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觀後感

環太平洋影評

環太平洋影評(一)

我寫觀後感或影評從來都有一個慣例:凡是動作片和科幻片一概不操刀動筆,但自從上次《飢餓遊戲》使我破例之後,《環太平洋》卻使我不得不再一次破例,只因為這兩部影片給我帶來的震撼已經遠遠超越了那些空有一番絢麗特效但是劇情卻漏洞百出、毫無新意、完全只是花里胡哨的電腦技術在七拼八湊的爆米花大片,給我帶來了一場貨真價實的視覺盛宴。

人類的頭腦細胞中一直存在著關於獵殺和被獵殺的潛意識與記憶,當我們尚未具備現在我們所擁有的理性與智慧時,我們在弱肉強食的大自然頑強而艱苦地生存著,被劍齒虎追趕,在夜晚不得不蜷縮在陰暗的洞穴裡面對這未知的黑暗瑟瑟發抖。但是當千萬年後,我們掌握了強大的科學技術,我們開始摧毀自然,建造城市,殘忍地捕殺地球上曾經的統治者,近乎瘋狂地報復那些曾經把我們逼到食物鏈最低端的生物。我們無比傲然地站在了這個地球的巔峰,以為自己能夠統馭自然,我們擁有了足以毀滅地球的強大武器,不費吹灰之力便可以將一個充滿生機的時間化為一片充斥著焦炭與烈火的廢墟。我們已經被自己的強大沖昏了頭腦,甚至以為能與自然這位萬能的神抗衡,但是自然終究會給予我們懲罰。

地震、海嘯、颱風,我們在這些災難面前如同孱弱的嬰兒一樣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在《環太平洋》中以一種如同噩夢般更為恐怖的方式出現了。

我們總是滿懷戒備地看著天空那漫天的繁星,思考浩瀚廣袤、令人感到深不可測的宇宙中是否存在著其他不同的生命,但是似乎我們看錯了方向,那些生命就在我們的腳下,就在那暗流涌動的大海里,正用他們那雙閃著藍色幽光的眼睛,虎視眈眈地注視著人類。

影片開場用了短短兩分鐘的時間十分簡潔而又準確地介紹了故事發生的背景,然後電影的視角轉移到了2013年的平靜而美麗的舊金山,緊接著便是無比驚心動魄的一幕。只見原本平靜的大海忽然變得波瀾迭起,隨後一隻長相怪異的巨大怪獸忽然從海面上冒出,緊接這便用它那巨大的前爪以摧枯拉朽之勢,不費吹灰之力便摧毀了號稱屹立一百多年依然不倒的金門大橋摧毀,然後又張開血盆大口狂吼著從海岸登入,在人們恐懼的尖叫聲中,就像我們一些淘氣的孩子搗爛不喜歡的玩具一樣無比輕鬆地摧毀了舊金山這個我們人類引以為傲的繁華城市。人類軍隊進行了殊死反抗,然而我們那些平日裡在陸地與天空、甚至是海洋都曾經橫行霸道的武器,對於這個體形龐大的怪物竟然沒有絲毫作用,最後軍隊不得不用核彈在奧克蘭終結了這個有史以來第一隻來自太平洋底的怪物,由此拉開了人類與深海怪物的決鬥。

正當人們以為這不過是一次偶然的變異物種襲擊事件時,不久之後又一隻怪獸襲擊了日本,隨後許多太平洋沿岸的城市都因為遭到這些深海怪物的襲擊而遭到了滅頂之災,幾百萬的人在襲擊中死亡,怪獸的血液嚴重污染了地球環境。於是各個太平洋沿岸的國家成立了泛太平洋聯合軍,決心一同抗擊怪獸的襲擊。於是人類製造了自己的怪獸,啟動了一項名為“賊鷗”的軍事計畫,一個個體形龐大,攜帶著最先進武器的機甲橫空出世,於是人類就此輝煌地展開了抗擊怪獸的過程,並在這場絕無僅有的戰役中取得節節勝利。

然而正當人們歡呼雀躍,從最初面對巨大怪物的恐懼哭泣到現在的將那些極具破壞力的狂暴野獸當成玩偶,人類再一次恢復了以往的自大與傲慢,似乎已經忘記了那些大傢伙是如何輕鬆地捏碎一個城市的,機甲的駕駛者也成了人們心中的英雄。

往往悲劇便發生在這看似最光鮮耀眼的時刻,影片的主角羅利與哥哥揚希是三代機甲“危險流浪者”的駕駛員,他們能完美地實現精神同步的默契,也有著擊敗四隻怪獸的輝煌戰績,但這一次由於他們對於自己的過於自信以及對怪獸的輕視使得他們掉以輕心,在沒有完全確認敵人死亡的情況下便貿然自得,結果危險流浪者幾乎被毀,羅利也陷入了失去哥哥的無邊痛苦當中,一直碌碌無為地沉淪了五年,直到五年後他的上司再一次找到他,讓他駕駛負有傳奇色彩的3號機去為了人類在地球上的生死存亡作奮力一搏,推翻聖經啟示錄中的末日預言……

本片與其他好萊塢的科幻大片一樣,具有非常優秀,甚至可以說是令人感到驚艷與震撼的特效。怪獸在城市裡的任意肆虐,機甲為了保衛城市而與怪獸搏鬥的即時感,以及細節的表現程度,還有燈光的照映等等都可以說是一流。而且動作設計連貫流暢,配上那令觀眾感到熱血沸騰的背景音樂,絕對能帶來一種別樣的觀影體驗。場面設計恢宏大氣,波瀾壯闊,而且在光影的表現能力上大大超越了以前的科幻大作。將原本貼圖的藝術變為了光影的藝術,機甲在海中冒著大雨與怪獸對決的場景有一種史詩的感覺,就好像希臘神話中的巨人對決一樣。在香港,危險流浪者一人獨擋兩頭四級怪獸,整個場面龐大,打鬥酣暢淋漓,拳拳到肉,再配上香港豪華都市的霓虹燈光的映襯,令人不禁連聲叫好,熱血沸騰,在看到禍害人間的怪獸在五萬英尺的高空上被危險流浪者毫不留情地切成兩半,又給人一種大快人心的感覺。

《環太平洋》的看點絕非只有特效而已,它並不像其他科幻電影一樣在狂轟濫炸的華麗特效後塞給你一個蹩腳的故事情節,這部電影很完美地詮釋了一個故事,那就是人類是怎樣實現自身的救贖,以及在最危難的關頭,所有人類都萬眾一心抵抗外來入侵者的團結精神,正像那位偉大的環太平洋聯合軍的將軍在最後一戰前所說的一樣:“在最後一刻,我們選擇相信彼此,我們將一同推翻啟示錄中的末日預言!”這部電影並沒有將觀眾的目光完全轉移到特效上,它讓觀眾的感情完全融合到了電影當中,就比如是面對那種具有毀滅性威力的巨大怪獸時的那種絕望與恐懼,在羅利的哥哥被怪獸抓走時,我甚至能夠感同身受地感受到他的無助,他的悲哀,以及他的留戀。而在將軍決心為了人類的生存而用核彈自爆開出一條道路時,我又感受到了他的悲壯,他的偉大。

怪獸並非是無緣無故的外來生物,他們是“先驅”的武器,這些“先驅”曾經在恐龍時代統治過地球,但因為環境氣候不適宜所以離開了,然而過了千百萬年後,地球再次被人類污染,所以他們決定回來了,而那些怪獸不過是為了試探人類而放出的,僅僅是作為哨兵出現。而這些哨兵便已經讓自以為十分強大的人類感到絕望與恐懼。這也暗示了一個不得不讓我們面對的事實——我們的所作所為將會導致自己的毀滅,而我們的盲目自大也將會使我們最終陷入墮落的深淵。或許我們的武器甚至能將地球從這個世界上抹去,但是在這浩瀚宇宙里渺小的我們,最終會成為像遊魂一樣飄蕩的棄兒。或許最終,自然的懲戒並不像是電影裡說的來展現,而更接近於2012的那種方式,但事實上那樣更為恐怖,因為我們不可能製造出機甲去與看不見摸不著的地水火風對抗。所以我們若是要免於被毀滅的命運,最好還是不要與自然成為敵人,自然孕育了我們,她同樣也可以毀滅我們。

《環太平洋》無論從特效、燈光、電影、劇情等各各方面來說都達到了一般科幻片所無法觸及到的高度,絕對又是這次暑期檔的一枚深水炸彈,與其在電影院裡浪費金錢與時間去看被捧成神片的爛作《重返地球》,還不如慷慨解囊去電影院好好享受一場視覺盛宴,以上便是我個人對環太平洋的評價。

環太平洋影評(二)

從去年年尾盼到今年年中,從暑期最酷到沒有之一,《環太平洋》在我心目中的量級就放佛這巨大的怪獸和巨大的機甲,根本無從測量。當期待變成現實,當現實塵埃落定,有時發現有時的樂趣可能就只在一個念想。有個念想,好比活著有個奔頭,這便成了熱愛電影的意義。有意思的是,熱愛的電影越多,留下的遺憾越多,可是,翻來覆去,讓我們重拾念想的電影又有很多,周而復始,反反覆覆,最終留下的,就只有習慣。習慣是為自然,自然尋得領悟,以至於,在一場聒噪的大戰之後,我思考的不是機甲和怪獸,我再一次心疼那人類辛辛苦苦建造起來的高樓大廈,同情那裡面不知道上班還是下班的人類,放佛只有樓宇瞬間崩塌,人類如受驚倉鼠一般躲入斷瓦殘垣的縫隙,才顯示所謂出浩瀚鴻篇的意義。

時下北美有個影評人對今年的好萊塢大作做了一句精準的測評,期間說道的意思是:今年上映的暑期大作,以目前所處的處境,已經充分對得起它們的屬性。也許,科技越發達,技術越先進,我們所能創造的奇觀,我們所能抵達的境界,電影,這個本意造夢的機器,難道有些黔驢技窮了嗎?有時候我們會捫心自問,我們為什麼會在看電影?就圖個樂呵?就算我們把電影統統通俗化為娛樂,也無法抹去電影叢林中無處不在的永遠鐫刻內心的那些深沉。多數時間,我們不會對視效類電影有過多的情節考量,這源於一種觀影基調,大多數人也不會把不同類型的電影來做比較,進而得出一些啼笑皆非的荒唐結論。那么,作為一部主打機械題材的特效電影來說,在這個門類里,《環太平洋》是否完成了自己首部曲的使命,答案我個人認為是否定的。即便有續集不斷湧現,這第一部的水準也是後者非常容易就可逾越的。

以機甲連通人類神經元,進而同步控制機器並實現多人駕駛,進而實現人類在巨大恐怖面前的自我拯救,這是龐大而深邃的命題。從表面上看,意識通過科技實現“通感”,人於機械通感,人與人實現通感,人與怪獸或者說動物實現通感,這種科幻韻味在好萊塢電影中還算比較少的,這一點的探索價值,就與本片來說算是一種長勢。即便不用大書特書,只需稍加潤色,變構成驚喜亮點。可惜的是,本片在行進過程中,對這部分長勢一筆帶過,將好點子暴殄天物,非但未能實現驚悚式的探索韻味,還使得“通感”這一道行變得略顯滑稽。

全篇主線故事其實是圍繞“通感”展開的,首先,人跟人,男人跟男人,男人跟女人,通過“通感”進入到對方的內心世界,了解的越深,能力就越強,為什麼越強,憑什麼越強,影片就只是通過旁白說了一說;其次,兩個表面搞笑實際一點都不好笑的科學家,用看上去蠻像蒸汽機時代的通感器跟怪獸實現“通感”,進而知道了原來大噸位怪獸是被幕後主使克隆出來的生化武器先頭兵。於是,人類恍然大悟,觀眾又如夢方醒,放佛看到一些頗具獨創的陰謀論劇情。但仔細推敲,科學家與怪獸實現“通感”所得出的結論,其意義是乏善可陳的。環太平洋各國建造機甲之事,並非頭腦風暴頭腦發熱之舉。為什麼非得造巨型機甲?為什麼非得跟怪獸近身肉搏?為什麼非得通過什麼物理原因震殺怪獸?據說一邊打還要一邊對怪獸進行生化處理?這些本該在前半段以探索式故事呈現的所謂觀影定位,全部以旁白式的填鴨式的信息推送和盤托出,而接下來,那就直接打架吧。那么,既然一開始就開始“旁白”了,那乾脆就“旁白”個夠,何需又找些呆瓜似的科學家追根溯源再行一秒拯救世界的俗套。

視效甩《變形金剛》幾條街?這言過其實的感覺就像可笑的自我矛盾。要知道,當初看完《變形金剛》我們夸這特效絕頂牛掰的興奮勁還沒消停多久呢。客觀的說,本片的視覺效果都比《變形金剛》差得老遠。單從影片大篇幅使用夜景拍攝手法,已經將景深等層次感基本抹除,而有關夜光部分的處理,個人感覺仍舊比不過《變形金剛》在光天化日之下迅速變身並慢鏡處理的技術含量。再者,從相互打鬥的慢調節奏和大部分近身特寫的動作設計來說,過多的緊張感被畫面的侷促感所替代,巨型銀幕的確將這些巨物投射的更大,但影片在攝影場面上,幾乎沒有可以欣賞的遠景,銀幕再大,貌似也不夠顯示這巨物的尺寸,著實令人遺憾。照此設計,我們能感受到的動作,就是你一拳我一拳,拳拳是到了肉,但完全不見全景反映,又何談“天馬流星”。誠然,《環太平洋》的特效,出現在先者的肩膀上,在特效上自然是超出同類電影許多,但我們也大可不必拿一個機械系特效電影的集大成者來為之躺槍。

也正是基於視效的考量,影片啟用了不大出名的演員,黑人統帥、白人小伙、亞洲女主,三者形成的互動,整體上屬於小打小鬧,白人男與亞洲女的情感部分,火花欠奉且較為突兀,黑人統帥的領導力量基本上被他那套不大合身的西裝搞得太過主鏇律,兩個神經質一般的科學家構成的笑點相對於影片宏大而驚恐的基調有些格格不入,況且,影片又是一出腹黑高層能者單幹的屌絲逆襲基調,這樣一來,所謂“環太平洋”地區的全球連動力,所謂影片應該有的全球格局,也變得名存實亡。環太平洋地區幾個大國建造的機甲,大部分都是展露了一些局部特寫,就消失在近海的大陸架上,如果影片無法讓環太平洋幾個大國在政治上同心協力,那也應該讓多國的機甲在結尾通過團結作戰形成絕地反擊,先不論所謂中俄美日這些意識形態的討論,我個人覺得,中國建造的機甲是噱頭最足也是最有型的一位,臨死前那個戰鬥造型,構成影片最帥的動作設計。只可惜,死並不懼怕,只要死得壯烈,而單單就“死得壯烈”這一點,多數老美動作電影貌似不懂,這也是我這種意識形態的人所一直想不明白的。

人類面對巨大的怪獸,人類造出了巨型的機甲。在操控機甲與戰勝怪獸的心路中,人心必須面對並解決所有心魔與恐懼。東京被襲那一幕,幼小的女童面對怪獸留下驚恐的淚,戰勝恐懼並成為一名戰士。而所有的戰士,也畢竟經歷類似的升華,這本是故事的核心。如果所謂選拔賽僅僅是表達格鬥的視覺,甚至成了男女相互傾慕的調情場,又怎能構成咱美帝機甲的純鋼。《環太平洋》在機甲控的愛好者心中,應該算是一種豐碑,這意思也只能體現在他們的熱血機甲終於復活了。導演在片尾字幕中致敬了很多日本大神,而所謂致敬,本意也是顯示導演的仁厚宅心,其中意思是說,“我還是初學者,各位大神千萬別挑刺,我就是小小玩了一把,如果您覺得還可以,那以後咱們合起火來,再接著玩更大的。”所以,我還能說什麼呢,如果大家覺得痛快,那就在這炎熱到地面可以煎雞蛋的暑期里,在冰窖一般的影院裡,不為那幾秒,這片高潮此起彼伏,那就去爽一把吧。

環太平洋影評(三)

當看著熒幕上的怪獸被美帝的機甲拳拳到肉地蹂躪,打得連爹媽都不認識,時而仰天長嘯,時而暴跳如雷,我的心緒就五味雜陳,陣陣翻湧。你們有考慮過怪獸的感受嗎,難道就不能直接亮出殺手鐧,轟上幾炮,砍上幾刀,乾淨利落,減輕它們的痛苦嗎?喔,是因為有那些一大堆的設定是吧:怪獸的血液有強腐蝕性,細胞組織敗壞之後還能揮發出有毒有害的氣體,污染空氣,破壞自然環境。由此,只能依靠單純的物理攻擊,使怪獸內傷致死。不服不行,基本超越了歷史上人類親自發動的任何一場戰爭的理由,真不知道是誰把地球的環境糟蹋得這般模樣。然而到頭來,這些所謂的條條框框都成了煙霧彈,一瞧勢頭不對,肉搏被虐得顏面掃地之時,照樣各種武器一股腦的輪番瞎砸一通。在這裡,咱們國產的機甲暴風赤紅無疑可以做為楷模來瞻仰,全場就只有它沒有使用任何現代化熱武器,被秒殺那也是深受怪獸尊重的。當然了,這應該不是山寨產品惹的禍。

我算是看明白了,口口聲聲說是世界級的末日,多少個城市被怪獸踐踏得滿目蒼夷,人類命運到了生死存亡之秋。可事實上,卻只有美帝一個國家能立於不敗之林,真正肩負著拯救世界的重任。其他國家,要么路過,看看熱鬧;要么純屬耍寶搞笑;更有甚者,壓根就沒它們的事,只能理解成這些國家已經被怪獸鬧騰得提前退出歷史舞台了。中國能在此時甘當回綠葉,陪襯人家的颯爽雄姿,看來也是賺足風頭,絲毫不吃虧的。

也不知能有多少觀眾考慮過怪獸們的感受。全片下來,貌似就只有兩個怪獸直接“殘害”人類的鏡頭。其一是,菊地凜子小時候的夢靨,但畢竟是孩童時代的記憶,不可靠不說,還極有可能只是被當時充斥電視頻道的《宇宙英雄奧特曼》所潛移默化所影響的,十有八九屬於瞎掰,怪獸比竇娥還冤。()其二是剛剛出世,嗷嗷待哺的小怪獸,用生命的最後一口氣,貢獻了一個搞笑的彩蛋,滿足了人類的惡趣味,如此盡心盡力的精神,怎生不讓人為之動容。再拿小怪獸它^媽來說,毅然放棄了進攻已經癱瘓的機甲,直奔Soulmate而去,或許大部分的觀眾還會以為它會搗毀整個避難場所,殺出一條血路來。但實際上,它也就是小心翼翼地刨了個洞,沒有傷及無辜,聞了聞仰慕之久的技術老宅而已。這難道不是跨越物種阻隔、時空阻隔,從心開始的偉大溝通嗎?怪獸們只是身在江湖身不由己,替貪婪的外星人賣命罷了,天知道它們有多少至親至愛被威脅著。不過,技術老宅可不懂怪獸細膩的心思,決絕地選擇過河拆橋,處心積慮的妄圖先毀而後快之,這太傷感情了。

人類還給怪獸們分門別類,劃定了所謂的“代次”。表面上,是強調怪獸的進化趨勢,危機的加速凝重。可又何曾想過,那些二代、三代、四代、五代……可都是怪獸們有血有肉有紋身的後代吶。就準許勾踐臥薪嘗膽,不允許怪獸報仇雪恨么。那些被機甲屠戮的父親、母親、兄弟姐妹,說起來全都是血與淚的心酸屈辱史。若再不好好練練身子板,一代強於一代,怎么對得起列祖列宗。人類的機甲用的是納稅人的血汗錢,一釘一鉚鑄造出來的,而怪獸們可是用真正的血肉之軀來迎戰的。一邊是銅臭,一邊是生命,這樣真的很混蛋啊。

話說回來,人類也並非一無是處,至少在最後關頭炸毀了外星人在平行宇宙空間裡的基地。雖有捲土重來的可能性,但就照北美票房的趨勢來看,近幾年是足夠怪獸們埋葬親人,撫平傷痛了(第二部暫定2016年)。它們只是夾在外星人與人類之間的犧牲品。它們的犧牲其實也由來已久了。早先為人們所熟知的奧特曼打怪獸,裡面也滿滿都是善良、勵志的典範級怪獸。比如,傑克·奧特曼有個能傳染懶惰習慣的對手(懶惰怪獸:亞美坦拉斯),任誰碰到它都會停下手中的活,大喊一聲“我不幹了”,包括傑克·奧特曼自己。最後激起了一個懶惰成性少年的鬥志,重拾人生。在《哥斯拉》中,怪獸到了繁殖期,母性爆發,為的只是保護自己的幼崽不受傷害,況且起因也是由於遭到了人類無端的核污染而產生了變異。這既是哥斯拉的身不由己,也是人類的自掘墳墓。在小成本獨立電影《怪獸》中,男女主角一直都有驚無險地生存了下來,然而當美國大兵全副武裝帶來“安全螢幕障”的時候,生命卻因此而隕落。這到底又是誰的錯,誰才是真正的怪獸,是它們,還是我們自己?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