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道士塔讀後感

道士塔讀後感(一)

《道士塔》讓我仿佛置身於敦煌文化衰敗的那一刻。也讓我被因此文章而捲起的沉痛漩渦所吞噬,所淹沒。我拚命地喘著氣,猙獰在其中。在鏇渦中努力地尋找著方向,我無力挽回,於是只能用掩面嘆息。憤慨這一切,迴避這段無情的歷史。王元籙,你將為所做的一切付出巨大的代價,你將成為一個扮錯戲的小丑,一個受人啜泣的千古罪人。

我也曾今帶著份喜悅,踏進承載千年文化的敦煌,在莫高窟的門口便已染上一層淡淡的悲憤,人如煙雲,浩浩蕩蕩的堆積在窟下,排著龍長的隊伍肆意喧譁,一地垃圾,莫高窟下何嘗還留一片淨土,安靜的方寸啊。用悼念的眼神細細品味那古老而又多彩的壁畫,這裡沉澱著多少文化大家的精品。他們盡情揮灑才華於此,只為求的那流芳百世的美麗。每一筆用心勾勒出的線條背後又隱藏著怎樣的亂世之爭,傾國之美。每一個洞中都還殘餘著往昔傷痕的塵灰。無知的王元籙輕鬆地粉刷洞裡貌似礙眼的壁畫,麻木的神經還在為昏庸無光的未來做著計畫,卻不知已走上不可悔改的路。牆上的裂紋似乎正訴說著什麼,裂紋將我們定格在一段時空,但我們還是無法拯救。一做做成為廢墟,不忍細看的婀娜塑像,一袋袋的似垃圾般被揮霍。王園籙——你到底在做什麼?

一座新的文化地窖已被經過粉刷的牆壁很快突出的裂痕而被挖掘。但這並沒有給我們下欣喜和自豪,卻帶給我們更多的懺悔和對當時政府腐敗的鄙視。大雨傾盆般席捲向我們的知識,不渺小但還是依舊未被重視。貪圖金錢的王園籙用大批大批,成百上千的字畫換得不值得一提,少的可憐的銀兩。火燒圓明園的場景像一場過時的黑白電影,不停一幕幕浮現於大腦,我的思緒好亂,真的好亂!夾雜著各種情感,王園籙卻還在一旁安逸的賺著他的小本買賣,始終毫不眨眼的抽乾中華民族所剩無幾的文化鮮血。我現在正浸泡在文化的苦水中。他以為自己的“慷慨”會被人傳頌,可是卻成為低俗、無知、愚昧的代名詞。每當國人在細細鑽研花高價買入的微型膠捲,不忘國恥日夜艱辛,我們只是無償的彌補這過錯。

希望這沉痛的歷史會被歲月洗刷,不在留有任何的足跡。

道士塔讀後感(二)

今天學了余秋雨先生的《道士塔》,余秋雨先生認為,王圓籙是敦煌石窟的罪人,是歷史的罪人。他從外國冒險家的手裡接過極少的錢財,讓他們把難以計數的敦煌文物一箱箱運走,造成了一個古老民族的悲劇。

余先生說,“這是一乾巨大的民族悲劇。王道士只是這齣悲劇中錯步向前的小丑”。這句話,我認為無論站在哪個角度它都是對的,王道士只是一個小配角,他沒有權力沒有勢力去改變什麼,余先生也承認“讓他這具無知的軀體全然肩起這筆文化重債,連我們也會覺得無論”。至於對石窟的破壞,暫且跟從余先生的說法。王道士用石灰把牆壁刷了一遍,()但“農民做事就講個認真,她再細細刷上第二遍”,接著,他又找幫手借幾個鐵錘,讓原先幾座雕塑“委曲”一下,結果才幾下,婀娜的體態變成碎片,柔美的淺笑變成了泥巴。看到這,我不禁想為“認真”二字大笑,但那幾下錘子仿佛捶在我的心坎上,痛得我想放聲大哭。哭不得,笑不得,哭笑不得,我總算體會到了。文章快完結時,余先生髮出感慨:“偌大的中國,竟存不下幾卷經文!比之於被官員大量糟蹋的情景,我有時甚至狠狠地說一句:寧肯存放在倫敦博物館裡!”

俗話說:不知者不罪。王道士既然無知,那么就應該無罪。除了可能有破壞文物的罪行外,我認為也應該無罪。因為他無知呀,又不是他願意這么無知。如果他不是農民,深知其價值卻裝作無知,把文物以高價賣出去,那么他是賣國賊,他無恥,他才有罪。但現在錯不在他,可惡的是那些官員。可幾遍官員們有一顆赤誠的心,運回宮中保存,那又怎么樣呢?八國聯軍原來,還是搶的搶,燒的燒,損失將會更大。在這點上,我認為歷史是很公平的,有它必然的發展。當人不懂得珍惜自己的一切,就必定會失去自己的一切。外國冒險家“盜取”中國的寶物似乎也就成了必然,它們的精神應該受到讚賞,但當他們忘記一些極基本的前提,事實也不會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事實總會證明一切。說實話,我真的情願它們存放在大英博物館或者羅浮宮這些地方,因為人家保存得確實比我們好,在中國,博物館被盜的事件時有發生,叫人怎么安心呢?至於恥辱嘛,這個不好說。不能因為自己得不到這個東西也不讓別人得到,雖說文物是出自中國的。但我認為也可以這樣想,科學、藝術都是無國界的,放在哪其實都一樣,只要各方都享有同等權利。

道士塔讀後感(三)

中國的歷史源遠流長,中國的文化更是博大精深。正是這些給中華兒女留下了許多的智慧結晶,而一些無知的人卻白白糟蹋了。因而釀下一出出巨大的民族悲劇。余秋雨筆下的一小說《道士塔》,就描繪了一個因人們的自私,貪婪而留下的民族悲劇。

一位逃荒到甘肅的湖北麻城農民,在那裡做了道士,幾經轉折,不幸,他當了莫高窟的家。把持著中國古代最燦爛的文化。王道士為了一點金錢把莫高窟中價值連城的文物白白送給了歐美學者,此刻的中國人正為了那幾毛錢的運費而不願意把文物運到省城博物館保管。他們不可能知道歐美學者是多么高興自己從一個蠢人手中搶救出那么多遺產文物。

中國古代最燦爛的文化之一,就這樣被一個無名道士斷送了。難道中華文化只是渺小的一個道士可以斷送的?當時諾大的中國連幾卷經文都存不下,這是為什麼,為什麼?一個為了幾毛錢都不願意拿出救文物的國家,怎么可能保護好中國燦爛的文化。

文中作者引用了中國青年寫給火燒圓明園的額爾金勳爵的幾行詩句:我好恨,恨我沒早生一個世紀,是我能與你對視著站立,陰森幽暗的古堡,晨光微露的曠野,要么我拾起你剩下的手套,要么你接住我甩過去的劍,要么你我各乘一馬,遠離天遮天的帥旗,離開如雲的戰陣,決勝負於城下。一句句深入人心的話,無不表達出後人們對前人的痛惜。

每一個歷史文化悲劇,都讓我們中國失去了許多隻屬於我們中華文明的光環,也讓我們後人明白一個國家的文化要想永遠流傳下去,就應該用最率真的態度對待歷史留下的一切。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