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論中國基辛格讀後感

論中國基辛格讀後感(一)

《論中國(On China)》英文版於2011年出版,中文版2012年10月出版。全書617頁。作者亨利·阿爾弗雷德·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1923年5月27日生於德國費爾特市,是猶太人後裔,1938年移居美國。他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曾任美國國務卿。是美國乃至世界著名的外交家、國際問題專家。他以根據40多年與中國領導人的交往,50多次對中國的訪問,以客觀、理性、嚴謹的態度,撰寫了《論中國》。

總體上說,儘管在漢唐元明清都有中國與世界的交往,但總體上是局部的,有限的,還沒有那一個時代像今天這樣與世界在經濟上、文化上如此深度、廣泛、全面地融入這個世界。中國目前經濟總量居世界第二位,將來將達到第一位。中華民族要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要實現偉大的民族復興,所以我們要認識這個世界,同時也要知道世界在如何看我們。但是,我們畢竟剛剛開始融入這個世界。《論中國》提供了國外政治家,特別是從美國政治家的角度對中國的歷史、政治、文化、思維的認識,為我們認識自己提供了另一個視角,更有益於我們清醒地認識我們自己。唐太宗李世民曾說:“以銅為鑑,可正衣冠;以古為鑑,可知興替,以人為鑑 ,可明得失”。同時為我們在處理與各國關係有重要參考價值,也對在全球化新形勢下中國的文化如何面對,那些保留髮揚,那些揚棄引發深深思考。

基辛格博士首先從晚清時期的中國談起。揭示了幾千年長期中國農業社會相對穩定、富足的社會之後,在外部世界已經現代化、工業化、全球化的情況下,仍舊堅持保守封閉、愚昧無知、妄自尊大、封建專制的社會狀況。他力圖通過清朝到當今時代社會在政治、社會、文化的沿革來認識、了解、揭開中國的神秘面紗。作為一個外交家,他不是僅僅陳述了韓戰、中美建交、三次台海危機等等重大外交事件,而是通過中美關係這一主線,這一系列現象,著重分析中國人的戰略思維模式和外交習慣。

讀了本書以後幾點思考:一是中美關係核心不是意識形態問題,核心是國家戰略利益。上世紀70年代,中國比今天在意識形態上更加極左。但是由於當年前蘇聯構成對中、美兩國的威脅,促進了中美走到一起。而今天,中國深度改革開放,前蘇聯的威脅不復存在,所以中美沒有了共同的敵人,而出現了經濟利益、戰略空間的爭奪,則形成了今天的對抗。而人權問題、價值觀問題等僅僅是藉口。

二是一個國家要令別國信服,要引領世界,不僅有硬實力,更要有軟實力。硬實力也就是經濟實力、軍力等,()也要有軟實力,例如一個國家的正義、誠信、包容。

三是在歷史性轉變的形勢下,中國文化中值得傳承的是什麼?應該是勤勞、善良、堅忍不拔、含蓄縝密。而在中國文化中的糟粕是什麼?應該是官本位,封閉、保守、小農意識。

四是從中國清朝封建社會到當今社會轉變給了我們重要啟示。清朝的封閉、自大,而全然不顧外部世界的全球化、現代化、工業化的大趨勢。不像日本明治維新那樣主動全球化、工業化、現代化,就會被用堅船利炮被動地撬開國門,落後就要挨打。

論中國基辛格讀後感(二)

最近在看基辛格的《論中國》,裡面提到中國人考慮問題是圍棋思維,任何一個棋子的落地,都會從整體考慮。其中,抗美援朝、對越自衛反擊戰,均是此種思維下指導的行動。中國對朝鮮的支持,源自其對朝鮮在整體周邊布局中的思考和認知;對越南抗美的支持,中蘇交惡後,越南與蘇聯結盟,中國政府又一次的從圍棋思維感覺到戰略布局的危險,於是有了又一次的軍事行動。此種解讀有意思,也頗有啟發性。

而且,單就這兩次戰爭來看,是中共建國後,先後挑戰美國和蘇聯當時兩大超級大國的過程。抗美援朝是與美國直接打,對越自衛反擊戰是在越南與蘇聯結盟情況下打的,其實質也是針對蘇聯。用華國鋒的話講,均是“摸了老虎的屁股”。結果第一次,老虎被打蒙了;第二次,老虎直接就沒敢動。不管這兩次戰爭如何評價,但中共不憚自身實力弱的情況,敢於亮劍,為新中國打出了周邊環境的戰略氣勢,這一點應該肯定。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