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讓心自由讀後感

讓心自由讀後感(一)

世間萬物都是同一個生命的化身,萬物本是一體的。我們本來都是純粹的愛,純粹的光,人的感覺不過是光感覺光而已!

人人都是鏡子,萬物都是鏡子,都會反光,都能生成光的映像,每個人都可以從其他人或物里看到自己的存在!

當我的大腦接收到這樣的信息之後,我便時常在周圍的人事物中尋找屬於“我”的那一部分。第一次有深刻的感覺,是通過前前看到了我內在的抱怨和嫉妒。那時,我們還都服務於土豆班,整理環境是我們的共同任務。但是,我的內心深處總會升起一個抱怨的聲音:“為什麼又是我來做!她怎么總是那么拖拉!她怎么就看不到這裡的混亂……”

這樣的聲音一直在我心底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突然有一天我靜下心來與前前,與我心底的那份抱怨連線。然後,我看到了我所有抱怨背後隱藏著的,都是對自己的不滿。我不滿於自己的拖拉,我不滿於我不能偷懶,我不滿我所做的沒被看見!

當我看到這些後,我的內心升起了一股喜悅與接納。當我看清了自己內心的小伎倆時,我開始接納前前,我知道,所有對她的抱怨,只是因為我還沒有接納我自己。愛,便從這一刻開始擴散,我知道我愛的不止是前前,更是我自己!

每個人身上都有我自己的影子,或者說,我可以在每個人身上看到我原本就有的和我期望能夠擁有的。

我在林老師身上看到了很強的組織能力,統籌能力,精準的表達能力與分享精神;我在貝貝身上看到了那種對寶貝的愛以及對工作的熱愛;我在青萍身上看到了清晰、邏輯、有條理、平衡、優雅等等;我在每一個寶貝身上都能看到愛與接納!

在他人身上搜尋“我”的時候,我感覺到我的心更加的平靜,更加的喜悅,更加的接納——原來我是可以這樣的美!當我在他人身上看到了“我”,我便開始放下了我所有對人的評判,我了解了,所有對人或事的評判,最終都返回到了我自己的身上。當我在內心評判別人的拖拉時,同時也是在評判自己的拖拉,當我有情緒升起時,我會看到,這只是我還沒有能力去接納事件的發生,跟其他的人與事都沒有關係。

不忘做評判;不受別人影響;不作假設;行動,盡力,投入,這四個約定從此進駐我的精神。我在生活中學習套用這四個約定時,我看到了我的另一個模式——活在夢境之中!

在我的夢境之中,我給自己作了太多的假設——假設我的生活是另外一種樣子,擁有像林老師一樣的統籌能力,能像青萍一樣優雅,有條不紊……假設我擁有所有我在別人身上看到的優點。在我的假設之中,我常離開了現實,活在夢境裡。雖然在這樣的假設里,我也為自己積蓄了一部分成長的力量,但我看到,更多的時候,我是活在自己的夢裡,別人的陰影里,那個實實在在的我並沒有存在於當下。

不作假設,與生活面對面,是我人生的一大功課!我非常習慣沒有事實依據的空想,也習慣於在自己的腦海里編造一切。因著這樣的假設,對於人與事總是帶著一份深沉的期待,如果事實不符合我的假想,我便陷入痛苦之中。

在人際關係當中,我常做出假設。我假設我是被接納被喜愛的,這樣我的所作所為就會朝著我的假設出發,我會假設出他人對我某些特質的欣賞,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已然沒有了真實,也將自己所有的價值交付給了別人來評價。一旦他人做出的評價與自己的假設不符合時,內在便充滿了傷痛——我真的不好嗎?我又做錯了嗎?

所幸的是,我已經看到了我內在的這一荒謬的模式,我看清了我的假設,看到了我所做的夢!我便開始更多的關注自己真實的想法:我這樣做其實是希望得到他人的關注;我渴望得到更多的肯定及愛。我也了解了別人的想法並不影響我的價值,我就是我,獨一無二,真實的存在!

感恩遇到了《讓心自由》,感恩我開始在生活中與自己重新訂約,重新開始建構我的信念系統,我相信由此我會獲得與以前不一樣的生活狀態!

讓心自由讀後感(二)

每個人都有一個過去,也因此遺留下了一些不為人知或不可為人知的事情,而這些事情常常令我們感到不自在,使得我們不得不隱藏了自己。不願看清自己,成了我們的一種習慣。為了可以適應現實生活,暫時遠離痛苦,我們變得愛自欺欺人——掩飾過去,逃避未來,只是得過且過,因為要看清自己總令人心生畏懼,這是一件既麻煩又困難的事情。

為了自在,首先要不“自在”。

拿到《讓心自由》這本書,“自由”二字並未立刻植入我的心裡,只是看了一個開頭便放下了。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我的心對自由有一份深埋已久的渴望,然而似乎又衝動不起來。那為何‘既是渴望又似乎無動於衷’呢?在那一刻,我並未深思與探究,而且像是有一種本能的意識,竟然不自覺地把這事給放下了、不提了、忘記了、過去了。

直到一天,突然發現:我很不自在,發生了很多事情,不是沒做好,就是忘記了什麼事情,事情又多又繁瑣,而且一團糟,()感到很累、很煩、很苦,想哭又哭不出來。我有了進一步的深入思考……

當一些事情是你無法迴避,會感到不自在,而且必須直面時,在你克服了每一個不自在後,你會驚喜的發現:原來克服了不自在是這么自在的一件事啊!比如,要做一件事,想到了,是用筆記本記下來呢,還是只是記在腦子裡呢。顯然,記在腦子裡來得容易,而用筆記下來,可就麻煩了,既要拿筆紙,還得寫。通常,這時我們會習慣了先記在腦子裡,或者回頭再記回本子上,不就是這點事嘛,不會忘記的。這是一種假設,可能會記住,也可能不會忘記,而事實上很多情況下會忘得一乾二淨。如果不作假設你可以絕對記住,然後全心全力地克服各種麻煩,用本子記下來,放在你可以隨時看到的地方,確保你可以及時準確地完成這件事,那么你一定可以從不自在中獲得自在。

最近,發生了幾件事情,剛好把我的心拉回《讓心自由》這本書中來。我說說其中兩件事,恰巧是去培田的一前一後。

在去培田的前幾周,為了恢復體力,備戰明年初的馬拉松,我開始了跑步。不料,在去培田的前幾天,“舊患”復發:右膝蓋因為負擔過重,開始酸疼,在之前的訓練中因此而中斷過一次。之後幾天,一直不見好,開始有些擔心,真怕影響了培田之行,更影響參加明年的馬拉松,直到去了培田後心依然懸著。或許是因為在培田事情較多,這事在沒有更多關注的情況下,堅持了幾天。有趣的是,經過八九天的高強度行走,尤其是最後兩天的連續爬山,結果卻是右膝蓋已經很多天不再酸疼,這令我恢復了自信。如果是在之前的那一次,或許我就會放棄繼續練了,因為那時我真覺得我的腿以後不能再跑長跑了——我給自己作了個假設,在沒有任何驗證的情況下接受了一個假設的事實,也許只是怕酸疼而已,或者少了個堅持下去的理由,其實我的腿還是棒棒的!退一步講,就算不敢再練下去,好歹也要去醫院檢查一下嘛!死也要死個明白,這才是行動力。

培田回來後,又有一件事使我不自在了幾天,中途還差點想放棄呢!不過,“行動、盡力、投入”之後我卻感到無比的自在。一張收據引發的糾結。培田的一天,我支付了一筆錢,然後開了一張收據,回來後要報銷卻難住了我。收據上有兩個付款記錄:買辣椒的費用和買醋的費用,而我記不清哪一個是我付的,原因是我覺得我可以記得住,沒有另外作記錄;再加上買辣椒費用的記錄寫在第一行,根據我的經驗,先付先寫了,所以我覺得我付的就是辣椒的費用,而第二行只是順帶寫上去的。經過核實買辣椒的費用已經付了,而我卻不清楚到底我付的是哪一個,只好再去核實了。折騰了好幾天終於在打完了第四個電話後弄清楚了,醋的費用才是我付的。儘管這幾天感到不自在,又要打好幾個電話,會很麻煩,還擔心弄不清楚,但是事情總算清楚了,心裡倒自在了些。

作假設,只是讓你一時的自在,一旦事情包不住,將會有更多的不自在湧向你。不作假設,便需要去澄清或驗證,事實上這是在看清你自己,所以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甚至會讓人感到艱難。因此,只有盡心盡力地投入到澄清的行動才可以讓假設真正地遠離我們。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