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三重門讀後感2000字

這是一篇應付假期作業的讀後感,大家湊和著看看。

選這本書寫讀後感,寫這篇讀後感,一定不會受到老師欣賞,這點我肯定。

韓寒被譽為80後的代表人物,他所代表的是什麼?是一种放盪不羈的個性?是一種超世脫俗的感官?還是一種叛逆出格的精神?

都是,也都不是。

韓寒所代表的是我們這個群體的觀念,這個群體的想法,只是他敢於用文筆表達,用他那自詡的才華,讓筆尖流露出一段段真實的情感。

《三重門》這本書,是韓寒的成名之作,他往後的著作我也多少拜讀一二。從它們之中,並不能確切地說得到了什麼,獲悉了什麼。看完《三重門》,並不像看完《霧都孤兒》後能感受到當時英國光怪陸離的一面,也不像看完《呼嘯山莊》後驚嘆人心的複雜險惡。而這本書,是一種現實,好像一面鏡子,映照出各式各樣的青年人。說青年人不穩重,浮躁,一點也沒錯,因為長者們走過的路確實比我們多了些。

可是,我們這一代有我們的個性,有我們的思想,思想應該是不斷更新而並非傳承。只有在不斷更新的過程中,才能去其糟粕,取其精華,而傳承下來的思想道德理念固然可貴,可是令人厭惡的一面卻無法磨滅。

中國傳統理念中,家長為尊,師長為聖,他們的話就是至理名言,對於這些諄諄教導,我們本應無可非議全盤接受。家長說一,就是一,師長說二,就是二。

而許許多多的家長,都有極強的虛榮心理,他們從小教會孩子,什麼叫做謊言,謊言越是動聽,就越真實。新東方的郭將老師曾經告訴我們這樣的經歷,他說:“你們的家長是不是也是這樣,小時候讓你們花一下午硬著頭皮背一首奇難無比的詩,晚飯過後拉著你的小手到了鄰居面前說:‘你們看看,我家這孩兒多聰明,他過目不忘啊。你看他剛隨便翻了一篇詩,隨意瞄了幾眼,就會背了,來,孩兒,背給大伙兒聽聽。’背完之後,讚許聲如悅耳的鳥聲接連不斷,嘰嘰喳喳、嘩啦嘩啦。

作為家長的他們心裡那個樂啊無法用言語形容,就好像中了百萬大獎,嘴裡含著永遠不會化的蜜糖,那種笑容似乎上了天堂。而之後就立馬把你們拖回家繼續苦背詩歌,日復一日幹著同樣的累活兒,而他們天天享受飛向天堂的快感。”

聽罷,我們都笑得前伏後仰,現在想想,感覺這笑話酸味兒濃得很,家長的虛榮心,怎能去損害孩子純白的內心世界呢?怎能建立在孩子們的痛苦之上?可能舉這樣一個例子有點偏激,無論如何,家長是尊者,師長是聖人,這個觀念仍然會被中國傳統教育所堅持著,就好像一塊潰爛的肉,你無法阻止它繼續潰爛下去,最終愈演愈練。沒事兒,還是一塊肉呢,還能吃,只是性質不同了罷了。

郭將老師十八歲就大學畢業了,屬於一個天才型學生,現在是博士生,可是他的成就,並非和學業成正比,並且曾經深受他學弟的欺騙,卻始終蒙在鼓裡。

那么,讓我們反思一下中國的傳統教育,中國的教育固然是嚴密的,是篩選智者的不二方法,可是應試教育方式,又怎能讓我們的國家富強起來,又怎會真正適合所有的學生?對我們的前途真的有利嗎?很多時候,我們無法靜下心來好好了解歷史,研讀名著,是因為理科題目不斷困擾著我們,禁錮著我們的思維。錯不在於我們,也不知在於誰的身上,又能責怪誰呢,大綱上的要求一直如此,又怎能隨意更改替換?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無邊的習題,煩惱時的牢騷,失落時的哀嘆了。讀好書就一定能升官發財?非也,但你所能得到的機會會比在學習能力稍遜一籌的人多得多。

這只能說明,中國的俗人太多,注重的只是那張比一輛卡車還重的文憑,注重的是你的學歷,而你的能力,你是否適合這項工作,都是之後考慮的因素。

在這個“俗”社會中,我們又能多說什麼呢?說多了,會被人罵自視清高,不要臉,不說,憋在肚子裡也怪難受的,憋著憋著,吐了一身並不雅觀啊,破壞了中國的傳統道德美德,有失體統。

所以學學韓寒,學學這叛逆的精神,寫點東西吧,寫給誰看?寫給要看的人看,不要看的人直接無視吧,反正總會有人要看的,除非你自己不當自己是個人,自己寫的作品,多多少少還是會自我欣賞的。我想,尊敬的師長們,也無法對韓寒多評價什麼吧,他的《三重門》,就是比你寫過的任何一篇文章火,人家就是比你牛,你又奈何呢?無奈吧,師長們心裡其實及其不希望我們接觸韓寒的作品,因為太叛逆,太違背現實的道德倫理觀了。

韓寒的作品會不會成為經典,這還有待考證,我們無從定論。可是這樣的作品,卻實實在在地橫亘在我們這年代的文化中,()任機槍掃射,核子彈接連炸裂,都無法摧毀這種異調文化。

新概念作文一等獎可不是蓋的。

同是一等獎獲得者的郭敬明,就沒有這么敢於吐露真言,高談闊論了。那些催淚的作品,感動過後,十有八九也隨著腸胃的蠕動消化了。我對郭敬明的文筆,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在下此身如若有此造詣,也不妄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了。

然而,我更多地佩服韓寒,和他的共鳴是不期而遇的,從沒看過有人敢這樣寫作,更確切的說,是在寫自己大腦思維的映照,說它們無聊,確實有點,可是它們真實,真的很真實。我們這個社會,有這么多不足,可是俗人們總喜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得過且過,正所謂,“槍打出頭鳥”,所以低調點,不是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嗎?所以在掌握權勢,可以定你“罪名”的人面前,卑微地低下頭,誇張點就磕個頭吧,最好是磕響頭,若是腦袋上掛點血漬就更好了。

那樣做的話,吃虧的人永遠不會是你,而會不會吃鱉那就說不準了。

活在這個社會上,我們只能削去身上的一些稜角,儘量圓滑些,能忽略的種種缺陷就忽略吧,千萬不要一根筋,你身上都那么多筋了,就不要緊握著那根凸現的筋不放呀,用點力,把它按進去,凸出來是有個性,可是不符合傳統的審美觀念呀,所以還是按進去,牢牢按進去的好。

韓寒在老師面前大概是吃鱉吃脹了,便大筆一揮,用他那才高沒八斗也有七斗的才華反駁起來,和傳統較起勁來,引領這幫“現代人”,一個勁兒地叫好。而你呢?你又有什麼才又有什麼能和傳統教育傳統文化鬥爭?沒有吧?韓寒就一個,所以識相點,沉默與爆發,還是選擇沉默吧,這么多人都沉默了,不多你一個也不少你一個,跟著大家混混總是對的,隨波逐流,這么美麗的成語難道你沒聽過沒學過嗎?那么你真的很對不起那些嘔心瀝血的教導你的尊師。

對著牆壁練習拳擊,拿著家裡的器具練習天女散花,這一切可能都是你拿來發泄的手段。那種敢怒不敢言的時代,在中國永遠不會全然消退,反而是後患無窮,因此自我發泄為上上策。發泄過後,又痛又脹的是你的拳頭,損失的是你的財產,那些你不爽的人,不爽的事情,好像絲毫沒有受到影響。所以呢,還是冷靜點冷靜點,換種對自己利益沒有損害的方式發泄發泄,總之在這個世界上呢,你看不慣的事情多了,你的眼球也就習慣了。

要敢於做一個俗人,你才能在社會上過得更加愉悅舒適,這種話在我這樣一個學生的口中吐出,似乎不太合適,可是事實就是如此,只是我比大家更早看清看穿罷了。

可悲啊,悲哉悲哉!抱怨為什麼活在世界上天天都要受罪呢?上帝笑了,慈愛地對他的子女們說:“把你們送來這兒,你們以為是讓你們玩的?美死你們了,來這兒,當然是苦汝心志,勞汝筋骨,餓汝體膚,讓你們經受重重磨難,才知天堂來之不易啊!”

喔?原來是這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