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讀後感

余華活著讀後感

余華活著讀後感(一)

生命,一直都在感悟,卻依舊悟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也始終弄不懂它的真諦。

看了《活著》,綜觀全文,從故事中的每個情節,一伏一硬、前後呼應似乎都預示著悲劇的發生。當富貴的父母、兒子、女兒、妻子、女婿和外孫相繼一個個去世時,他還活著!作者將生活記錄的如此真實,面對劇中人物的悲慘命運,催人淚下。

就富貴的活著而言,在失去所有至親,他的活著比死更艱難,活在那時需要更多的膽量和勇氣!也許活著是一種幸福也或許是一種煎熬,但我想不管怎樣,生命只有一次,生命是寶貴的。就應該要像富貴一樣,不管發生什麼,都要堅強的活著!

也許人生不如意太多,在生命的歷程中,人們都畏懼命運的跌落。"躋攀分寸不可上,失勢一落千丈強",其實未必。沒有火山造成的山體崩潰,就沒有別樣美麗的高山湖泊誕生;不經過懸崖斷壁的跌落,就沒有瀑布的美景出現;沒有海底橄欖岩的斷層拉傷,就沒有馬里亞海溝的深不可測;沒有地表地幔的轟然震裂,就沒有美麗的地下河的眩目奔流。

但是,人畢竟與自然界不同,人的生命的跌落有它負荷的極限。人與自然的生生之理有是相同的,關鍵在於我們如何去面對。站在人生的斷裂層,與我們處於命運的跌落點時,我們需要的是直面人生的勇氣,要勇於面對現實。既然已經發生並且是不可挽回的,那就隨它發生吧!要每一個人都做到處變不驚,泰山崩於面前而不改色,那是很困難的。但它崩了,你有什麼辦法?你要學會樂觀。在殘酷的跌落面前,肯定沒辦法樂得起來,但恐懼,驚惶,懊悔,無望都無濟於事,這些只能把你在這沉淪中扼殺,令你窒息。你必須冷靜的看到,命途的跌落,肯定會造成命途的改變,原來的路不可以走了,那么並不等於無路可走,就是無路可走也要走。

生命歷程中有痛苦悲傷,也有憂思淒涼。但只要你把它看透,在那些災難、不幸、挫折、失敗的幕紗背後,黎明女神的手指也許正在把它們撥攏,在愁雲慘霧中漸漸顯示出玫瑰色的希望。生命的每一天都是這個樣子,每一天都因我們之愛而愉悅歡樂,也因為不可得而痛苦憂傷。但只要肯抬頭,肯放手,每一天便有太陽升起在你的領地,生活的天空則永遠是晴朗。

有時候在思索為了生活和感受人需要流淚嗎?把淚流在為別人的痛苦之中,把淚流在同情的衣襟上,把淚流在"無言獨上西樓"的子夜,把淚流在萬里魚雁的信箋上,把淚流在梁祝的琴弦上,把淚流在值得你流的地方。淚水終歸也是水,不過卻是流瀉著種種心中裝不下的情感之水,而淚水同樣是一種獲得平衡的需要。

人生也許如此,那些善良、忠誠、美麗的生命也往往恍如流星落花,逝虹去霞。人生在世,不可能春風得意,事事順心。面對挫折能夠虛懷若谷,大智若愚,保持一種恬淡平和的心境,是徹悟人生的大度。生命誠然渺小,人生就這樣浮浮沉沉,把握好現在不要遺憾。找準努力方向,即使大海茫無邊際,不管暴風雨有多么嚇人,對自己說向前進吧。

余華活著讀後感(二)

人們紛紛在這個叫做活著的故事裡一一死去。

作為一個冷酷的作者,余華不動聲色地讓我們跟隨他的冰冷筆調,目睹少爺福貴的荒誕、破產和艱難;繼而又假惺惺地給我們一點點美好的希望,讓有慶得到長跑第一名,讓鳳霞嫁了人懷了孩子,讓某些時刻有了溫情脈脈,有了簡陋的歡樂。然而就在我們以為噩夢不再縈繞他們的時候,余華絲毫沒有猶疑,他鐵青著臉讓自己的角色們迅速以各種方式死去,毫無徵兆,近乎殘忍。

只留下我們錯愕當場。

有慶是第一個突然死去的。

"有慶不會在這條路上跑來了。"他的母親說。大多數人應該在這個時候心痛不已。貧苦艱難的生活,福貴簡單而粗暴的教育方式,都不曾讓有慶對生活喪失希望。他熱愛他的兩隻小羊,為了割草和上學每天來回奔命。所以當他在父親眼前拿了長跑第一名的時候,我們都天真地以為悲劇該結束了,事情在慢慢好起來,於是有了一點淡淡的喜樂。

可是我們怎么知道他會猝然死去。就像今天我們知道的許多社會底層的人們一樣,有慶的死冤枉而荒謬。由於血型不幸與臨盆的縣長夫人相同,他竟是因為抽血過多而夭亡的。

我看著那條彎曲著通向城裡的小路,聽不到我兒子赤腳跑來的聲音,月光照在路上,像是撒滿了鹽。"

一切就像一個巨大的詛咒。女兒,妻子,女婿,外孫,最後福貴只剩下自己。和一頭也叫做福貴的老牛。

因為遠離那些動盪的年月,因為並未真正有過艱難和困頓,這個故事讓年青的我們不禁有些戰慄。薄薄的十二萬字,籠罩著"欲哭無淚的壓抑".只是闔上書本之時,內心似乎多了一些超越世俗欲望和紛爭的平靜。現實生活的無情與殘忍,遠比我們想像的要寬廣;而活著,縱使要擔當諸多難以承納的苦痛,但是依然要堅忍,頑強。這應當便是生命的力量罷。

余華這么說他寫作的緣起——

"我聽到了一首美國民歌《老黑奴》,歌中那位老黑奴經歷了一生的苦難,家人都先他而去,而他依然友好地對待世界,沒有一句抱怨的話。這首歌深深打動了我,我決定寫下一篇這樣的小說,就是這篇《活著》。"

"活著,在我們中國的語言裡充滿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來自於叫喊,也不是來自於進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賦予我們的責任,去忍受現實給予我們的幸福和苦難、無聊和平庸。"

所以在那些悲傷的情節之間,福貴仍然在死亡的伴隨下活著,述說苦難的時候,眼睛裡流出了奇妙的神色,分不清是悲傷,還是欣慰。

正如你終於會明白,無論現時我們經歷的是措手不及的幸福喜悅,抑或是無可告人的艱辛苦難,只要繼續活著,它們中的大多數細節和感受都將被我們和時間一一遺忘,只留下蒼白的結果。那個結果對現時的我們毫髮無傷。告訴我,誰還在不堪著高考的煎熬,失戀的痛苦,或者某個傷疤最初的鮮血淋漓?

——我仿佛已經看到許多問號:這樣,我們的生存還有什麼意義?

嗯,就像那誰說的,企圖探究活著的意義注定只能成為一個笑話。()人只是一種存在,它與天地萬物一樣並無意義。

我們也許只需要像福貴那樣活著,像那頭老牛那樣活著。儘管有些蒼涼的意味。是不是愛過了才會懂得心死了還要活著的坎坷。

返回頂部