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孔雀東南飛讀後感

孔雀東南飛讀後感(一)

仲卿跟蘭芝兩情相悅,不能長相斯守,便有了“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彷徨”的淒涼。為了解脫單獨徘徊的淒涼,他們抉擇了獨特殉情。留下了“蒲葦韌如絲,磐石無轉移”的千古盟誓。終究,他們還是走在了一起,好不令人掬淚的悲涼――“生不偕老”,好不令人感慨的幸福――“死求同穴”……

對蘭芝為焦母不容而以致夫妻分別的原因七嘴八舌,各執其辭。我雖不才,也還想置喙多少句。在我看來,還有兩大可能:

《禮記內則》中說:“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悅,出。”仲卿“甚宜其妻”,這無疑難?當焦母保持遣蘭芝走時,只聽到仲卿失望而悲愴的吆喝:“今若遣此婦,終老不復取!”從前噓寒問暖,無所不談,堪稱母子密意矣。當初小夫妻昵喃燕語,忘乎所以。宏大的落差,強烈的失蹤感猛然襲向焦母,她蹣跚失措。試問向來都把全副精力寄託於獨子身上的她,情何以堪?於是,悲劇的序幕被拉開……此或為其一。

其二,焦母守寡多年,獨獨地守著這么的一個法寶兒子。深閨一貫孤單寂寞,本人的日子不好過,也便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幸福。時下,卻突然地瞧見兒與媳的卿卿我我,如膠似膝,好不恩愛。不管是嫉妒也好,忌恨也好,反正,她惱怒了!

你聽我說,這並非謬論。張愛玲的《金鎖記》里,主人公七巧就是翻版焦母。七巧出身卑微,嫁入豪門。丈夫卻是患有骨癆,離不得床半步的。且豪門長短多,這樣的生涯,只管七巧非善男信女,與幸福大概也沾不上邊吧。守到大女長安長大了,要嫁人了,七巧還困著女兒不放。別人認為是愛女心切吧。推掉了幾個忠誠信徒,長安步進了為難的年事,終於遇了那么的一個男人,她以為幸福就要到來了!這時,七巧卻躡手躡腳地從陰沉的木梯上吱吱地走下來。面對著準女婿,她興許只有輕輕地問候一聲,甚至僅是牽動嘴角的一絲笑就能夠了。然,她沒有,輕輕地張口,微微地笑道:“長安還在上面吸著煙呢,再等一下吧,或是……”幸福的水晶蘋果讓七巧輕輕地一抹,碎片散落一地。天知道,為了這男人,可憐的長安早已戒掉煙了!

曹七巧,這母親,她到底怎么了?難說不是仲卿的母親心裡懷的鬼胎在曹七巧身上還魂了。

畢竟,蘭芝仍是衣著新娘妝向清池赴身而去了。這與祝英台葬身梁山伯的墳里不是有著殊途同歸之妙?!一身的嫁奩,漫天的通紅,本該都是洋洋喜氣的一片,然而這微微的一躍,那“生不偕老,死求同穴”的尋求卻教這所有都於霎時結束了,這漂亮舉動如流星被定格,在數千年的時間荒原里,數億人的心靈深處,是瞬間,也是永恆!

看完《孔雀東南飛》,心中一片戚然,“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韌如絲,磐石無轉移”那動搖淒楚的誓言穿梭了時空,時常迴響於耳畔。

孔雀東南飛讀後感(二)

愛一個人需要什麼?我說不出。但焦仲卿與劉蘭芝會堅定的告訴你:這份愛情需要全身心的付出,致死不愈的信念,真心的告白等等。不知道你發現沒有,圍繞在焦、劉身邊的種種事端全都被一樣東西所驅動和主宰,那就是人性中陰暗的一面,懷疑、猜忌、誤解,無不一波未停一波又起的興風起浪,這些滲透進他們的愛情中,如不及時化解,後果是災難性的。

由於焦仲卿之母的極度冷眼,嫁入焦府才兩年的劉蘭芝無奈的被遣回了娘家。對此,仲卿顯的無能為力,在孝字當頭的社會裡,他選擇了妥協。且不談焦母與劉蘭芝誰對誰錯,單是焦仲卿為蘭芝極力的袒護中,焦仲卿愛劉蘭芝是有目共睹的。或許送走劉蘭芝只是權宜之計,公務纏身的他實在無法顧及這家中變故,也許只想緩和一下局勢的他,怎么也料想不到由此而引發的後果。從此人隔兩地,兩顆心也隔絕了。

根據其風俗,媳婦被婆家趕回娘家無異於被休棄了。在這種風氣的定勢下,在漫長而又消沉的歲月中,()焦仲卿臨別時給她的誓言與希望,猶如殘留的燭光一樣越來越暗。在家人的止不住的勸說再婚下,與內心裡萌生的懷疑,種種的疊加,她終於支持不下去了。心神不定的她糊裡糊塗的答應再婚。不要責備她,她僅僅只為了知道他還是愛她的么,他什麼時候來接他?她是為了確定什麼還是在試探什麼,我想這場愛情皆因此而暗淡下去。

當那個熟悉的聲音劃破夜空傳來時,那種雨過天晴心花怒放的心情怎能不使蘭芝欣喜若狂,奔出門去,兩人深情對望時,蘭芝的心結不復存在。但仲卿的話卻深深刺痛了她“卿當日勝貴,吾獨向黃泉”。悔恨不已的蘭芝面對另一個誤解,她無能為力,唯一死以證明她對仲卿愛之深,愛之烈,超越生死與時空。

結局是美滿的,他們完成了他們認為最能保留這段愛情的唯一方式。在臨死前,他們心中不再疑惑,不再猜忌、誤解。在此之後,那些曾令他們嘗盡辛酸的東西將永遠不會再撼動他們的愛情了。

孔雀東南飛讀後感(三)

鳴蟬放棄了對往日青春的堅守,一聲蛙鳴蒼涼了秋夜冰釋的溫度,一個人孤孤單單坐在窗前,依然還在為焦仲卿和劉蘭芝的纏綿的悲劇愛情而感嘆,一段多么美麗的佳話就那樣匆匆結束了,走的那么倉促、那么淒婉……

當春去夏來,夏去秋又來,蘭芝的淚水從無斷流,也許匯成一條小河了吧。而她卻還在堅強的等著、盼著、守候著……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因為愛情,卓文君奔向了司馬相如;因為愛情,孟姜女哭倒了萬里長城;因為愛情,林黛玉含恨焚詩稿;也是因為愛情,祝英台忍悲赴清泉;同樣是為了愛情,劉蘭芝和焦仲卿又演繹了一段人間悲情,譜寫了一曲命運悲歌。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