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群山回唱讀後感

群山回唱讀後感(一)

“這個世界看不見你的內在,它一點也不關心你的希望,夢想,以及憂傷,它們都被皮膚和骨骼遮蔽著。這是如此簡單,如此荒謬,又如此殘忍。”我以書中一個外科整形大夫馬科斯在從事多年整形工作之後,結合他的妹妹(由於臉被狗咬傷,從小被親生母親拋棄並寄養在大夫家長大,後來一直照顧陪伴大夫的母親)親身經歷的感悟來作為我整片讀後感的開頭。

小說以一對阿富汗兄妹因貧困從小骨肉分離,最後又重新相聚為主線索,牽引出在分離的六十餘年裡一場接一場的戰爭給阿富汗人民帶來的無盡痛苦和災難。

書中有幾處讓我記憶猶新,一處是瓦赫達提先生一直愛著他的管家納比,但迫於無奈不得不與另一個女人結婚,這讓我聯想起柴靜在《看見》一書中深入剖析了同性戀患者的痛苦和身不由己,其實他們本事弱勢群體。當管家得知此事之後,雖然感覺很不齒,可是他仍舊沒有拋棄因腦溢血而無法自理的瓦赫達提先生,一直照顧他終老,他對他是愛情,它回饋他以友情,親情,戰火之中,彼此陪伴。

一個叫羅詩的女孩的命運,牽扯出一對堂兄弟完全不同的人格,在生活中,我們可以從堂兄伊德里斯那裡看到很多人的縮影,心地善良但又不是真正的無私,答應回美國後儘快幫羅詩聯繫醫生治療那個因為被叔叔砍在頭部的一刀而溢出的腦積液,但是回國後只顧忙著自己的事情而不再想去管那個與自己毫無關係的女孩,就連聯繫院長免費治療都是在護士阿姆拉一再的催促下去做的,無論成功與否,只是為了讓自己的心釋然罷了,他完全可以拿那個重新裝修客廳的前去資助羅詩,可是他卻去追求自己生活的舒適,我們不能否認他心底的善良,可是他給那個可憐的小女孩那么大的希望,然後又是無盡的失望,真的是很殘忍。直到很多年以後,小姑娘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而且頭上看不到絲毫疤痕時,在她的新書籤售會上,他才明白,這么多年,一直是她的堂弟(他一直認為他的堂弟鐵木爾對妻子不忠,而且是個愛炫耀的人)在資助這個女孩走出阿富汗治療,讀書,直至成為作家。鐵木爾是一個樂於助人的人,他聰明活潑,和護士阿姆拉一同改變了那個全家都被叔叔殺害的女孩羅詩的命運。

哥哥阿卜杜拉和妹妹帕麗之間的兄妹情,六十多年來,妹妹由於年紀小,可以享受遺忘,但是哥哥就不得不承受這份傷害,阿卜杜拉把自己女兒起名叫帕麗,思念從未間斷,可是戰爭卻讓重聚更加渺茫。直至在阿富汗當志願者的大夫馬科斯將納比的信告訴妹妹帕麗之後,帕麗才把這么多年的空白串聯起來。可是,此時的阿卜杜拉已經不認識她這一生都在思念的妹妹了,嚴重的老年痴呆已經讓他不能自理,可是這份親情依舊,因為還有他們的子女,他們子女的子女,血脈相連,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

群山回唱讀後感(二)

卡勒德?胡塞尼這樣說道:“《群山回唱》這書的寫作始於家庭這概念。事實上,我的寫作不斷涉及的最重要的主題是家庭。拋開了家庭這個線索,你幾乎無法理解自己,無法理解周圍的人,無法弄明白整個世界中自己的位置。”

如果不了解作者這樣的寫作意圖,《群山回唱》蛛絲網結的人物故事會讓你覺得枝丫漫散,歧路重重。我們每個個人通過家庭這個基本細胞存在於世界這個大機體中。細胞與細胞之間結合,碰撞,滲透衍生出人與人之間或近或遠的聯繫,牽絆,糾纏,生髮出各種各樣的愛恨情仇。

作者“立志拂去蒙在阿富汗普通民眾面孔的塵灰,將背後靈魂的悸動展示給世人”,背景就是阿富汗貧窮和戰爭不斷的六十年。這樣苦難的一個大背景,尋常的家庭面對著必然是更深刻的人生悲歡離合。因為家庭貧困,生活艱難,鄉村農民薩布爾不得不將小女兒帕麗送給喀布爾的富人瓦赫達提,從而改變了小女兒帕麗的一生。

和薩布爾青梅竹馬的馬爾蘇,因為妹妹的嫉妒,從樹上墜落而癱瘓,負疚的妹妹帕爾瓦納照顧不能自理的姐姐耗費了青春,最後嫁給自小心儀的薩布爾為後妻,並照看他的三個孩子。

貌和神離的瓦赫達提夫婦,雖然家境優裕,夫妻卻各有各的隱秘和不為人道的痛苦。瓦赫達提意外中風,妻子攜養女帕麗遠走巴黎,暗戀女主人的司機納比因為責任和良心繼續守護著中風的男主人,無意中發現男主人原來一直無望的暗戀著自己。納比開始排斥著這種在阿富汗社會難以啟齒的感情,卻在日復一日照顧瓦赫達提的生活中漸漸發現了生活的樂趣,目標,成就了相濡以沫的親密伴侶。

瓦赫達提的鄰居伊德里斯和表兄鐵木爾因為家庭富裕,在戰爭前逃往美國並安家立業。戰爭後二人回到阿富汗結識了可憐的阿富汗女孩羅詩,()伊德里斯看不慣鐵木爾幫助別人時的高調,為鐵木爾做好人好事廣而告之的行為感到不爽,他認為做好事不留名,高風亮節,這樣才值得稱道。於是他立志要幫助受到親戚傷害的羅詩到美國接受治療。可是回到美國以後,忙碌的工作和生活把他在阿富汗的經歷化作了看過的一場悲情大片,激動之後,發現自己對羅詩的承諾變成了買完東西就後悔的感覺。六年後,痊癒後的羅詩在美國出版了一本自己的傳記並在題記上感謝幫助她重生的鐵木爾。在簽售書時,羅詩認出了伊德里斯,報以的卻是陌生人之間的禮貌微笑,“別擔心,裡面沒有你!”羅詩在給伊德里斯的簽名書里寫到,真可謂意味深長。

《群山回唱》前半部故事精彩,曲折傳奇。相比之下,後半部略顯散亂。在童年被命運之手扭轉方向的帕麗在巴黎成長為一個受人尊敬的大學教授,但深埋在記憶里生命最初的根脈卻無法拔去。因為缺失了生命的開頭部分,帕麗和繼母妮拉的關係並不融洽,直到她最後找到自己的哥哥,人生的拼圖才算完整。一生都在尋找妹妹帕麗的阿卜杜拉,在和帕麗重聚時,卻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失憶前,他留給妹妹一封信“他們告訴我,我必然要走入水裡,很快就將沉沒。出發之前,我把它留在岸上,給你。我懇求你找到它,妹妹,所以你一定會知道,在我沉入水中時,心中想著什麼。”

帕麗同父異母的弟弟伊克巴爾延續著自己生來的宿命,先是躲避戰爭流亡到伊朗的難民營,戰爭後回到家鄉,卻發現家園早被阿富汗的軍閥霸占。其兒子吳拉姆和軍閥的兒子阿德爾有一段淳樸的友誼,但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巨大的人生分歧出現,一個一日為雄,至死為雄。一個將在艱苦的營生中耗盡青春,腰身佝僂扶犁而立。

幫助帕麗找到親人的希臘人馬科斯,演繹出另外一段看似無關的故事。母子關係,母女關係,信任,拋棄,叛逆,理解,愛,是人類共同面臨的課題。家庭就如同一顆大樹,個人是它上面的樹葉,樹葉從樹上飄落,被風吹散,相隔數里,卻仍然能找得到深深糾纏的樹根。

個人覺得《追風箏的人》勝在單純,心無旁騖,更感人至深。一套降龍十八掌,練到極致,便是天下第一。《群山回唱》人物紛繁,枝節蔓延,然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尤其後半部分,總覺得欠些淬鍊,有些散亂。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