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青春勵志

勵志散文:花與葉子的愛情

雪漫天飛舞,綿延的山巒在雪的世界裡向遠方延伸著。一切好像沒有了盡頭,觸目皆是一色。

“風,雪太大了。”梅聲音弱弱的,看著風說。

風看著嬌小的梅,心裡疼痛無比,梅的喘息清晰可聞,他知道梅累了,可在這大雪飄飛的山上哪裡有可以歇息的地方呢?

“梅,你累了,我抱著你走。”風放下梅的手,不容她說話,就一下子將她抱起來。

“放下我好嗎?你也累了。放下我吧。”

“我不累,我們要儘快走過這座山。梅。”

梅的眼淚無聲地滑落下來,風的懷抱是溫暖的,還有那顆和自己一樣跳得猛烈的心,更有風男人的氣息讓她眩暈。

高大的風懷抱著嬌小的梅往前走,雖然是在飛雪的世界裡,可梅的幽香依然鑽進了他的鼻子更鑽進了他的心裡。

認識梅的時候,風是在山城的街道上。

梅雲淡風清的從街的拐角轉過來,像是一朵移動的素色花朵,一下子吸引了風的目光。在他的生命里還不曾有過被打動的快樂,這一刻他清晰地感到了一種莫名地快樂在心底里蔓延。他想:她如果真的是花,那就讓我成為愛她的葉子和她一起生長凋落吧!

梅從他身邊走過的時候,幽香飄蕩在空氣里,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忽閃著望過來,讓他有些窒息,他努力地讓臉上浮著笑,因為只有笑才能掩飾他的慌亂和愛慕。

風看著梅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視線以外,心裡驀然湧上了一股惆悵,但他無比相信以後還能遇上這個像花樣的女子。可此時,他站在繁華的街道上忽然覺得好孤獨,甚至感覺到從骨子裡滲透出來的冷。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忽然會這樣,以前一直都沒有過的感覺,此時卻紛沓而來了。

“風,放下我吧,雪越來越大,我們要不要找個地方躲一下。”梅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憶。

“梅,沒有地方可以躲了。”風看了看周圍,無奈地說。

十月的雲貴高原上怎么會有這么大的雪呀!?風以前看過書上關於這裡的美麗,也聽過雪的溫柔,現在眼前的群山和風景一片迷茫,看來徒步走過這座山的計畫要擱淺了。

風雪沒有停歇的意思,越來越大,氣溫也開始下降,整個山似乎只是瞬間就被白色覆蓋了,越堆越厚。

“風,我們回去吧?我覺得好怕。”

“好!回去。別怕,有我。”風也覺得這樣走下去很危險。

他們開始向來時的路退回去,風漸漸感到吃力起來,梅在懷裡越來越重。他咬著牙堅持著,一步一步向前走。

“放下我,風。”梅感到了風的疲憊。

“梅,我們要快快下山去。“風隱隱感到了雪對生命的威脅。

“好。”

風放下梅,緊緊地拉著她手,看著梅,雪在梅的發間眉上堆積了些,風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的預感一向很靈,曾經引以為傲,現在卻無比討厭預感了。曾經看著梅的背影,他相信他們會相見,那么現在呢?他不由呆了呆。

“我一定還會和她見面的,一定。”風在心裡這樣想,那個花樣的女子注定會在自己生命里開放。

風看著陽光灑滿的街道,人來人往,他相信有些故事就是在這樣里開始和結束的。

也許他們注定是有緣分的,梅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的時候,印證了他的預感,也揭開了他生命的篇章。

“風,這是梅。”姑姑說。

姑姑的家裡,梅依然像花樣開放著自己的美麗,讓風的心神搖曳。

老套的故事竟然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一直以為相親是可笑的,可經不住姑姑的慫恿還是來了,意外的是見到了梅,風不由從心底感嘆人世間的詭異和不測。

“風,你陪梅說話,我去買菜,中午一起吃飯。”姑姑笑著說。

“不用了,阿姨,我坐坐就走。”梅輕聲慢語間,有意無意地向風笑了笑。

“那不行,來我家不吃飯怎么行,不然你媽不說我才怪。”姑姑樂呵呵地說。

風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只得臉上掛著笑,心裡早已亂了方寸。一向自許從容的他,清晰地感到了自己的慌亂。

“聽阿姨說,你很優秀。”梅說。

“優秀?姑姑就會亂說,沒有那回事。”風的臉紅了起來。

“聽說你很好學。”梅輕笑。

風尷尬地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不喜歡別人這樣說自己,他明白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人,經不起那樣的說法,他覺得那是給自己的沉重,他經受不起,他喜歡自在地活著,即使很卑微。

“你不喜歡和我說話嗎?”梅問。

“不是。”

“那怎么不說話?”

風看著梅,嬌小的梅正望過來,眼裡的一抹溫柔閃過,正被他捕捉到了。他感到一絲溫暖輕輕地在身體裡升騰。

倆人開始試著交談,也許他們有著太多的相似,很快就說到了一起。他們很愉快地度過了相親地時光。分別的時候兩個人的心裡都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風,你在想什麼。”

“喔,沒有,沒有什麼。”風拉著梅的手向前走。

雪鋪天蓋地,風從沒有見過這么大的雪,那個預感再度升起來,他搖了搖頭,心想。無論如何,我們一定也要走出去。

“風,雪這么大了,我們能走出去嗎?”

山巒綿延伸展著,一片白茫茫的,回首看過去,剛剛走過的路上,哪裡還有足跡?雪好大呀!風的心裡瞬間收緊。

“能,一定能,有我。”他忽然很想笑。“哈哈哈!”笑聲在山巒間迴響著,漸漸飄向遠方。

“風,你怎么了?”梅感到了恐懼,她後悔起自己的主意,徒步走過這座山,現在想來何其荒唐和可笑。

“沒有什麼,忽然覺得想笑了,真的,我按不住這樣的感覺。”

“那就笑吧!”梅向風靠了靠,她似乎感到從風高大身軀傳過來一股力量。她不由也有想喊的感覺。

不久前還能看到別的顏色,現在都已經被白色吞噬了,天上地下都是一色,風感覺這一切像憑弔著什麼似得。??走,不能停,一直走下去,停下就意味著死亡。風這樣想。他們一步一步向山下走去。

“梅,你冷嗎?”

“不冷。”

兩個人對這次旅行做了充分的準備,風背上的包里裝滿了旅行必須品,可他們沒有想到天氣會如此變化。風想,這個世界真是變幻莫測的。也許人世間的諸多遺憾就是這樣產生出來的吧!??

“風,雪什麼時候能停呀?”

“我也不知道,總會停的。來,加油走吧!讓我們這次浪漫之旅在我們的記憶里刻上生死與共的美麗。”

“風,我愛你。”

“我也愛你。”風緊緊握著梅的手說。

風聽見梅說這句話時思緒不由又飛了起來。

認識了梅後,每個周末,風都會精心將自己裝扮一番,本就高大的風,在修飾後更是俊朗。無論他們一起走到哪裡,他們身上的那份靜、那份超然都會引來路人的讚嘆。

“看人家那對,多般配呀!”

“嘿!我怎么不長成人家那樣呀,看看,多好。”

他們那時常常會相視一笑,在相視的那一瞬間,眼神里他們都看見了彼此的滿足和幸福。

“風,我們結婚吧。”在他們認識一年後的某個夜晚,梅坐在沙發上說。

“好。”風看著沙發上的梅,安靜美麗,心裡湧上想擁抱梅的衝動。

輕風從窗外飛進來,吹拂過風的臉龐,掠向梅,梅正眼睛亮如星辰的望過來。風站起來,走到梅的身邊,伸過手,梅站起來,四目相對。

“我們跳個舞吧。”梅說。

音樂里,風擁著梅輕輕地隨著鏇律舞動著,梅的氣息甜甜地飛進他的鼻子,他的心跳猛烈起來。()他濕潤的唇印是梅的唇上,像經受了閃電一樣,兩個人久久沒有恢復神智。

音樂依然輕緩,他們慢慢地分開,帶著剛剛的熱情,又舞動起身軀。

“風,我呼吸好難。”梅臉色陰暗。風早已感到呼吸艱難了,他一直堅持著,因為他知道這時候一定不能氣餒,否則真的走不出了。

“梅,你試著邁步前調勻你的氣息,然後閉上嘴,我們慢點走。”

山路上沒有車輛,只有他們在風雪裡艱難的行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