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目送龍應台讀後感

目送龍應台讀後感(一)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母子女一場,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段,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訴你:不必追。——摘自《目送》

每次看到扉頁上的這段文字,心中總會感慨一番,覺得作者有種悲涼的味道,也許這也是天下的父母都有的而且不可避免的,除了生死離別之外最痛苦的事情。

目送。

目送孩子,華安,華飛。十七歲,正值最叛逆的時刻。

他只是勉強地接受著母親的溫情,厭惡但又不便在展示在臉上,勉強讓離他很遠的母親抱住他的影子,空蕩蕩的影子。或是有時在用餐鄙視著母親引以為傲的學識:“你怎么才知道?”以自己相對前衛的思想,抨擊著母親那“過時”的觀念,講述著屬於自己的新潮流,排斥著母親發自內心的感慨,施行著自我的風格,不可理喻著關於母親對於人生的見解。也許這就是代溝吧,可怕的代溝。聽著母親電話中幾十年如一日的“固定”話語,不禁心生惱怒,以同樣的方式“贈送”給母親,使母親的心,變得傷痕累累,也變得落寞了。

目送。

目送母親,一個阿爾茨海默症患者。只記得從前的點點滴滴,忘了身後的繁華世界。

她總是在做同樣的事,在問同樣的問題,期盼著女兒的回歸,疑惑著“你是我女兒嗎”的問題,有時雖然面對著自己的真正的女兒,卻依舊不認識,還一直在喊“女兒女兒,我的女兒呢”。無奈,她永遠都不知道了。也許她剛剛問過的問題會再問一遍,剛剛吃過的零食會希望你再給她一份,她認為自己沒有吃。她是最需要照顧的,也是作者的感情寄託,但,她什麼都不知道了,讓做作者感到無可奈何,花兒總是要落去的,小草總是要枯萎的,再參天的大樹總有一天也會轟然倒下。使一個作為女兒的心,傷感了,也用心了。

目送。

目送父親。一個軍人,年邁的老人。記著故鄉,有著尊嚴,意志堅定的老軍人。

他送作者去大學,曾經,卻只是送到一個無人、靜靜的地方,不想讓女兒在大學裡出醜——他開的車子不夠好。雖然他很想繼續把女兒送到校門口,可是這樣的車子實在不適合送一個大學教授。在他看來,女兒的面子比自己的願望更重要。他的尊嚴似乎更不容易被侵犯。曾經,他會念著《陳情表》,而音,變得婉轉淒楚,會聆聽著《四郎探母》,而潸然淚下。如今,他卻魂歸了,故里是他一直想去的地方。可滿足了他,卻使女兒心中無助、孤寂又深了。

目送,用眼睛,一個最簡單的動作。在小路這邊呆呆地望著遠去的背影,那孤寂、黯淡而又落寞的眼神,曾爆發出強勁的力量——妄想把背影追回來,然而,又倏爾布滿了堅定、擔憂、不捨的堅定目光。只得看著背影漸漸遠去,消失在深深的巷子後頭,不能做什麼,只能用目光將所有的情感揮霍在這茫茫的空氣中,看著它們像一粒粒微塵,落到各地,消散。這是不可改變的結局。

目送,用眼睛,更是用心,送別,屬於自己的親情。

目送龍應台讀後感(二)

輕輕地,我合上了這本封面猶如綠色水粉肆意潑墨的水彩畫的書。心中留下的,卻是一份沉重。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這是一個三代人的故事。

那是在倫敦,她拿著傘在淅淅瀝瀝的小雨中等待著紅色巴士上的兒子。兒子拒絕了他的傘,任憑雨絲打濕頭髮。她驚奇於康河裡飄著的白襯衫一般的東西竟是一隻天鵝時,兒子淡淡的說:“小孩。”當她指著三一學院的蘋果樹時,兒子叫他不要用手指,好丟人。當她驚奇於反對辛巴威獨裁的牌子時,兒子說:“你不知道啊。”並加以了講解。那是在為兒子做的晚飯上,兒子教她做一道菜,兒子演示完畢,她說:“好,我以後做給你吃。”兒子卻說:“你還不明白嗎,我不是要你做給我吃,我是要你做給自己吃。”孩子們長大了,獨立了。唯有她,心中記得的,仍是那圓潤微胖的可愛臉頰,清晰見底的歡愉的眼睛。孩子們如今高挺的背影告訴她,不要追。剩下的,是幼稚的,無知的,不會照料自己的她。

1964年,她12歲,那是個有座右銘的年代,那是個對未來充滿著光明的憧憬的年代。56歲的同學會,告別了清純的童年,燦爛的青春的一些人,中年人,他們經歷過了生活的起伏成敗,有的人輝煌的走下去,更多人默默地走下去,還有人不再走下去。生活是由淡淡的悲傷和淡淡的幸福組成,在小小的期待、偶爾的興奮和沉默的失望中度過每一天,然後帶著一種想說又說不出來的“懂”,做最後的轉身離開。兄弟,她為他們眼神中不經意流露出的風霜感到心疼,想必他們也曾為她的流離覺得不捨。他們不會彼此互訴衷腸,他們各有各的家庭,各有各的路。只是,他們記得,記得你的乳名,記得曾經美好的共同的歲月。同齡人滄桑的背影告訴他,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

還記得,母親那樣愛美。她去屏東看母親,離前24小時她就要開始做工作。“我要走了,要上班。”母親是以一種被打敗的小學生的神情望著我的,她兩手交握,放在腿上,聽話的坐著。我給她塗指甲油,像給殭屍塗腮紅,我為她塗口紅,抹胭脂,我們聽著周璇的老歌,曾幾何時,母親是一個那樣耽溺於美的女人。化好妝後,我說:“我要走了喔,要上班,但馬上會回來看你的。”從廣州到衡陽,五百里路,是1949年父母顛沛南下的路。在這穿越五百里的火車上,母親抗拒地抱著被子,不肯睡覺。母親不住的說:“帶我回家”,明明在回家的路上,眼前明明是兒女,母親卻認不出了,母親只是要求,回家。那個家,是一段時光,過去的時光。母親蒼老的背影告訴她:不必追。

龍應台用細膩的筆觸描繪著時間的前行。她的文字就像清涼的涓涓細流流過心上,帶給人淡淡的感動與憂傷

我原以為親人在這世間是永不變更的。但很奇怪,隨著時間的流逝,年幼的晚輩像是變做了“大人”,而曾一手將這些“大人”養大的人們,卻退成了孩子。構想三十年後,人到中年,孩子大了,不再依賴你了,他們展翅飛去,獨留你一人。孩子會把你當作無知的“孩子”,會認為你麻煩可笑。父母已然老去,他們會變得遲鈍退化,變得像孩子般需要細心照料,甚至忘記了你是誰。兄弟姐妹們各在各的道路上懷著滄桑低頭前行。親人們都仍在那裡,但你不確定他們是否真的在那裡。每個人的世界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時間似乎是顛倒了過來。孩子們獨立的世界,父母的留在過去的世界,而你自己的世界,流離,迷茫。這是個多么奇妙的循環啊!你只能注視著親人們一點點變化,發現自己,正在遠離他們的世界。於是,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目送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背影。

我的印象中,小時候,總喜歡依偎著父母,我享受把我的小手放入他們厚重或是細膩的大手裡,這總讓我覺得踏實幸福。不知從何時起,我不再去拉父母的手了,大衣上的兜成了我的手的安放處。不知何時起,我為父母在同學面前叫我的小名感到臉紅。

而媽媽呢,她看著姥姥,姥爺生命漸漸枯萎,逝去。她與兄弟很少聯繫,只是在節日時問候一句。

時間是會前進的,我們在屬於自己的路上獨自前行。與身邊的人的路只是存在一些交集。而處在這瞬息萬變的世界上,我想,我們能做的,應該是珍惜現在,珍惜身邊的人,然後不留遺憾地目送,放手。

目送龍應台讀後感(三)

相傳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人類開始了漫長的繁衍和進化,直至二十一世紀,科技飛躍,人心卻趨向複雜,迷惘,黑暗,扭曲……

本書闡述了一位母親的人生中的一段歷程,看到的是作者對時間的無言,生命的目送。命的長度,不過短暫幾十年,電光火石,僅是享受著自然吝嗇地賜予。降世,成長,結婚,生子,入土,僅此而已,可能平淡,也可能悲愴,但一切,只能面對。太疼的傷口,你不敢觸碰;太深的憂傷,你不敢去安慰;太殘酷的殘酷,有時候,你不敢去注視。承受著壓力,黑暗,你早已負荷;處在忙碌的弦上,你幾近崩潰;鐵錚錚的事實提醒著你,得向前看。每個人一輩子都在努力幹事,“沒事幹”是件可怕的事。()忙碌的同時就意味著你在珍惜時間,因為你不感覺無聊。忙碌是幸福的中另一種體現,如果學會享受,你就真正成為了時間的主人。時間的沙漏·也就不復存在。當然,也有一種世界,我們肉身觸不到,眼睛看不到,可能存在,不能輕忽,--那是慢的境界,可以按摩不安的心臟。任性道遙,隨緣放曠,但盡凡心,無別勝解……

人活著,必定存在著信仰,不分善惡,你的理解定格了它;蒼茫的世界,很多東西過於朦朧,但你不必費力去揭開它的面紗,朦朧美也是一種淡淡的幸福,凡事不必過於計較,淡然就好。有些事,心知肚明卻不一定要點明;有些人,埋在心底但卻不必等,做個“醒”的沉默者以利於混沌之世。至於相信,似乎只是一廂情願的嚮往,相信會走向不相信,不相信會逐漸相信,我,會站立在中立線,不會尷尬的地界。

豪華的表面,繁囂的喧鬧,底下都有死的影子。走的慌忙迅速,導致步伐不穩,所以道德的缺失,自然而然,前路似乎幽邃空洞,可真正的光明絕不是沒有黑暗的時間,只是永不被黑暗所蒙蔽罷了。看懂一切,也就可以安然走向死亡,處事不驚的目送他人,自己的人生,同時也在他人的目送下走著,走著……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