辦金融資本家趙伯韜的打壓。但當他想放棄時,他仍對自己說:“不!我還是要幹下去的!中國民族工業就只剩下屈指可數的幾項了!絲業關係中國民族的前提猶大!——只要國家像個國家,政府像個政府,中國工業一定有希望的!”這是《子夜》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儘管吳蓀甫最後終因為在公債市場與趙伯韜的角逐失敗而破產,他的這一句話,還是給我留下了無數的感動與欽佩。

但在欣賞吳蓀甫的同時也得承認他的短處。

他企圖從工人身上挽回因外貨傾銷和軍閥混戰所造成的企業不振,想吸盡工人的血汗彌補他在投機市場上所受到的損失。這些都是他對工人的剝削和壓榨。他自尊心太強,太死要面子,他無法抗拒歷史的必然法則為他安排下的失敗命運。他只能用偽裝的鎮靜來掩飾內心的惶懼和不安,從來不讓人家看見他也有苦悶沮喪的時候,即使是他的妻子林佩瑤。他心中承載了太多,以至於當他破產時,他想到了自殺。直至小說結尾,()他身邊所剩之人已寥寥無幾了。他的自私,貪念,利慾使他“身邊的人”漸漸離開了他。他的悲劇結局也許是從開始就已注定,也許吳老太爺的死就是他命運的伏筆。

此外,《子夜》給我印象最深的,還有環境的描寫。例如它用“天空張著一望無際的灰色的幕,只有西邊的天空像是破了一個洞,露出小小的一塊紫雲。太陽倉皇的面孔在這紫雲後面向下沒落。”這種平淡的環境描寫,以及其他一些惡劣的環境描寫暗示人物的命運或喜或悲。茅盾先生還在很多地方通過自然景物的描寫來渲染氣氛,襯托人物情緒的變化,來鮮明顯示人物性格。“他絕不為寫景而寫景,寫景即為寫人。有時是因情取景,有時是借景寫情,情景交融,文無虛筆。”

讀完全書,不僅感慨與矛盾先生深厚的文學底蘊,也了解了主人公們在當時社會背景下的身不由己。個人慾望,夢想都得順應社會的潮流,逆水行舟,是不可能成功的!

子夜茅盾讀後感(三)

《子夜》標誌著茅盾的創作開始進入了一個新的成熟階段,是我國現代文學一部傑出的革命現實主義的長篇。它從一九三一年十月寫起,至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完稿。在動筆以前,還經歷了一個較長的準備和構思的過程。民族工業資本家吳蓀甫和買辦金融資本家趙伯韜之間的的矛盾和鬥爭,是貫串《子夜》全書的主線。環繞這條主線,《子夜》反映了一九三零年左右革命深入發展、星火燎原的中國社會的面貌。

《子夜》從多方面的錯綜複雜的社會關係中來突出吳蓀甫的性格特徵。作為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的典型人物,吳蓀甫的性格是一個鮮明的矛盾的統一體。他一方面有“站在民族工業立場的義憤”,但另一方面,壓倒他的一切的卻是“個人利害的籌慮”。他是“辦實業”的,他以發展民族工業為己任,他向來反對擁有大資本的杜竹齋一類人專做地皮、金子、公債的買賣;但是他也不能不鑽在瘋狂的公債投機活動里。他希望實現他的資產階級“民主政治”理想,盼望國民黨反蔣派與地方軍閥的聯盟“北方擴大會議”的軍事行動趕快成功,然而當北方的軍事進展不利於他的公債活動的時候,他又“惟恐北方的軍事勢力發展得太快了”。他精明強悍,但又不能不表現出中國民族資產階級先天的軟弱性。他有時果決專斷,有時狐疑惶惑,有時滿懷信心,有時又垂頭喪氣;表面上好象是遇事成竹在胸,而實質上則是舉措乖張。這一切,都是如此矛盾而又很自然地統一在吳蓀甫的性格里。

《子夜》不僅從吳蓀甫同趙伯韜在益中信託公司和公債投機市場上的矛盾和鬥爭來描寫他的性格和命運,它還寫出了吳蓀甫同農村封建經濟之間的密切聯繫和他對農民武裝起義的勢不兩立的態度,而在對待工人運動的態度上,更顯露了他拚命壓榨工人、仇視革命的反動面貌。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