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滕王閣序讀後感

滕王閣序讀後感(一)

林中流淌的溪水,面前總會有巨石、橫木攔住去路,河道也並非筆直,而是曲曲折折,總是阻止溪水前進。人生也正是這樣。人所踏上的道路不是一帆風順的,而是坎坷密布,荊棘叢生。時運不濟,命途多舛。

在大唐王朝強盛的唐高宗年間,從絳州龍門走出了一位才高八斗的文人。他就是初唐四傑之一的王勃。他才華早露,十四歲時即被授予官職。然而他卻在仕途至終因才華橫溢而遭受了兩次打擊。這也宣告了他仕途的終結。

上元二年,滕王閣上,他即席作賦,寫下了千古名篇《滕王閣序》,為歷代傳頌讚賞。今日,讀《滕王閣序》,我會在開始時同情王勃的遭遇。然而,讀至“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時,我便漸漸由同情變為了讚賞與佩服。讀罷此文,我深有感觸。

林中的溪水雖身處曲折的河道中,面對攔路的艱難險阻,卻毫不畏懼、毫不氣餒,只是聚成一股又一股的水流沖向障礙,衝破障礙,流向遠方。人在經歷了失敗、打擊、挫折後,需要一種樂觀向上的心態,擁有這種心態後,人就會變得不畏困難,像溪水一樣勇於面對,勇於承擔,勇於挑戰,在摔倒之後滿懷信心地再度站起,為追尋成功繼續前行。

王勃前往交趾看望自己被貶的父親途中,心中還懷著兩次打擊給他留下的陰影。然而在《滕王閣序》卻表現出了一種積極的壯懷。“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使人精神一振,感受到作者那種身處逆境卻仍樂觀向上的心情。西漢史學家司馬遷慘遭酷刑,卻最終完成了“史家絕唱”的《史記》。他在《報任安書》中寫道蓋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兵法》修列;不韋遷蜀,世傳《呂覽》;韓非囚秦,《說難》、《孤憤》。《詩》三百篇,大氐賢聖發憤之所為作也。發明家愛迪生,失敗兩千多次後方才成功。音樂家貝多芬失聰,仍作出了一生中最偉大的音樂篇章。經歷了痛苦的生命才能稱其為人,真正的成功者都是從痛苦中超度出來的。古人在逆境,經歷失敗,這些不僅沒有束縛他們的手腳,反而成就了他們的成功。若只是一味地感嘆命運的不公,只會停滯不前,碌碌無為終此一生。

人生失意後,重要的不是別人的雪中送炭,而是自身需要一種積極樂觀的態度去面對一切。命運是無情的,即使是叱吒疆場的一代名將李廣也沒有得到命運之神的眷顧,終身未得封侯,自刎沙場。海倫凱勒曾說過:“對於無可挽回的事,就應想得開點,不要總強求不可能的結果。”真正重要的並不是在一個人的身上發生了什麼,而是這個人如何去看待。人不能只為自己的命運嘆息,而是應該努力去改變命運。而改變命運就需要有向困難挑戰的勇氣和永不放棄的信心。而這些就需要心態的樂觀。擁有了樂觀的心態,人的心胸會變得寬廣,不會總因失敗而痛苦,心中會產生希望,進而會產生動力,使人繼續向成功邁進。心態是成功的基石,正如一位名人所言:“播下一種心態,收穫一種思想;播下一種思想,收穫一種行為;播下一種行為,收穫一種習慣;播下一種習慣,收穫一種性格;播下一種性格,收穫一種命運。”一切的根源就是一種心態。人如果改變了心態,就能改變他的命運。積極的心態,能使人重新振作,重拾信心;積極的心態,能使人不畏挑戰,勇往直前;積極的心態,能使人堅持不懈,持之以恆,積極的心態,能使人超越自我,走向成功。

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林中的溪水,終有一天會流到廣闊的大洋。人如果永懷積極樂觀之心,終會鑄成人生的輝煌。

滕王閣序讀後感(二)

是夜,獨坐於籠中,一盞青燈,半手殘卷,搖頭晃腦,念念有詞,假馬拉鬼了半天,也沒見一隻從天而將,衣袂飄飄的白狐,都是騙子,哪裡來的什麼白狐,算了,我也不是什麼書生,遇不來也罷。

沒來由的瞌睡,怎么這么困呢,想想白天也沒幹嘛啊,砸路燈,搶銀行,打飛機,搶登釣魚島,這些也都不是我乾的啊。不過在這裡還是要向那幾個妄圖登入釣魚島宣誓主權的英雄們致敬,你們的愛國熱血激勵了我們的什麼什麼,儘管已經麻木與主權是為誰而宣,但你們仍舊是英雄。我黨呢已經見怪不怪了,按兵不動,堅持敵不動,我不動;敵動了,我抗議的一貫作風,只要不侵犯我黨利益一切好說。一不小心又扯遠了。

還是來說說解困,音樂已經不行了,聽的都想吐了,就在靈魂即將出竅之際,又看到了這篇奇文,拿來一讀,不得了啊,暑氣頓消,困意全無啊,頓時神清氣爽,夜不能寐啊。

正是王勃的《滕王閣序》,千古一序,名不虛傳啊:

攬漢唐人文成一序,絕江山美景於片言。

此序一出,有沒有滕王閣都無所謂了,什麼文以閣名,閣以文傳才是真,這滕王閣本一歌舞之地,現在矗在南昌那的意義也就是為南昌市人民政府掙點錢罷了,要說慕名前去看下我看十有八九,說絕對點肯定會失望的,就像你看新聞聯播,跟現實完全不搭界(其實看新聞聯播也就節目開始主持人報個日期是靠譜的),這讀滕王閣序也是一樣啊,裡面描寫的景色跟現實估計也不好比。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如這般景色你就是請個高手來也PS不出此等畫面,這般意境。況且每個人讀出的景色畫面也都不一樣,完全是精神的享受了。說直白點是在意淫了。

我懷著無比敬仰的心情,就著拼音注釋讀了三遍,人一下子就機靈了,不困了,真的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何以解困,首推此序啊。

唉,王勃就是死的太早了。

滕王閣序讀後感(三)

滕王閣,是中國古代四大名樓之一(另外三座是岳陽樓、黃鶴樓、蓬萊閣)。而如果沒有王勃的這篇千古流傳的《膝王閣序》,滕王閣的盛名自然會削減不少。王勃乃“初唐四傑”之一,少年時期便有“神童”之名,其才情在這風華絕代的《膝王閣序》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現:用詞華美瑰麗,用典琳琅滿目,行文氣勢磅礴、收放白如,既歌詠了滕王閣的雄偉壯觀、賓主的才華橫溢以及滕王閣周圍的絕妙勝景,也抒發了自己懷才不遇、憤慈悲涼而又不甘沉淪的屈湘。《滕王閣序》由此奠定了其在中國古代文學史上不朽的地位。

就是這樣一位滿腹珠磯的才子,卻得不到重用,鬱鬱寡歡,心情煩悶兩個月後,王勃渡海去探望父親時,不幸溺水身亡。

王勃的悲劇並不是很個別的現象,自古以來文人就常常成為統治者的工具,甚至僅僅是擺設。即如李白,已經達到了詩歌創作的頂峰,()亦不過在皇帝的賞識下進官當一個御用文人,一個招之即來、抨之即去的“寵物”李白很不滿,但又有什麼辦法呢?除了寫下類似‘’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篙人“的詩句來一抒豪情,他並沒有什麼辦法擺脫這種屈辱的地位。

但幾千年來中國文人的悲劇命運僅僅在於統治者嗎?顯然不是。文人往往自命不凡,的確,在知識普及程度很低的古代,一個飽讀詩書的文人是可以在精神層面上俯視芸芸眾生的。但這種精神上的距離,在實際生活中也使知識分子與人民大眾有了隔膜像白居易那樣寫詩要讓老婆婆也能明白的文人實屬風毛麟角。脫離民眾的後果是什麼呢?上不能為統治者所用,下不屑與勞苦大眾為伍。多少文人就這樣落得個孤家寡人,潦倒而終。

還有,文人往往受”學而優則仕“的影響,把做官作為人生理想。殊不知,官場險惡,風雲莫測。電視連續劇《鐵齒銅牙紀曉嵐》中,和坤有一段經典台詞:”……紀先生您在文海遨遊,而我卻在宦海打滾兒。文海偶而有點小風小浪,宦海卻永遠是血雨腥風。“看,文壇與官場就有這樣的差別!有些文人學會了政治權謀,搖身一變成為政治家,如王安石;另一些文人”保持本色“,除了幾根硬骨頭和一肚皮學問外,別無長處,於是官是做不下去的,如陶淵明。可悲的是,文人對統治者,在野則口誅筆伐,對官場黑暗也深惡痛絕,但朝廷一開始吸納文人,絕大多數文人又趨之若鶩。明末張獻忠舉兵人蜀,長刀一揮,血流成河。可張獻忠建立的”大西“政權一宣布”開科取士“,立刻有8000多名文人從四面八方趕到成都試圖謀取功名,孰料全變成了張軍的刀下之鬼。

千年一嘆―中國文人的命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