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唐頓莊園讀後感

唐頓莊園讀後感(一)

斷斷續續地把英國的電視劇《唐頓莊園》看完,感覺這個電視劇特別好,故事主要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開始講一個貴族家庭的故事,這個貴族家庭有3個女兒,住在一個非常漂亮的大房子裡面,這個房子大概有幾百間房子,一群傭人管理這個房子同時伺候這個房子的主人。他們家的主要活動是舉辦不同的家庭聚會,請各界名流來家做客,其目的主要是這三個女兒的父母給女兒物色對象!

雖然是家長里短,但是從中可以看出英國社會貴族生活狀態,和類似的中國的大家庭差不多。但是反應出的文化卻完全不同,雖然他們等級制度很嚴格,但是叫我驚訝的是,每個生活在這個莊園的傭人,只是把這個工作當作是一份很體面的工作,他們很熱愛這個家,家裡的每個成員都是十分尊重這些傭人,這些傭人把這樣的工作當作是很榮幸的工作。這和中國的大家族裡的傭人完全不同,也就是中國的過去的傭人,在人格上是和主人不平等的。在這個電視劇里你看到的是平等的。隨著社會的進步,婦女參政議政的意識在覺醒,所以這三個女兒,老三積極參與其中,積極投入的社會生活中,特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他們全家都參與其中,把房子騰出來當醫院,女兒都當護士。也就是說,雖然隨著時代的進步,貴族的生活在也慢慢地改變,但是他們是漸進式的,不是革命式的,所以他們的傳統保持的特別好,貴族生活優雅高貴,懂得尊重每一個人,這在當下中國,太缺乏這樣的真正的貴族,滿眼看到的是暴發戶的嘴臉。

時代發展到今天,我們看到中國社會現在的種種醜行,我們才意識到傳統是多么的重要,我們中國大陸把傳統徹底地給毀了,結果當今中國能夠向世界展示什麼呢?你看人家英國的童話般的婚禮,再看如今全國一起慶祝小王子的誕生。皇家真正起到了國家凝聚力!中國傳統的東西有嗎?當然有太多了,但是在經歷了一次次革命,傳統已經蕩然無存了。所以中華文化的希望之星在台灣,我也沒有去過台灣,但是我知道台灣沒有中斷我們中華文化,所以傳統肯定在那裡保持的很好!所以台灣是我們中華文化的希望所在!

唐頓莊園讀後感(二)

《唐頓莊園》是由英國ITV出品的古典劇,故事講述了1912-1914年喬治五世時期,唐頓莊園的Grantham伯爵一家,由家產繼承問題而引發的種種糾葛和摩擦,呈現了英國上層貴族與其僕人們在森嚴的等級制度下的人間百態。唐頓莊園中,一方面是伯爵一家人之間的明爭暗鬥、爭風吃醋;另一方面,負責主人生活起居的一大群僕人,他們之間也有等級高低,僕人間的勾心鬥角不亞於主人一家。

《唐頓莊園》已是時下的熱門話題,該劇在美國比在英國更受追捧。從目前該劇受到的評論來看,這一點絕對屬實。與厚道的美國觀眾相比,深諳階級之道的英國人懂得抑制這種懷舊情緒,因為在那個時代,大多數人都過著苦行僧般的奴隸生活,能無拘無束縱情享受的只是極少數。美國人把這部劇夸的天花亂墜(該劇在美國拿下6項艾米獎和1項金球獎),相比之下,英國的影評人士則吝嗇的多。就連一向可靠保守的英國報紙《每日電訊報》都將本季中的格蘭瑟姆伯爵形容為“不合時宜的傻瓜”。

然而《唐頓莊園》的收視指數卻得出了不同結論。在英國,該劇第三季平均有900多萬觀眾收看,這一數字占到全英國觀眾總數的36%。而在美國,該劇通過PBS(美國公共廣播公司)放映,收看人數僅為英國的一半多一點。考慮到美國人口幾乎是英國的5倍,我敢說被仁慈的王公貴族以及愛德華時代的婦女頭飾所吸引的,可絕不僅僅是美國人。

另外,一身正氣的西蒙?沙瑪抨擊到“貪得無厭的美國人覬覦著英國的鄉間建築”。就算這話有幾分道理,但公平來講,他的炮口也不得不掉轉過來:還是對著英國本土的觀眾開火吧。

階級觀念先放到一邊,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一個很少受到評論關注的角度來談一談這部劇。說到底,《唐頓莊園》講述的是一個家庭故事。與另一部家庭題材的收視冠軍劇集(《摩登家庭)相比,《唐頓莊園》之所以能成功靠的絕不僅僅是華麗的古典服飾,對貴族克勞利一家的感情刻畫同樣功不可沒。

克勞利一家的家族秘密貫穿了前兩季《唐頓莊園》,並且推動了絕大部分劇情的發展。劇中的土耳其外交官凱末爾?帕慕克潛入瑪麗?克勞利夫人的閨房與她私通,卻在雲雨之時一命嗚呼。驚慌的瑪麗先是叫來忠心耿耿的女僕安娜,然後又叫來了她的母親。在安娜的建議下,她們決定把帕慕克的屍體搬回他自己的房間。

然而密謀好的三人均未發現,她們輕手輕腳地穿過走廊時已經被幫廚女傭黛西看在眼裡。黛西把這件事告訴了瑪麗的死對頭,她的妹妹伊迪絲;伊迪絲又告訴了土耳其大使;土耳其大使又把這件事傳的沸沸揚揚,鬧得整個倫敦社會滿城風雨。最終流言傳到了貝茨夫人耳中,她是唐頓家男僕貝茨的太太,但兩人關係卻已經疏遠。貝茨夫人威脅要讓整件事見報,()迫使瑪麗(幾乎)陷入了一樁極為麻煩的婚姻中:她差點嫁給了令人厭惡的報業巨頭,理察?卡萊爾爵士。

《唐頓莊園》的編劇朱利安?范羅士稱,雖然外交官猝死石榴裙下看起來十分牽強,但劇情卻是取材於現實生活。在他妻子的一位朋友的伯祖母的日記里,有一段關於某人屍體的記述。此人正是死於歡好之時,而後被悄悄從一間郊區別墅的樓上挪到了昏暗的大廳里。

格蘭瑟姆伯爵夫人雖然怒不可遏,卻把女兒的秘密視為自己的秘密,這一點也是非常合理可信的。而瑪麗夫人的父親被瞞在鼓裡也並非全無可能。不管丈夫知不知情,一個家庭中的秘密通常都是由女人(尤其是母親)處理的。年輕的女傭要戳穿謊言這一情節,至少在維多利亞時代的人看來是很危險、卻完全有可能的事。所以,“丈夫們、妻子們、父親和兒子們、母親和女兒們、兄弟姐妹們,記好這一點,”小說家瑪麗?伊莉莎白?布雷登告誡她的讀者說:“你們的僕從喜歡幹這種事。”

但是伊迪絲夫人真的會告發自己的姐妹嗎?這裡的情節就有點不合常理了。一個姐妹的不光彩通常也會影響到其他人。大多數情況下,尤其是涉及到道德問題時,家庭成員都會堅定地團結在一起,即便是互相看不順眼的兄弟姐妹也是如此。如果姐妹的聲譽被毀,可憐的伊迪絲自己的婚姻前景也會越來越糟。在維多利亞時代,離婚法庭的官方調查員要想找出申訴人隱藏的秘密,第一反應總是認為申訴人的家庭成員可以提供最好的佐證。但結果往往是,很少有父母或兄弟姐妹願意出賣親人,即便此人是家中的害群之馬。

談到家庭活動,《唐頓莊園》純粹是一部二十世紀中葉的情節劇。該劇的劇情更偏向於現代人的喜好,而非貼近史實。現代家庭中恐怕沒有人會把一架骷髏放在壁櫥里小心看管,就像沒有人再使用椅套了一樣。但是對克勞利一家來說,包括那些報復心很重的成員,真相也無法讓他們獲得自由。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