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麵包樹上的女人讀後感

麵包樹上的女人讀後感(一)

《麵包樹上的女人》(以下簡稱《麵包》)的男女主人公是程韻和林方文,我覺得張小嫻是很喜歡程韻的,因為在看小說的過程中我不時會產生張小嫻把自己代入程韻這個角色當中的感覺——生命中不斷地遇上好男人,徐起飛,韓星宇,杜衛平,然而始終無法放下的是林方文,似有責備自己,但也顯示了愛的自私與無私——只有寫自己的時候才會出現憐惜與恨鐵不成鋼交集的情緒。

至於張小嫻喜不喜歡林方文呢?才子是沒有人會不喜歡的,不喜歡才子的人只不過是理性壓過了第一瞬的感情。張小嫻塑造林方文,我猜想是想讓讀者產生既愛又恨的感覺。林方文的逃避與背叛一次又一次地傷害著程韻,隨著程韻不斷地長大,小說中林方文出現的頻率越來越低,而另一邊廂,程韻投入到另一個可靠男人當中的程度越來越深,這說明理性,隨著人年齡的增長,終歸會戰勝愛情,儘管程韻在第二部中也說愛韓星宇,已經忘記了林方文——這不過是理性盜竊了愛情的外衣。

其實張小嫻也算厚待了林方文,大嘴巴女人黛安娜,樂姬,葛米爾,一個是港大校花,一個是當紅歌星,儘管黛安娜被描述成一個專門汲取少男精華的中年女妖,但從文中可以看出林方文是流轉的少男中的一個例外,是黛安娜的至愛,可見林方文的特別地位。

討論了這么多男女主人公在小說中的位置,接下來討論一下言情小說的王道——愛情吧。

不過這個還是先得從謀篇布局中談起。故事從程韻對她所在的保中排球校隊娓娓道來開始,排球隊總共有七個人,儘管作者從來沒有對程韻的外貌作出過描述,但從選入保中排球隊都需要是美女這個潛台詞中不難知道程韻有著不錯的姿色。那七個人是很典型的香港社會縮影,有很有錢的千金小姐,有爸爸是律師,母親是教師的中產,也有生活不好過的單親,不同的家庭背景亦使然了她們日後各自的方向。而張小嫻從這六個女生中挑選了兩個作為程韻一生的摯友——迪之和光蕙。她們三人的共同之處在於都在尋找著愛情尋找著幸福,光蕙是實在的,她會選擇事業上成功的男人,然而那些男人總有那么個致命的弱點,老,性無能,有婦之夫——只能說如果不是有這些問題,她們也不會選沈光蕙。越是追求物質上幸福的女人,到最後越是被分配到平凡的男人,所以光蕙最後選擇了小她三歲的小男友——不過張小嫻也不止一次地強調光蕙不會太過愛上一個男人,因為她最愛的是她自己。而迪之就被描寫為一個不斷尋求刺激和快感的女人,快感往往來去匆匆,所以迪之也一次又一次地換來失望,但這能不能視作一個重視過程的女人的追求呢?師生戀,紅歌星,特技人,大富豪,但到最後,一個為男人而放棄學業的人又重新因為另一個男人而開始奮鬥

三部曲使三個女人有足夠的空間去開展各自的追逐愛與夢的歷程,當然這個一部長篇也能辦到,但三部曲的好處在於階段性更強了,她們在這三部曲中,除了不斷成熟,還可以使轉變不那么突兀。通篇讀下來,發現這三個女人都有這初戀的情節,迪之每當失戀就會回南丫島找她的初戀鄧初發,而鄧初發始終會痴痴地等她,光蕙從她的初戀老文康中學會了愛的越深只會懂得越深,於是選擇了不再對一段感情過於投入,老文康從此成為光蕙最恨的男人,直至聞及老文康的死訊,光蕙才崩潰地說出她仍然忘不了的是他。三人當中,程韻的初戀時來得最遲的,其實也是最般配的——都是港大中文系的學生。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他們兩個沒能在一起真的很可惜。我現在聽的千千靜聽也正好轉到了《後來》的日文版kiroro的《未來へ》,更加增加了我的傷感。

其實細細去想,林方文和程韻兩個人走在一起是一個錯誤,一個輕,一個重。程韻後來任何一任男朋友都比林方文值得依靠,程韻想要的就是安全感,而這是林方文無法給她的,其實,程韻太愛林方文了,就算林方文能給她安全感,那安全感也是遠遠夠不著程韻所需要的。但他們卻在小說中相遇相愛了,我搞不清楚是哪一剎那的熱情使他們相遇,相較於林方文歷任的女友,程韻是最正常的,雖然小說一向的價值觀趨向於“平凡才能永恆”,但從林方文眾女友當中難以找到共同點,這一點,也使男女主角的愛情缺乏冥冥中注定的屬性。

以下的言論我覺得有點殘忍,但我還是不得不作出來。林方文和程韻拉拉扯扯斷斷續續好像不太符合林方文的性格,但這段感情由一開始可能就不是程韻依賴林方文而是林方文依賴程韻。林方文是弱小的脆弱的。是程韻,比他任何一個女朋友都要平凡的女人使他獲得了生活的踏實,但天生的恐懼使他仍不自覺地去犯錯,令程韻不能不去失望傷心。而林方文的脆弱的原因來自於他的家庭,自小在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家庭中長大,使他用厚厚的硬殼包裹著自己。而程韻補充了他這部分的缺失,換句話說,其實程韻有著林方文媽媽的影子(這就是我所說的殘忍的部分,他們的愛情好像貶值了)。他們的相戀開始於一個擁抱——程韻是一個很好抱的女人,()我不想用陰謀家的語氣,但我想說這就是媽媽的暗示。林方文是一個缺乏母愛的,在《麵包》中,林方文對他媽媽的造訪表現得十分冷淡,母子明明都愛對方,卻總是不懂得如何去表達。直至林的媽媽死去,林方文哭得像小孩一樣,他太愛他媽媽了,以至於不再敢去愛別人。他的媽媽永遠離開了他,在現實世界中,程韻成為了他唯一的支柱,所以他才會一次又一次地去央求程韻,而程韻卻偏偏是那種愛情的貞烈女子,無法對背叛視而不見。

究竟是最夾的人還是最不夾的人才是天生一對?張小嫻在小說的最後把主鏇律定為了愛是成全,這不是最色彩斑斕的答案,只能算是人對逐漸失去的青春所作的讓步。

麵包樹上的女人讀後感(二)

昨晚看了張小嫻的《麵包樹上的女人》,心底是五味雜陳,故事中的女主人公——程韻,男主人公——林方文,感覺和現在的我們好相似。

列夫托爾斯泰說過,幸福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我們和小說中的人物那么的相似,是不是說明我們是幸福的?那么我想知道的是,未來的我們究竟是幸還是不幸。

故事過程一波三折,最後還是相愛的兩個人走到了一起。結局應該是美好的吧,比起那些叫我心碎的結局倒是很不錯了,至少在小說的世界裡面給我塑造一個好的希望。

林方文對於不解釋的執著,我很想不通。這點也是這個世界中他給我的疑惑,為什麼不解釋,一個簡簡單單的解釋,幾句話、一個眼神,化解的是2個人或者多年都不能彌補的額遺憾。男人,何必為了幾句話、不成氣候的誤會而置2個人的幸福於不顧。何苦!

不記得是誰說過,女人在吵架之後最生氣的不是吵架的原因,而是吵架之後你沒有拉住她,抱住她。或者最後她已經記不得為什麼你們會吵架,可是她記得清清楚楚的是你沒有在吵架之後來哄她。這個才是她最傷心的理由。吵架的原因,其實雲淡風輕……

不知道自己是在什麼地方看過一句話,也可能是自己的感悟“互相傷害其實也彼此的太在意。”因為沒有分量的人,是絕對不可能對你造成任何傷害的,只有真正在意了,才可能會受到傷害。所以,即使到現在,記得最深刻的依舊是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

因為曾經深深的在意著……

某段年輪因為他們的存在而稜角分明,記憶中悲喜交雜。分不清到底是愛還是恨。愛恨本來就是一體同胞的姊妹。說不清道不明,曾經的嗔痴,明知道很傻,可不為什麼,就是留戀著。曾經的恨意早已化為雲煙,只是說服不了自己為什麼還記著,所以就騙自己說是在恨著。

現在想來曾經的林林總總,曾經那些微不足道的傷害可以讓自己記這么久,原來也是因為愛了。因為那些恨,所以記得那些愛過的人,很久很久,不願意忘記。

卻苦於那些微不足道的傷害,讓自己對那份植根的愛視而不見。我們是傻氣的孩子,不停的在撿芝麻丟西瓜,卻還樂不可支。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