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我等你到三十五歲讀後感

最近看了南康的《我等你到三十五歲》,這是南康在他同性男友結婚後撰以寄情的一篇文章。很無奈細膩的文字,如果沒有南康後面的自殺,也許這份初看的細膩便不會無端這般沉重而不可承受。看完南康的文章,我不禁思索起一個問題來:人的一輩子究竟能多愛一個人,甚至能夠為愛去死?在小說里,愛與死向來是很高的境界,然而在真實的生活中出現這種事帶給我們的思考又是什麼?

愛情是否是生活的全部,當問及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相信絕大部分的人都會給予否定的答案。生命那么短暫,要做的事情那么多,愛情那么虛渺的東西填不飽肚子。退一步來講,人真的能夠毫無保留地愛一個人嗎?愛過的人或許會知道,把真心真正交到另一個人手上,任由別人去揉捏,他留他走都無法控制,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本質上來講,人最愛的還是自己。

然而這只是我們一部分人的看法,我們沒有這個權利用自己的框框架架作為衡量別人的標準。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我們害怕付出太多沒有結果,我們害怕陷得太深無法自拔,所以我們畏縮不前,甚至失去愛人的能力,然而在南康的世界裡不是這樣子的。他愛一個人,雖然只能在世俗偏見下小心翼翼而無可奈何地愛,但是他賭上了自己全部的心神。愛,成為他生命的一部分。就像一個人放棄了無數的岔道口一直走到現在,面前只有一條登上山頂的路,但他還是繼續走下去,哪怕巔峰之後就是斷崖深淵。

可是,向來情深,奈何緣淺。難過也好心痛也罷,終究是一場不得善終的愛戀。“願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南康在送給男友的結婚禮物中寫道。這是放下,也是不得不放下,更是放不下後無奈的祝福。在男友搬走後,南康徹夜難眠,“明明很累,躺在床上會陷入半睡半醒,昏昏沉沉的。偶爾聽到一點大的聲音,或是突然想起他,想起以前,整個人馬上警醒過來,不可自抑地想東想西,再也睡不著,一直睜眼到天亮。”不知是否有人能夠體會因為失去一樣東西而深夜心悸驚醒的感覺,似乎什麼都沒有,又似乎滿滿的都是悲寂,仿佛與生俱來。在看到這一段話時,我忽然有點明白了南康當時那種茫然無助的心情。

“死生契闊,與子說成,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張愛玲說,這是最悲哀的一首詩,在生死離別之前,我們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卻偏要說:“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好像自己做得了主似的。求而不得,得而復失,我們做不得主的事太多太多,認準了便愛到底,這樣的反噬只會把自己燃燒殆盡。所以才會有一邊新婚燕爾,一邊江中冰冷。我從未有太過鮮明的愛或憎,()對於強烈的感情,是食髓知味,是燒火自焚,或者是萬劫不復都無從得知。所以對於南康的自殺抱著一份不甘,死亡除了帶來遺忘還會有什麼?你從這個世界消失後,或許有人傷心,有人惋惜,有人愧疚,但總有一天會遺忘。就算是南康深愛的那個他,也總有一天會悄然放下的。

很想對南康說,“既然你比這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更加熱切地盼望他能幸福,為何又要以死來讓他痛苦愧疚?這個世界就真的非他不可嗎,真的寧願死亡也無法重新接納另一個人嗎?這個世界誰離開了誰就活不下去,究竟是怎樣的執念愛他到如斯地步?在還遇到那個人之前,不是照樣活得好好的嗎?如今那人離開,就當從未出現可好?繼續滿懷希望地去尋找可好?不祈求你能一蓑煙雨任平生,但是愛過一次失去一次,總以為你對有些事不那么介意了。”

情深不壽。過於執著的感情不會長久,用情太深的易有心病以致早亡,想必說的就是南康吧。他說:“我等你到三十五歲。”後又說:“想起以後,也許還要這樣過很多年,就使人覺得恐懼,所以會害怕,也許不可能堅持到三十五歲了。”果真一語成讖。他在寒風料峭的三月縱身一躍,把自己埋入滾滾東去的江水中。從長沙的湘江到岳陽湘陰,一個人靜靜地走了那么多天。

木心說:“常以為人是一個容器,盛著快樂,盛著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導管,快樂流過,悲哀流過,導管只是導管。”但是像南康那樣一股勁走到底的性子,怕是導管也會被堵塞。所以最後在此希望南康和他的愛人,如果不能攜手終老,與子同袍,下輩子還是不要相遇的好。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